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卧龙网 首页 人文历史 查看内容

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 近代天津的犹太人【专栏】

2018-2-8 14:33| 发布者: 编辑| 查看: 139| 评论: 0

摘要:   导语:天津,得名于明成祖朱棣,意为“天子渡津之地”,旧时又称天津卫。常言有云,“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民国时期,南有上海滩,北有天津卫,这两座城市是近代中国繁华之所在,其中天津卫在近代史上占据了极 ...

  导语:天津,得名于明成祖朱棣,意为“天子渡津之地”,旧时又称天津卫。常言有云,“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民国时期,南有上海滩,北有天津卫,这两座城市是近代中国繁华之所在,其中天津卫在近代史上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许多风云人物在此处发迹或归隐,很多重大事件在这里发生影响着历史进程。

  去年,中国网政协频道、议库项目联合天津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推出品牌栏目《中国近代百年看天津》,讲述这片土地的荣华和沧桑,受到了广大政协委员和网友的热烈欢迎。今年,我们在该栏目继续推出系列文章,敬请关注。

  本文为本栏目第十五期,选自房建昌的《近代天津的犹太人》。文章原载于《天津文史资料选辑》第70辑。

  

  近代天津的犹太人

  房建昌

  在近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入侵中国之后,欧美商人大批来华,其中包括犹太人,主要集中在哈尔滨、天津、上海等大城市,落脚在齐齐哈尔、大连、奉天(沈阳)、海拉尔等城市经商的也为数甚多。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占我国东北与华北之后,为利用犹太人在国际间进行阴谋活动,曾在1937、1938、1939三年间连续在哈尔滨召开一至三届远东犹太社团代表大会,发展犹太社团组织。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结束后,犹太人陆续离开中国,直到60年代初全部撤离。

  

  亚荷德·格尔谢维奇(中间老者)有10个孩子,1924年,其中5个从俄罗斯来到天津。1950年,这一家人在天津已经是三代同堂。亚荷德逝于天津,安葬于天津犹太公墓。图为亚荷德与他的孙子、孙女们。

  犹太人侨居天津的由来

  1860年天津被迫开埠后,犹太人随同来华经商的欧洲各国商人一道涌入天津。历史上犹太人失去了自己的祖国,成为无国籍人,但大多均取得了侨居国的国籍,来天津的犹太人以俄罗斯国籍为主。特别是在1900年俄国参加八国联军侵入天津之后,大批犹太人随军而来,1901年在天津划定俄租界,俄籍犹太人更有了落脚之地。也有许多犹太人为经商方便,居住在天津英、法、德等国租界。

  犹太人虽然已取得其他国家的国籍,但民族的凝聚力很强,在很大程度上仍保持着自己的民族血缘关系与生活习性。聚落在天津的犹太人,从1904年开始购置土地,营造犹太人的生活基地,建立犹太社团。1911年组建了天津希伯莱协会(一般称天津犹太公会),作为俄国侨民团体,在俄驻津领事馆办理了登记注册手续。参加希伯莱协会的也包括其他国籍(如波兰、德国)的犹太人。

  俄国十月革命后,成批的俄罗斯人流亡到中国,当时称之为“白俄”,其中也包括大批犹太人,多从东北转道来天津;在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东北之后,来天津的犹太人骤增。据30年代末期美国出版的《犹太年鉴》记载:1935年天津犹太人约有3500人,是犹太人在天津人数的最高纪录。

  据一份资料统计,1939年天津有犹太人约1800人、600户,其中:无国籍(主要为白俄)800人,苏联籍250人,美国籍200人,德国籍150人,英国籍100人,其他国籍300人。职业状况:雇员250人,皮毛商150人,经纪人100人,工人100人,自由职业者100人,经营其他商店、公司者50人。

  

  佐多维奇父子皮毛公司天津分公司职员于20世纪30年代合影。该公司由佐多维奇建于哈尔滨,在天津、沈阳和纽约设有分公司。

  善于经商的犹太人

  犹太人善于经商。他们在天津开设洋行,从事进出口生意,或为外国商社的代理人。在1929年以前,他们的经济活动大多集中在盈利较高的皮毛生意上,从东北或西北购得皮毛在天津加工制作,然后远销欧美市场。据统计,当时从事这一行业的犹太商号多达100余家。1929年出现世界性经济萧条,皮毛出口业遭受沉重打击,许多犹太商人被迫转营其他生意。

  在天津比较著名的犹太商号如:

