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卧龙网 首页 专题 查看内容

达赖转世

2017-7-18 09: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1| 评论: 0

摘要: 活佛转世制度是藏传佛教所独有的一种宗教首领的传承方式。
达赖、班禅的由来及其转世

达赖和班禅是西藏黄教领袖宗喀巴的两大传承弟子,后来形成两个不同的传承系统。

达赖喇嘛的称号始于1578年,确定于第三世达赖索南嘉措时期。当时他到青海地区传教,说服了土默特部的首领俺答汗皈依佛门,他们在政治上彼此推祟并互赠尊号。俺答汗赠给索南嘉措的尊号:“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

“圣”在佛教中表示超出凡间;“识一切”是普遍通晓之意,认为是显宗方面取得最高成就的人;“瓦齐尔达喇”为梵文,意为执金刚,是在密宗方面有最高成就的人的称号;“达赖”是蒙语“大海”;“喇嘛”是藏语“大师”。合起来说,就是在显宗和密宗两方面都修到最高成就的,超凡入圣而学问渊博犹如大海一样的上师。这个尊号仅是蒙藏代表人物私人之间的互赠,尚不具有政治及法律意义。 外交部发言人强烈谴责达赖集团制造“藏族孤儿”事件

当时,俺答汗已受明朝册封为顺义王。索南嘉措托俺答汗代他向明朝皇帝请求册封;他本人也向明朝宰相张居正致函,要求朝廷给他赐封。不久,明朝万历皇帝降旨,赐给他的封文中就有“达赖”的字样。1587年明朝政府正式承认这一称号,并派使节加以敕封。索南嘉措得此称号之始,为三世达赖喇嘛。前两世为后人追认。由此往前追溯,宗喀巴的弟子根敦珠巴为一世,根敦嘉措为二世。

1653年(清顺治十年),五世达赖应清帝之邀来到北京。顺治皇帝沿用了俺答汗对三世达赖的尊号,正式册封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并授予金册和金印(金印刻有汉、满、藏三种文字)。从此,“达赖喇嘛”封号开始具有政治意义和法律效力。

1751年,清朝为了更好地治理西藏,又令七世达赖喇嘛掌管地方政权,开始政教合一。1959年流亡在印度的是第十四世达赖。

班禅的称号始于1645年,当时控制西藏实权的蒙古首领固始汗封称宗喀巴的四传弟子罗桑确吉坚赞为“班禅博克多”。“班”是梵文“班智达”,汉语意为“学者”;“禅”是藏语“钦波”,汉语意为“大”,合起来是“大学者”的意思。“博克多”则是蒙语,指有智有勇的英雄人物。固始汗令罗桑确吉坚赞主持扎什伦布寺,并划分后藏部分地区归他管辖,称为四世班禅(前三世为后人追认)。宗喀巴的弟子克珠杰被追认为第一世班禅。

1713年,清朝的康熙皇帝正式册封第五世班禅罗桑意希为“班禅额尔德尼”(满语意为“珍宝”)并赐金册金印,称为班禅五世。从此,确立了班禅在格鲁派中的地位。

达赖和班禅两个喇嘛系统均采用独特的活佛转世制度。达赖系统转世制始于三世达赖。班禅系统转世制始于四世班禅。除达赖和班禅两大活佛外,一些大的寺院也实行活佛转世制度。藏传佛教认为活佛是永恒的,通过连续不断的“转世”来到世间生活。因此一位活佛圆寂时,就要根据种种“征兆”和“启示”,来确定活佛转世的方向和地点,然后再派人沿着一定方向寻找被认为是活佛化身的“转世灵童”。有时找来的“灵童”不止-个,会出现纠纷和争执,因此清乾隆皇帝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特颁发两个金瓶,一置北京雍和宫,一置拉萨大昭寺。凡在理藩院注册的藏传佛教蒙、藏大活佛,如章嘉呼图克图、哲布尊丹巴、达赖、班禅等转世时,均须将寻得的若干“灵童”的名字写在象牙签上,置于金瓶中,由理藩院尚书在雍和宫或由驻藏大臣在大昭寺监督掣签来确定“灵童”,然后经过“坐床”仪式,便正式成为“转世活佛”。

