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卧龙网 首页 人文历史 查看内容

拆汪精卫台!杜月笙做成的这件抗战大事,过程惊心,代价惨痛! ...

2017-12-7 09:39| 发布者: 编辑| 查看: 27| 评论: 0|原作者: 黑句本

摘要: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初的某日下午,身在香港的杜月笙正与翁左青、胡徐五等人在公馆内议事,忽然之间,有个人神色匆匆地闯了进来。来人是杜月笙门徒,战时潜伏在上海的一位很有能量的关键先生,徐采丞。杜月笙见到这位关 ...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初的某日下午,身在香港的杜月笙正与翁左青、胡徐五等人在公馆内议事,忽然之间,有个人神色匆匆地闯了进来。

来人是杜月笙门徒,战时潜伏在上海的一位很有能量的关键先生,徐采丞。

拆汪精卫台!杜月笙做成的这件抗战大事,过程惊心,代价惨痛!

杜月笙见到这位关键先生,惊愕之余连忙问,你不刚回上海吗?怎么又回来了?

徐采丞说,有件紧急大事必须原船赶回来。

说着,徐采丞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字条。

这是一张历史上很有名的字条,上面写有八个字——高决反正速向渝洽。

杜月笙一看这字条,一连向徐采丞问了几个问题。

高是否是高宗武?

是的。

这字条是谁写的?

黄溯初请徐寄庼写的。

黄溯初是哪一位?

黄老先生是老日本留学生,早先给梁启超做过经济智囊,后来当过国会议员,抗战前做生意,战时放弃生意避到日本隐居了。至于他和高宗武的关系,黄老先生是高宗武十分敬仰的长辈,此次高宗武决意反正就是黄老先生点拨,鼓励之功。

听到这里,杜月笙又问,这么说来采丞兄你和这位黄老先生有交道?

徐采丞的说法让杜月笙很意外,我和黄老先生素未谋面,所以他才托了同乡老友徐寄庼来递写这张字条。

我们都是素未谋面,这样的大事怎么会落到我们头上?

面对杜月笙这个问题,徐采丞一脸的门徒敬仰,他说,高、黄二人虽然和先生你我素未谋面,但他们知道先生在上海滩为人处世的名声,他们觉得既要保证能顺利逃出上海,又要保证重庆国民政府能既往不咎,允许他们将功折罪,这中间人非先生不可,其他人出面他们信不过。

杜月笙这才明白,原来是慕名而来。

这是抗战时著名的高宗武反正第一个颇让人惊心的环节。

拆汪精卫台!杜月笙做成的这件抗战大事,过程惊心,代价惨痛!

说第二个不仅惊心更让杜月笙付出惨痛代价的环节前,有必要把这个高宗武简单地给大家伙介绍一下。

简单说,这高宗武是日汪密约的实际交涉人,在未目睹日汪密约的全部内容前,高宗武对汪氏和平救国还有一些幻想,但搞清楚日汪密约实为汉奸卖国条约后,高宗武犹豫徘徊了,因为不知何去何从,他请老前辈黄溯初为自己指路,黄溯初给他指出的道路即是揭露日汪密约,反正归渝。

当得知高宗武的具体情况,尤其是他能带出日汪密约的全部内容这一关键要害后,杜月笙立刻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既然高宗武将此事的成败托付于己,那他必须马上飞到重庆,面见蒋介石。

想到这里,杜月笙对许采丞说,此事关乎抗战前途,国家大局,必须干成。你在香港等待两日,我即刻动身乘最近一班航班去重庆面见蒋委员长。

说到这,那个既惊心动魄又让杜月笙付出惨痛代价的时刻随之就来了。

拆汪精卫台!杜月笙做成的这件抗战大事,过程惊心,代价惨痛!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五日,杜月笙自香港直飞重庆,向蒋介石汇报高宗武反正的具体情况并请示应如何处理。

蒋介石得知此事后,异常重视,他当即给杜月笙做出了指示:从速反港,秘密进行。

然而就在杜月笙搭乘中国航空公司飞机返港途中,惊心动魄,凶险异常的事发生了。

返港客机遭到了日军战机的追逐扫射。

为躲避日军战机的攻击,客机拼命开始爬升。当时的客机既没有空调设施,也没有各类安全避险设备,如此拼命躲闪爬升,机内乘客顿时陷入了天旋地转,头昏眼花,内心恐惧的境地,而当飞机爬升至八千公尺高空的时候,由于机内没有供氧设备,空气顿时稀薄起来,加之杜月笙本就有气喘的老毛病,结果因此很严重,杜月笙几度窒息,最绝望时几乎到了闭眼等死的地步。

所幸客机最终摆脱了日军战机的追击,但杜月笙就惨了。当飞机恢复正常飞行后,杜月笙喘息不止,已经无法正常坐下,没有办法,最后他只能躺在机内的方寸地,等飞机在香港启德机场降落的时候,杜月笙已无法站立,只能用担架抬下来。

拆汪精卫台!杜月笙做成的这件抗战大事,过程惊心,代价惨痛!