  永发洋行 地址在英租界维多利亚道18号(今解放北路),总经理为俄籍犹太人格尔谢维奇(Lco Gcrshcvich),其弟M·格尔谢维奇任助理经理及合伙人,经营皮毛出口生意,在张家口设有分支机构。

  陶别尔兄弟皮毛公司 地址在法租界九号路(今松江路),经理为俄籍犹太人陶别尔(Toper),经营皮毛出口生意成为巨富,当上了俄国商会的副主席。

  亨华洋行 地址在英租界广东道21号(今唐山道),经理艾波斯坦(L·Epstein),经营皮毛出口并兼营牙科器械进口生意。

  北顺公司 地址在英租界海大道52号(今大沽路),总经理伯恩斯坦(G·H·Bcrscin)。

  普纶洋行 地址在英租界海大道56号,经理韦恩斯坦(L·S·Weinstein),属英国籍。

  雅各布森公司 地址在英租界广东道,经理雅各布森(Lev S·Jacobsohn)。

  金山洋行 地址在英租界海大道,经理罗古文,经营西药业,总公司设在上海,在哈尔滨、大连也有分支机构。

  泰华洋行 经理雅各布斯(E·A·Jacobs)。

  利华洋行 地址在英租界维多利亚道,经理李亚溥(Marccl Lcopold),瑞士籍犹太人,经营珠宝钻石生意,暴富后在维多利亚道盖了一座11层的高楼,即利华大楼;还建立利华房地产公司、利华储蓄人寿保险公司,在河北省迁安县太平寨经营太平金矿,并于1943年接办了坐落在意租界的回力球场。

  德盛洋行 地址在英租界海大道先农大厦,经理特立古波夫,专营进口西服毛料。1941年该洋行失火,因投保了火险,获得了一笔偿金,在英租界马场道盖了一片楼房出租,还在英租界维多利亚道开设了一个西伯利亚商店,专卖皮衣、皮靴、皮箱等皮制品,生意很兴隆。

  在津的犹太商人也从事于金融业,如合通银行,是俄籍犹太人兹洛特尼阔夫开设的,此人还是犹太公会的名誉书记。美国华纳影片公司的经理班达尔斯基和副经理达申斯基也都是俄籍犹太人。

  俄籍犹太人普列西开设了义顺和餐厅,生意很兴旺。到了40年代初,普列西与中国人齐如山、郝如久合伙在小白楼地区建起四层高楼的大型餐厅,取名维格多利,设备富丽堂皇,成为天津唯一的大型西餐馆。莎卫饭店(地址在今徐州道)是俄籍犹太人布朗夫曼开设的。

  总的说来,犹太人善于经商,贯穿于英、法租界中街(今解放路)两侧的许多商号,即使大老板不是犹太人,其投资者也多是犹太人。至于在其他外国银行、洋行中充当高级职员的犹太人,为数也是不少的。

  

  20世纪20年代天津犹太俱乐部里犹太少年的一次化装舞会,第三排中间站立着的男孩本·里瓦科长大后成为一名勤奋的商人,从事肠衣生意。

  犹太人社团

  1911年建立了天津希伯莱协会,致力于犹太人的社会福利事业。同年设立慈善协会,筹集经费救济穷困孤独的犹太人。1930年以前,慈善协会由来自伊尔库茨克的皮毛商格尔谢维奇(lco Gcrshcvich)负责,他靠自学获得了知识,意识到流亡的犹太人需要有犹太人文化,便搜集了足够的书籍,办起了一个私人图书馆。

  早在1905年,犹太拉比(犹太教主持教务的长者)吉利舍维奇在天津设立了犹太宗教公会,租房充作教堂。该宗教公会除主持宗教活动外,还负责侨民登记,记录出生、死亡、结婚、离婚等事宜。1937年犹太宗教公会着手新建教堂,筹集资金26000元,地点在英租界三十二号路(今南京路、郑州道交口),于1940年9月建成,由著名犹太人拉比莱文主持。