藏传佛教格鲁派有两大活佛转世系统,一个是达赖喇嘛,另一个为班禅额尔德尼。转世系统虽然不同,但达赖和班禅的宗教政治地位是平等的。达赖与班禅个人之间互为师徒,关系颇为密切。班禅方面:一世班禅为一世达赖之师;四世班禅为四世、五世达赖之师;五世班禅为六世、七世达赖之师;六世班禅为八世达赖之师;七世班禅为九世、十世、十一世达赖之师;八世班禅为十三世达赖之师。达赖方面:五世达赖为五世班禅之师;七世达赖为六世班禅之师;八世达赖为七世班禅之师;十三世达赖为九世班禅之师。

1933年12月17日,十三世达赖圆寂。1938年冬,在青海寻访到“灵童”,被认为是达赖转世的化身。1939年3月,国民党政府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入藏。1940年2月22日,十四世达赖在布达拉宫举行了继承职位的仪式“坐床典礼”。

据说,寻觅灵童,主要遵照以下三点精神:①十三世达赖圆寂时,面向东,暗示将转生东方;②乃穹(护法神)降神说达赖将转生东北汉人地方;②热振(大活佛之一,地位仅次于达赖、班禅)观海,海内现一农家,位马路将尽处,门前巨柳一株,旁系白马,有妇人抱小儿立树下。热振将海中所现情景,请画师详细绘出,并派格桑活佛及古桑子二人,按图向东北方向寻访,费时二年之久。果然在青海寻获灵童家庭,当时的情景与热振观海所见的完全相同。于是,古桑子伪装阔商,格桑活佛扮作仆从,共至灵童家借宿。灵童对阔客竞不理采,而对“仆从”格桑活佛却表示好感,与他亲近,抚其面捋其须,并将其项间所挂念珠一串摘下说:“这是我的东西,现应归还我!”格桑活佛是十三世达赖亲近侍从,念珠确为达赖所赐。接着格桑等复出茶杯十多只,其中新旧参差,色泽亦不一致,让灵童自选,灵童不取其中最大最美的,而择一淡黄色旧杯,也是十三世达赖旧物。如此反复试验,无不应验,于是确认其为达赖化身。

1939年7月,灵童自西乡启程,10月初抵藏。抵拉萨后,西藏僧俗欢喜若狂,入城之日,远道来此赡礼者,逾数万人。后抵罗布林卡,受西藏官民公开朝拜。参拜时,或献五供,或献布帛,或献金钱,均由专司喇嘛接收。灵童高坐上位。总堪布旁立侍应。拜者献物后,即趋至灵童座前,以头就供桌,灵童或摩之以手,或举拂尘略拭其发,或竟置之不理;受摩顶者庆幸可以超脱苦海;被忽略者,惟自恨轮回未尽。参拜后,藏民退出,藏官则围坐殿内,由喇嘛二人,各以巨壶盛酥油茶,以巨罐盛米饭,分给在座者。藏官均于怀中取出木碗,接茶少许,尽力饮之;饭则用于抓食。据说此为佛赐,食之可以长生。

1940年2月22日,吴忠信委员长主持灵童坐床典礼。灵童升座后,热振起立向他行三叩首礼,司伦及三噶伦亦继热振起立,向灵童叩首。经过诵经等程序后,给灵童戴上一尖顶黄缎僧帽,表示加冕之意。从此以后,灵童便可正式称达赖。

小达赖渐渐长大,在专职经师的教育下学经习礼。学经的生涯是辛苦的,他每日的功课是研究显、密两宗教义,搞清各世活佛及佛教的历史,背诵经文。

达赖转世的认定,一般要经过以下程序:

1. 观察达赖圆寂时面向,了解有什么遗言或暗示。

2. 请在世的班禅问卜,判断转世方向。

3. 召集摄政和僧俗要员,让专职降神的乃均、曲均降神,指明转世方向。

4. 请山南桑耶寺的降神喇嘛曲将降神,指明转世方向。

5. 派大德高僧到拉萨东部的曲科甲圣湖观察转世地方的地貌特征显影。先向湖中抛撒哈达、宝瓶药物等,然后择地诵经祈祷,静观湖面显现幻影,最后描绘出转世地的环境和特征。