对杜月笙而言,如果说大难不死是幸运,那由此带来的致命伤害就是大不幸了。

自这次高空遇险后,原来并不算严重的气喘就此成了杜月笙反复发作的痛苦顽疾,杜月笙最后死也就是死在这个顽疾上,无论是杜月笙身边人还是他自己都说过,致命的病根就是从那次落下的。

把这说成是杜月笙为此付出的惨痛代价,应该一点不为过。

但为抗战正出力的杜月笙对此却是在所不惜的。

为什么这么说?

杜月笙居然在十天后又一次冒险飞向了重庆。

这第二次飞去重庆足见杜月笙一贯的为人。之所以如此刻不容缓,杜月笙为的是两件事。

自上次从重庆回来,徐采丞返回上海后,行事的效率极高。仅仅过了小十天,黄溯初即被接到了香港,他这一来,势必将高宗武三次赴日的种种经过、日汪密约的关键要点全带来了,而这正是杜月笙要再次去重庆面见蒋介石的主要原因,再有就是杜月笙要对高宗武负责,他要第一时间拿到蒋介石亲笔信,保证反正之事不出意外。

很幸运,这第二次飞赴重庆有惊无险,杜月笙汇报完毕后顺利拿到了蒋介石写给高宗武的亲笔信函。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剩下的就是如何将高宗武从戒备森严的上海营救出来了。为此徐采丞联合留在上海的杜门弟子,搞船票的搞船票,暗中提供保护的提供保护。而他们为高宗武安排的撤离时间也颇为讲究,不是立即就走,而是等到日汪密约正式签订后,高宗武盗得原本后再行撤离。

在这过程中,高宗武和杜门弟子还联手干了另一件事,营救正陷入危局也欲反正的陶希圣。

一九四零年一月四日,经过周密部署,高宗武、陶希圣二人最终分头登上了美国轮船“胡佛总统号”,一日五日,两位汪伪反正大员顺利抵达香港。

这就是当时影响巨大的高陶反正事件。

拆汪精卫台!杜月笙做成的这件抗战大事,过程惊心,代价惨痛!

而随后在中央通讯社准备公开披露汪伪卖国密约的过程中,又出现了一起不大不小的风波。

又是杜月笙,及时用他的江湖手段化解了这道风波。

事情的起因是高宗武夫妇共同署名的日汪密约未盖有高宗武的个人印章,不是高宗武不愿意盖,而是他撤离上海时匆忙间将印章遗忘了,中央通讯社要求没有印章必须去掉共同署名,如此一来,高宗武的反正大功就被抹杀了不少,高宗武当然不能同意。

如此分歧该怎么化解呢?

抱着不负朋友信任的一贯做派,杜月笙玩了一个江湖花招,他对自己的手下说,我此刻去吴铁城那里,你在这里等好,等到十一点,你再赶到吴家指明要找我。你不妨质问我,到底是要全文照发,还是一定要去掉署名前言?你若见我面露尴尬,就高声发话说受高宗武所托,要立刻将全部文件收回。

经杜月笙这么一演,一将,驻港大员吴铁城果然着急了,见局面有可能失序,他赶忙嘱咐中央社,密约序言,一概照发。

一九四零年一月二十日,《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及其附件之原文摄影终于顺利公开发表,在当时,这一重大新闻不仅轰动了世界,更对汪伪构成了重大打击。

整个抗战期间,杜月笙唯一一次被政府表彰即是这事,当时的国民政府奖励了杜月笙二十万,当然,杜月笙为此事个人花销远不止二十万。

另外有一点十分让人感慨,自这事之后,杜月笙视黄溯初为可敬长者,一生尊崇!杜门中不少人说,黄溯初是杜月笙最后二十年最尊敬的一个人,有事必去请教聆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专题展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