  犹太宗教公会还辖有犹太养老院、犹太医院、犹太公墓等救济福利机构。

  1925年10月,在天津建立了犹太人学校,为天津和华北其他地区的犹太子女提供就学机会。学校地址在英租界维多利亚道126号。该校用英语授课,除一般文化课程外,还讲授犹太历史、希伯莱语言文学,此外还开设各种基础学科,以保证在该校毕业后能在欧美的大学继续深造。1934年的校长为犹太人伊兹卡(Aba S Lzgur),出身于哈尔滨犹太学校。据1942年的调查资料,当时在校生130人,全为犹太人,其中男67、女63。1936年无人毕业,1937年毕业7人,1938年无人毕业,1939年毕业9人,1940年毕业7人。学校当时设初等科、中等科及高等科,还附设幼稚园。教职人员13人,其中男6、女7,国籍包括俄籍9人、法籍2人、意、英国籍各1人。图书馆藏书2400册。教学课程有犹太史、犹太文学、俄语、英语、地理、博物、图画、算数、代数、几何、物理、手工、音乐、体操、打字等。学制三年,前期学费30—60元。年经费为42000元。校长伊兹卡自1937年开始编印出版《天津犹太人学校年鉴》,内有学校活动的报道、小说、诗歌及师生的照片等。

  希伯莱协会认为不能没有犹太人的报刊,于是在1930年9月创办了《我们的声音》俄文月刊,但仅出版了4期就因亏损而停刊。在天津出版的俄文报纸《霞报》,虽系犹太人经营,但主要以俄侨为对象,为满足犹太读者的需要,从1934年开始开辟了专版《犹太页》,每周一次,由伊兹卡主编,报道有关犹太人的事情。

  犹太俱乐部(空斯托)创立于1928年,为天津犹太人文化娱乐与社交活动机构。1937年新的建筑落成,地址在英租界二十四号路(今曲阜道),购地及建筑费耗去11万元。俱乐部附属的图书馆,约有5000册希伯莱文、俄文、英文藏书。俱乐部拥有可容500人的剧场,经常举办戏剧、音乐会、舞蹈表演及舞会,也用来进行讲演会。此外还有餐厅、棋室、台球室等设备。1937年时有会员600余人,会长拉赤阔夫斯基。该俱乐部是犹太人聚集点,除夜晚经常有通宵舞会外,还备有各式赌具,白俄和犹太人三五成群终日聚赌。

  1930年建立了无利息金融组合(古米尔.黑塞多),对小工商者及工薪阶层缺款者,给予小额无息贷款,年金额超过15000元。

  为调解犹太人之间的纠纷,还设立了民间仲裁组织。后来还成立了无国籍犹太人事务局、流亡犹太人对策委员会等。

  流亡的犹太人具有强烈的复国意识,在天津的复国主义团体有阿尔该梅恩复国主义团、新复国主义团(复国主义清算派)、犹太妇女复国主义团、约瑟夫·特鲁姆佩道尔犹太青年同盟(贝塔尔)等。这些组织为重返巴勒斯坦,复兴犹太精神,持续不断地进行宣传活动,并为复国主义运动筹措活动经费。

  如上所述,天津的犹太社团有10余个之多,在1937年的年经费达12万元以上,款项来自希伯莱协会的会员费及俱乐部的各种文娱活动的收入。

  

  1928年伯恩斯坦父子公司职员合影。该公司主要向欧美出口中国皮毛。

  日本统治时期的犹太人

  日本侵略我国东北之后,在哈尔滨的犹太领袖与日本合作,以维护犹太人的利益。1937年华北地区沦陷后,日本人也积极拉拢天津的犹太人。当1940年日本皇纪2600年之际,哈尔滨犹太领袖拉比基塞列夫(Rabbi Aron Moshe Kiseleff)特专程来天津,于2月11日在新建的犹太教堂布道,赞扬日本未加入反犹太行列,并专门举行典仪为日本天皇祈福。

  日本为控制在华的犹太人为其所用,于1937至1939年在哈尔滨召开了三届远东犹太社团代表大会。首届代表大会于1937年12月26日至28日举行,到会1000多犹太人,来自哈尔滨、奉天(今沈阳)、天津、海拉尔、青岛,以及日本神户。这次会上选举基塞列夫为首席拉比。第二届代表大会于1938年12月召开、第三届代表大会于1939年12月23日至26日召开,天津均派代表参加。第三届代表大会选出代议员13人,天津有三人当选:达维多.埃夫列莫维奇.哈宾斯基,48岁,无国籍,皮毛商;尤达.莫依塞维奇.贝奈尔,55岁,无国籍,商人;乔伊.莫里斯,48岁,美国籍,商人。

  天津犹太人代表向代表大会提交了《天津避难民问题》的报告,内称:包括远东在内的种族主义者推行了反犹太宣传,试图改变中日人士对犹太人的公平态度。日本人世界观的正义精神在犹太人问题上得到了体现。1939年12月8日,已有169名欧洲避难民申请者获准来天津居住,还有128名未定。按许可证抵达的已有56名。天津犹太公会附属的避难委员会将尽力解决有关避难民的一切问题,如入市许可的请愿、就业、财力援助等。天津仅有犹太人1800人,值此经济恐慌时期,就业竞争激烈,如过量流入避难民,必然对生活的安定造成相当的困难。救济委员会限于资力,只能接纳少数避难民。……从这份报告中,不难看出天津犹太人与日本侵略者的关系.