6. 摄政将卜征和湖上显征绘成图,派出许多大德高僧分几路前往确定的方位分头寻找。

7. 在卜算方位发现与卜征和达赖圆寂大致同时出生的男孩后,先观察其长相与动作,然后将达赖生前用过的物品与其它杂物混摆在小孩面前任其抓拿,并进行智力测试,看其有无"灵异"现象。

8. 如小孩表现“灵异”,又抓拿达赖用过的物品,选灵童的人便嘱咐其家人要认真照看小孩,不让外人接触。同时回去向摄政等汇报。

9. 摄政择吉日邀请三大寺活佛和僧俗官员一起,再请乃均、曲均降神,如无误,则报告驻藏大臣,征求中央王朝的意见,并准备迎接。

10. 由侍候达赖的“三大堪布”和官员、军队组成庞大的迎接队伍,前往接请“灵童”,连其家人一同接到拉萨。

11. 如果只选到一名“灵童”,就直接请驻藏大臣报请中央,请予免去“掣签”而直接册封。如果有多名“灵童”,那就要召集摄政和大活佛、高僧及官员到大昭寺,由驻藏大臣亲自主持“金瓶掣签”活动,将写有各“灵童”姓名的签放入瓶内摇后当众掣出,定夺达赖转世。定为转世者,其家人被封为贵族。落选者也有较好的安排。

12. 被确定的“灵童”直接送至公塘寺或哲蚌寺学习经典。

13. 由班禅亲自为达赖转世者剃发受戒取法名,并亲自教育转世灵童一段时间。

14. 在中央王朝册封令下达后,择定吉期,由摄政、驻藏大臣和各寺高僧、官员陪同前往大昭寺,先向殿中的“当今皇上万岁万万岁”牌位献哈达,再进内朝拜释迦牟尼佛像。

15. 向布达拉宫进发,在日光殿举行“坐床典礼”。仪式后,新的达赖正式确定,开始使用达赖的金印、权力。

十大呼图克图,是格鲁派内有“国王化身”之称的大活佛,地位仅次干达赖、班禅,在达赖年幼时,有资格出任摄政王等高官。

达赖转世真相

90年代,达赖喇嘛已成为了世界"知名人士",国际舞台的"风云人物"。 西方媒体常称他为"神王"或"西藏的精神领袖"。似乎他诞生在非常现代、民主、自由的土地上。

然而,说起来话长。他诞生在世界上最高的地方——青藏高原。他的权力,来自于世界屋脊古老的政教合一体制。他产生的方式,不是选举,不是世袭,而是被列为世界第七大奇迹的--活佛转世。他的故乡远离世界斗争的舞台。可是,上个世纪以来,英国人发动过两次侵藏战争,挑拔过达赖与中央的关系;俄国人、日本人也曾到过这里。美国人对这里更感兴趣。更有甚者、围绕这位活佛的转世,外国人也要指手划脚,说三道四。他的一切,都得从他出生的地方,青藏高原说起……

1、在那遥远的地方

青海,我国青藏高原东北部一个遥远的内陆省份。想起她,您可能只记得那美丽迷人的青海湖,高耸入云的唐古拉山。青海湟中县祁家川,这个内陆的内陆,再偏僻不过的农村。中国无人知晓,世界也无人知晓。可是在这穷山僻壤,诞生了今天"闻名于世"的"风云人物"——十四世达赖喇嘛。

1935年7月6日,藏历木猪羊5月5日,十四世达赖出生于青海省祁家川一户农人家里。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达赖喇嘛被确立为西藏政教领袖的转世灵童后,他全家都由青海农村搬到了圣城拉萨,成为西藏的大贵族,按照惯例给达赖一家封了大片的庄园,成百的农奴。他的兄弟姐妹也都成了西藏闻名遐迩的贵族大少爷,大小姐。他的父亲名祁却才仁,母亲名德吉才仁,大哥名土登居美诺布,二哥名嘉乐顿珠,三哥名罗桑三旦,他自己是老四,名丹增嘉措,他有一个弟弟,为阿里活佛,一个姐姐,名才仁卓玛,姐夫名彭措札西,他还有一个妹妹,名尧西白玛。他的一家到拉萨后慢慢成了西藏政治或宗教界的大人物。在达赖喇嘛1959年逃亡国外后,他的兄弟姐妹们,也跟着他逐渐成为国际上的"知名人物"。

