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卧龙网 首页 人文历史 查看内容

日本鬼子到底欠了中国多少血债?揭秘被虚假舆论掩盖的旅顺大屠杀 ...

2017-11-8 17:26| 发布者: 编辑| 查看: 176| 评论: 0|原作者: 震旦纪年

摘要: 甲午战争,大清国惨败,小日本大胜。奇怪的是,国际社会居然不同情败者,反而同情胜者。怎么会这样?据战前技术统计,清国无论国力、军力还是人力,都占据优势。国际社会预判,清国是强者,赢面更大。不料,堂堂大清 ...

甲午战争,大清国惨败,小日本大胜。奇怪的是,国际社会居然不同情败者,反而同情胜者。怎么会这样?据战前技术统计,清国无论国力、军力还是人力,都占据优势。国际社会预判,清国是强者,赢面更大。不料,堂堂大清竟被蕞尔倭国打翻在地,输得一塌糊涂。对此,国际社会只有两个字:活该。国际社会不仅同情日本,还为日本唱赞歌。英国法学泰斗胡兰德就认为,甲午战争是“日本成为成熟的文明国家的标志性事件”。这又是为什么?

日本鬼子到底欠了中国多少血债?揭秘被虚假舆论掩盖的旅顺大屠杀

日本浮世绘:旅顺斩杀清军战俘(图注)

原来,日本人不仅能打仗,还会演戏,赢了战争,也赢了舆论。当时,西方人从本国媒体上看到的是这样的消息:北洋海军覆灭后,日本战地红十字会主动为威海卫受伤清军提供医疗服务,并释放了所有俘虏,还允许北洋海军司令丁汝昌的灵柩运走。不过,这是日本一手导演出来的“文明”,西方记者们被施了障眼法,看到的只是别有用心的表演。3年后,一个叫詹姆斯·艾伦的英国冒险家写出了一本叫《在龙旗下——甲午战争亲历记》的书,完全颠覆了国际社会对日本的“好印象”。作者以目击者的身份,细节呈现了日军在旅顺大肆虐杀中国人的情景,其中一段令人发指的记载是这样的:“我站在一处高地,离我不远处有一个池塘,池塘边站着好多日本兵,拼命将一群难民往池塘里赶,不一会池塘里便塞满了人。只见难民在水里乱成一片,池塘边的日本兵,有的拿枪射击,有的用枪上的刺刀刺。池塘里断头的,斩腰的,穿胸的,破腹的,搅成一团,水变成通红一片。日本兵在一旁欢笑狂喊,快活得不得了。池塘里少数活人,在死尸上爬来爬去,满身血污。其中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子,浮出水面,朝日本兵发出凄婉的哀求。岸边的日本兵竟拿刺刀来捅,当胸捅了个对穿。第二下又捅那个孩子,只见刺刀一捅,小孩子被捅到刺刀上,他高高的挑起枪来,摇了几摇,当作玩耍的东西。那女人伏在地下,尚未捅死,用奄奄一息的力气,想要起来看看那个孩子,刚挣扎了一下,又趴下了。日本兵就照屠杀别人的方法,也将这个女人斩成几段。”上等兵伊东连之助在给友人的信中,得意地描述了砍杀清军的快感:“那一刀砍去似如秋水,身首分离,头颅朝前方三尺余处抛出,一柱鲜血向天迸腾穿出……”据说,日本人虐杀中国人的方法有250多种……有良知的美国《世界》杂志直斥“日本为蒙着文明皮肤,具野蛮筋骨之怪兽”。不过,更多西方记者则被日本收买,发表虚假报道,掩盖日军罪行,为虎作伥。这些无良记者供职的媒体,有的具有世界性声誉,如美国的《华盛顿邮报》,法国的路透社,英国的中央社。英中央社称:“除战时正当杀伤之外,(日军)无杀害一名中国人。” 还有西方记者说,清军虐杀在先,日军报复在后,因为日军攻入旅顺城后,发现自己人被清军虐杀在一棵大樟树上……实际上,整个旅顺根本就没有樟树。日军大在旅顺城内外虐杀四天三夜,刀下亡魂2万多人,仅36人幸存。一名日军在家信中写道:“市内到处都是日本兵,除了死尸之外看不到支那人,这里的支那人几乎灭绝了。”日军之所以留下36个活口,是因为需要这些人处理尸体,遂在其头上缠上一块白布,上面用日语写着“此人不杀”。抬尸队整整工作了一个月,才把尸体聚到一处,尸体焚烧则持续10余日。抬尸队队长鲍绍武多年后回忆:“我们来参加收集尸体时,看到有的人坐在椅子上就被捅死了。更惨的是,有一家炕上,母亲身边围着四五个孩子,小的还在吃奶就被捅死了。”另一个细节足以颠覆你的常识:实施虐杀的不仅是日本军人,连伙夫、挑夫、国会议员,还有记者也加入了行凶行列。一名日本记者回国后竟公开宣称:“我只是杀人,没像其他人那样抢劫。”在他眼里,抢劫才是罪过,杀人竟不是过错。

日本鬼子到底欠了中国多少血债?揭秘被虚假舆论掩盖的旅顺大屠杀

日军在旅顺进行大屠杀(图注)

日军为何大开杀戒?两个原因。第一,指挥官说了,放开杀。战前,第2军司令大山岩(大将)同意第1师团长山地元治(中将)下达“见敌兵一人不留”的口头密令,理由是:“我们养活不了那么多俘虏,既要给他们治伤,又要供吃供喝,这是我军所无法承受的。”看到属下大肆虐杀,山地元治特别交代: “今后非不得已,不要对外讲。”第二,杀人有好处,能升职。人杀得越多,职务升得越高。小野入伍前只是一名中学生,因杀人多,升为上士班长。换言之,这是有预谋、有目的、有组织的屠杀。2万人被虐杀,他们的保卫者——军人在哪里?旅顺是北洋海军的基地,当时号称“远东第一军港”,有大炮78门,驻军1.47万人。黄遵宪参观后,很有信心,兴奋地赋诗一首:“海水一泓烟九点,壮哉此地实天险。炮台屹立如虎阚,红衣大将威望俨。”然而,李鸿章宣称“可以坚守三年”的旅顺,一天就都没撑过去就丢了(不包括日军从大连到旅顺的行军时间)。1.47万守军都干什么去了?17日,日军刚刚从大连出发,消息灵通的道台龚照玙就携家眷乘汽船逃走,黄仕林、赵怀业、卫汝成三将见大事不妙,也相继逃离旅顺。被遗弃的驻军,除2000多人死伤外,其它人也“失踪”了。一名美国记者目击后感叹:“旅顺军港若换做美国士兵坚守,日军若不死伤万人、攻击数月,休想踏进旅顺半步!”然而,日军只用了一天,死伤280而已(10年后,日军又攻下俄军驻守的旅顺,但耗时半年,死伤6万人)。这样的军队、这样的战斗力、这样的国家,谁看得起你?谁同情你?旅顺虐杀事件43年后,又发生了更加惨烈的南京大屠杀,这一次,地点在民国首都,死亡人数增加了15倍……身为军人,即使是钢肩铁膀,也无法再承受这样的国耻。知耻而后勇,军人是洪水到来时最后的那道堤坝,是野兽扑向孩子时猎枪中最后那颗子弹,是围城中母亲绝望眼神中的最后希望。不想打仗的军人不是好军人,不会打仗的军人也不是好军人,不能打胜仗的军人更不是好军人。和平只是军人生命中的外衣,打赢战争才是军人生命中的基因和血脉。就是死,也要倒在阵前,把敌人绊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