  天津的犹太人大多数住在英、法租界,在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他们的生活基本上没有受到日本侵略军的干扰。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进入英、法租界,犹太社区开始衰落,许多犹太人纷纷离津。当时犹太社团的领袖别洛卡曼(Zclig Bclokamen),一直致力于与日本占领当局搞好关系,以寻求犹太人的安定生活。由于别洛卡曼与日本人的交往密切,曾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在1944年春夏之交,犹太俱乐部收到一份电报,内称来自北京的一个日本高级使团将在下周六抵津,让犹太社团的负责人前往迎接。别洛卡曼接到电报后十分紧张,届时到车站接来日本使团团长日高富冈大佐一行。迎至俱乐部后,盛宴招待,日高和随员们开怀畅饮,兴致激昂。别洛卡曼一直忐忑不安,突然日高起身发表了一通演说:“这场战争进行得为时太久,美国人遭杀害,犹太人遭杀害,日本人也遭杀害。日本和美国似乎没有必要继续这场战争。我们知道犹太人在美国有巨大影响,罗斯福总统就是犹太人,他的高级顾问也是犹太人。我们相信你们能够影响罗斯福,使这场战争迅速而适时地结束。我请你们向在美国的同胞发表广播讲话,告诉他们实情——在日本统治下犹太人并未受到虐待,日本对犹太人恩礼有加。这样或许能设法结束这场战争。”

  日高大佐讲完话落座后,所有犹太人都目瞪口呆,手足无措。别洛卡曼考虑了片刻,缓缓起身,机智地回答:“我们犹太人比你们更了解我们的美国同胞,倘若我们对他们发表广播讲话,他们肯定十分惊讶,也必定要问:为什么这件事不发生在两年以前或两个月以前?他们会认为广播讲话的原因是日本现在衰落了。假如他们如此推断,就不会做出如你们所期望的那种反应。相反,他们会更猛烈地向你们进攻。也许,这并非对你们最为有利。”

  日高仔细地倾听,接着与随员们交换意见。最后表示:“你的回答很好,我将报告东京。但如果我们请求你发表广播讲话,你会怎样?”

  别洛卡曼回答:“绝对立即照你说的那样执行。”

  宴会在获得明确的答复中结束,当晚日本人返回北京。天津的犹太人从此再没有听到有关日高的消息。战后,别洛卡曼从天津赴以色列,不久又来远东,出任以色列驻韩国名誉领事,并在韩国和日本从事国际贸易。1979年时移居东京。

  

  1939年犹太人李亚溥在号称“远东华尔街”的天津英租界维多利亚道建造起11层的利华大楼,用于开设洋行、经营珠宝和抵押放款业务。图为今日利华大楼。

  

  图为位于大沽路117号的原德盛洋行。该洋行由犹太人特立古波夫开设,专营进口西服毛料,拥有自己的大库房。1941年库房失火,由于投保了火险,获得了一笔不菲的偿金,特立古波夫用这笔钱在今天的马场道一代盖起一片楼房,坐吃房租。

  犹太人撤离天津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及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后,侨居天津的犹太人陆续迁离,主要的去向是澳大利亚与南美国家,恢复苏联国籍的则返归苏联。天津的犹太俱乐部转为苏联侨民俱乐部。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国在巴勒斯坦成立,消息传到天津后,犹太人聚集在犹太教堂举行盛大庆祝活动。此后,许多犹太人移居以色列。

  1949年天津解放后,越来越多的犹太人撤离,原有的医院、学校等先后关闭。至1953年6月,天津和哈尔滨的犹太人剩下不到600人,大多为老人。1955年,希伯莱协会将犹太教堂售出,变成天主教小营门教堂。1958年1月,天津希伯莱协会结束;到这一年的6月,天津仅剩下32名犹太人。

  就中国近代的犹太移民而言,天津具有独特的代表性,其特点有三:(1)大多随一主体民族共同迁徙,在语言、生活及政治上受其左右;(2)在一国际的都市中通过经济努力的手段保持较高水平的生活;(3)社区领袖通过积极活动,并借助哈尔滨为远东犹太人的中心地位及积极参加远东犹太社团代表大会,为使天津犹太社团成为欧洲犹太难民的避难所之一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