50多年过去了。1989年,西方国家把达赖捧上了天,他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挟洋自重,周游世界,宣扬分裂祖国的"西藏独立"思想。他成了世界知名人士。新闻记者追着他采访,某些政要以接见他为荣。他的出生地,那遥远的地方却无人问津,人们也不想打听它。对于世界级的名人,人们总爱刨根问底,他出生何处,受过什么教育,父母兄弟怎样……

但是,西藏的人们,在生命的轮回中却完全使用别外一种形式来处理政治、宗教事务,完成生老病死的历程。

故乡并不重要,朝圣拉萨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旅程;家产亦不重要,对活佛的奉献是人生追求的一切。有人说,宗教是藏人的灵魂。达赖喇嘛,也是这样。他是西藏宗教与政治的首脑。拉萨是他的驻锡地,他一生绝大部分时间生活在这里,他是神的化身,观音菩萨下凡,代表着政教合一的至尊,统治西藏。在近代政治与宗教中,权力的更替要么是选举,要么是世袭。但是,西藏地方的政教权力更迭却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完成。雪域西藏,远离尘世的世界屋脊,其政治、社会、宗教充满了独特与神秘。

这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您看过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选举,驴象之争,相互攻讦,骂得对方无地自容,您看过英国皇室更迭,长子继承,和平演变,温文尔雅;您知道罗马教皇选举,在梵蒂冈120名红衣主教中秘密选举产生……

但您不一定了解西藏大活佛特有的传承制度。

2、掣签不掣签,乾隆说了算

西藏自七世纪开始,便有了佛教传入。几个世纪的演变,形成了众多政教合一的教派割据势力。教派首领不仅仅是宗教领袖,还是称雄一方的政治首领。封建割据,各霸一方,战争频繁。人民生灵涂炭,政教事业废滞。四百多年间,西藏地方一直处于分裂状态。人们找不到一个传承自己领袖的办法。在西藏,人们相信灵魂不死,佛教认为化身转世。冥冥之中,一种特殊的政治与宗教权力的继承方式诞生了。这就是西藏特有的活佛转世制度。从13世纪起,这一制度逐渐在噶玛噶举派中推行,很快为其他教派所采用。随着世代的推进,黄教的两大活佛系统的转世制度逐渐成为西藏最有影响,最有势力的教派,这就是达赖喇嘛与班禅额尔德尼两大系统。

众所周知,达赖与班禅两大活佛的转世是秘密寻访、仔细认定,最后金瓶掣签的结果。这套完备的传承制度,并非自始就在西藏地方诞生了。其中还有清朝的老皇帝,乾隆大帝的功劳呢。在西藏政教合一制度下,大活佛们享有政教特权,也享有经济特权。达赖班禅作为至尊更成为西藏大贵族中政治、宗教、和经济权势的代表。从贵族到平民,无不希望大活佛在自家转世。一人得道,全家富贵。但是,在金瓶掣签尚未诞生之前,按西藏的惯例,达赖、班禅等最高级活佛圆寂后,都要由拉穆吹忠,作法降神,指定灵童的转世。

一个人凭着自己的意旨,代表神意指定灵童,势必导致行贿受贿擅指灵童的行为。这在西藏早期历史上,已是屡见不鲜的怪事。许多高层喇嘛、上流贵族暗地里大肆贿赂吹忠,假托神旨,所以达赖、班禅等大活佛总是出自某一些大家族。因此,造成西藏统治集团内部某些势力的恶性膨胀。权力的天平,失去平衡,藏区的稳定,朝不保夕。西藏人民期待着更完善的活佛传承体制,盼望着圣明的神王带领人民迈向极乐的世界。这一神圣的任务,西藏本土的地方势力解决不了。最后,还是那位好大喜功,具有十八般武艺的乾隆大帝,完成了西藏地方的政教使命。

19世纪末,尼泊尔入侵西藏。西藏地方政权不堪一击,只得求清廷中央援兵。那时,清朝正处鼎盛时期,那容周邻小邦欺我西藏。1791年乾隆大帝派小儿子福康安为大将军出兵西藏。血战一年,抵尼泊尔首府加德满都,廓王战败投降。此后近百年间不敢再侵我西藏。

福康安将军班师回藏,主办的善后事宜,首先就是,要整顿藏务。他向八世达赖进言,达赖喇嘛既知感戴圣恩,福康安等人会同达赖方面的济咙呼图克图、噶伦、班禅方面的札萨喇嘛等人,共同议定了二十九条《钦定章程》。其中第一条就是关于金瓶掣签:

关于寻找活佛及各呼图克图的灵童问题,乾隆皇帝为求黄教得到兴隆,特赐一金瓶,今后遇到寻认灵童时,将灵童的名字及出生年月,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于签牌上,放进瓶内,选派真正有学问的活佛,祈祷七日,然后由各呼图克图的驻藏大臣在大昭寺释迦佛像前正工认定。假若找到的灵童仅只一名,亦须将一个有灵童名字的签牌,和一个没有名字的签牌,共同放进瓶内,假若抽出没有名字的签牌,就不能认定已寻得的儿童,而要另外寻找。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像父子一样,认定他们的灵童时,亦须将他们的名字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在签牌上,同样进行。这个金瓶常放在宗喀巴佛像前,保护净洁,进行供养。

此后,大小活佛的转世均有规可依。有关寺庙按照宗教惯例寻认灵童,最后筛选三个,报请清廷批准,择吉祥天日在释迦牟尼像前金瓶掣签,认定其中一位为转世真身。有清一代,驻藏大臣主持掣签仪式,并报清帝批准后,转世灵童方获得合法身份。

乾隆大帝制定金瓶掣签制度,得到了达赖班禅等各大活佛和广大僧众的热烈拥护。此后,金瓶掣签遂成历史定制。

3、神山圣湖显灵

西藏高原,茫茫雪峰,湛湛的湖泊。天高云阔。这块神秘土地的主人认为,山山有灵,水水显圣。西藏自治区加查县的拉姆措湖,在雪山的映照下幽深黑兰,神不可测。在喇嘛教徒看来,它是西藏护法神吉祥天女的寄魂之地,历代达赖班禅等大活佛转世何方,都能在这个雪山圣湖中显现出来。

这雪山圣湖,海拔四五千米,湖边气候异常,时而大雨滂沱,时而阳光普照。加上道路艰险,给寻找工作带来巨大困难。

观湖的高僧们要向湖神奉献金瓶,沐浴更衣,顶礼膜拜,乞求湖神显现景观。美丽湖神显灵后,湖面上会出现各种景象:雪山、草原、湖泊、村庄、羊群、藏式房屋,以及这些景观大致的方向。

这就是达赖或班禅即将转世的地方。

1933年10月30日,58岁的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由于十三世达赖圆寂时面朝东方,暗示达赖灵童的寻访也要在东方进行。按照喇嘛教的习惯,达赖与班禅互为师徒一个教友的去世,另一个教友应协助寻访转世灵童。

13世达赖圆寂后,九世班禅正在青海玉树准备入藏,惊悉达赖去世,乃至电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请中央从优追封、隆重祭悼。

国民党中央政府对达赖的圆寂格外重视,认为这是改善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的大好机会。1934年2月15日,国民政府在南京为达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4、围绕达赖转世的斗争

十三世达赖逝世,西藏地方政权也发生了激烈的政变。亲英帝国主义的龙厦被革去藏军总司令职务,挖去双眼,抄没家产,被捕入狱;擦绒噶伦也被削职为民,大权旁落,达赖的侍从公披拉,独断专横,树敌太多,也被流放荒蛮之地珞渝。这是西藏地方上层的一次大变动。被整肃者都是有亲英背景的人。传统势力上台。噶厦决定在十四达赖未执政前,特请热振活佛摄政,掌管西藏政教事务。热振活佛,是一个具有爱国主义思想的政教领袖。他的上台,给改善中央政府的西藏地方政府的关系带来了希望。但是,更大的斗争是在达赖转世问题上。按照黄教的宗教仪轨,寻找达赖转世灵童的事1935年就开始了。热振活佛总揽西藏政教大权后,主持十三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寻访也成了一件重大事情。他通过观湖得知了灵童出世的方向,并此事交予格桑活佛和古桑子二人按图寻索。《拉萨见闻记》的作者朱少逸对此有详细描述:灵童之寻获,系遵照三种指示:

(一)十三辈达赖圆寂时面向东,暗示将转生东方。

(二)乃均降神,谓达赖将转生东北汉人地方。

(三)热振观海,现一农家,位马路将尽快,门前巨柳一株,旁系白马,一妇人抱小儿立树,热振活佛将观潮所现情景,请画师详细绘出,并派格桑活佛及古桑子二人,按图向东北方向寻访,费时二年之久,果然寻访到热振活佛观海所见的景象……于是,仆人装成阔商,格桑活佛反而扮作仆从,共至灵童家借宿。

孰料,灵童对阔客竟不予理睬,偏偏对“仆从”——格桑活佛,表示好感,与他亲近,“抚其面、捋其须”,并将其项间所挂念珠一串摘下说:“这是我的东西,现应还我!”

格桑活佛,是十三世达赖亲近侍从,其颈上念珠,也确为十三世达赖所赐。接下来,格桑等复出茶杯十多只,其中新旧参差,色泽亦不一致,让灵童自选。灵童不取其中最大最美的,而择一淡黄色旧杯,此亦十三世达赖旧物。如此反复试验,无不应验,于是确认其为达赖化身。

转世灵童寻获后,格桑活佛等人要求青海省政府准许灵童返藏供养。那时,马步芳主持青海省务,在这"独立王国"里,他想借此时狠敲国民政府一把。起初,他不予答应。 1938年冬,国民党政府多次致电马步芳,并拔款5000大洋,马才派员护送灵童入藏。与此同时,国民政府也为达赖转世灵童金瓶掣签忙开了。

1938年底,国民党在抗战前线节节败退,首都沦陷。行政院长汪精卫投敌叛国,在南京成立了汪伪政权。山西的大财主孔祥熙坐上重庆国民政府的行政院长宝座。孔祥熙对蒙藏事一窍不通。此事不可小视。他还是指令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亲自赴藏主持十四世达赖的转世。1939年3月,吴忠信一行准备起程,奔赴拉萨,完成中央政府交给的历史使命。

5、英国人插手干涉

今天,成都已开辟了直达拉萨的空中航线。二个小时,您就可以完成空中之旅,领略雪域迷人的风光。然而,半个世纪前的西藏之行,被人们视为畏途。自古入藏两条路。海路取印度经加尔各答,改乘火车,经噶伦堡、亚东入藏,是为捷径,一月可达拉萨。陆路或经成都,西渡金沙江、过昌东、入藏;或经青海,跨青藏高原入藏。

那年月,陆路没有公路、火车,更没有空中航线。使藏一途,要历千辛万苦。1934年,南京政府派参谋本部次长黄慕松入藏致祭,悼念十三世达赖的逝世。早春4月,出发于南京,经成都、昌都达拉萨时,已是西藏的初秋。行程整整三个月!中央与西藏的交通如此之不便,给英国人干涉西藏事务可乘之机。英国殖民者抓住了中国的辨子。

你要取道印度走捷径,需要我大英帝国的签证批准。西藏地方政权中上层亲英权贵也抓住这一点。辛亥革命后,他们在英国人或明或暗的支持下,一直策划"西藏独立"。他们封锁了青、川、滇、康内地诸省与西藏的交通。规定内地入藏官员人等必须取道印度。

1939年3月,吴忠信一行就要入藏,为了快速赶至,首选海道。本来是普通的过境手续,英国人却在签证上大作文章,他们害怕中国中央政府改善与西藏地方的关系。

简单的过境签证,闹到行政院长孔祥熙处。那时,中、英、美还是抗日、德、意的反法西斯大同盟呢。英国人为了一已之利,就是不照顾中国人的面子。

"哎,弱国无外交"。孔祥熙只得暗自叹息。于是给驻英大使郭泰祺致密电,要求向英交涉。

英国外交素以狡猾著称。它不直接拒绝中国的要求,何况中英还是抗战同盟。英国外交部以外交程序拖延吴忠信入藏时日,要求中国大使告知吴忠信入藏的人数、日期等。急得郭泰祺大使只好密电国内求示:

几经波折,一拖再拖,直到39年10月5日,吴忠信方领到英国人颁发的入藏签证。旧中国的事,丧权侮国,就是这样气人。

其实,英国人玩弄外交程序,不仅仅为了阻滞中国政府官员入藏密切关系。英国人还想从中掌握中国的治藏政策、动向。它想在事实上造成"西藏独立"的假像。

了解到中国派吴忠信入藏主持达赖转世坐床后,英国也派了驻哲孟雄行政官古德一行数十人到达拉萨观礼。实际上是来监视吴之行动,挑拨汉藏关系,破坏吴忠信与噶厦举行的政治谈判。

狡猾的英国人在后来的史书中,提到古德西藏之行,都说古德使藏,象中国代表吴忠信一样均为外交代表,观礼致贺。企图造成西藏当时具有事实上独立的外交地位。

几十年过去了,达赖喇嘛在多次接见外国记者时就说,"1951年前,西藏事实上就是独立的,我转世时,中国、英国还派了外交代表致贺呢。"

6、蒋介石决不让步

在达赖转世问题上,西藏噶厦也发生了争执,热振活佛坚决主张青海灵童,司伦朗敦却不表同意。结果热振摄政意见占了上风。

对待吴忠信入藏主持转世,国民党政府高度重视,蒋介石还亲自给吴忠信致电,以示关切。

在吴忠信启程之前,国民参政会咨议员张威白专门致电吴,阐释十四世达赖金瓶掣签的意义。由此看来,国民党对吴忠信入藏,金瓶掣签非常重视,视之为关系国家的主权与尊严的大事。

1939年12月,吴忠信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抵达拉萨。此时灵童问题发生变化,原先的三个灵童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灵童。《拉萨见闻记》一书称:

"初热振向中央报告,寻获灵童三名,并请派员掣签,此时忽只余青海灵儿一名,且已登殿拜,有造成既成事实之势,自值慎重考虑。……据称青海灵儿灵异卓著,全藏僧俗公认为第十三辈达赖化身,经民众大会决议,不再举行掣签,拟请中央援照第十三辈达赖先例,准予免除掣签手续,吴当即表示此事须至请中央核定,本人只能负责转呈,不能即作决定"。1940年1月28日,吴忠信给重庆政府密电一份,请示中央,准允达赖灵童免予掣签。

1940年的重庆,正处于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期,内忧外患,搞得蒋介石焦头烂额。西藏一事,在既成事实面前,蒋介石只好默认,以挽回国民党政府对西藏的主权,同意热振活佛之请,免予抽鉴。

与此同时,蒋介石还致电吴忠信,以示慰问:"隆冬跋涉,辛劳至念"。

中央大员主持转世,应有仪式。西藏地方当局企图使青海灵童免予抽签,让吴忠信的主持之由落空。

吴忠信感到此事关系到国家主权问题,于是提出要亲自"看视"一番,以示国民政府的主权。在"察看"灵童问题上又发生了波折。吴忠信派随员赴罗布林卡和古觉大堪布交涉。

古觉大堪布提出:"吴长官在达赖灵童登座时,上殿参拜。灵儿坐殿,系经西藏民众大会决议,殿见亦系西藏之惯例。经民众大会决定者,不能变动。"

其含意在不承认吴忠信有"察看灵儿"之权。

吴得知藏方意见后颇感不快。他召见藏官,晓以大义,语气严厉,嘱其立即向热振转达,须照旧议办理,否则中央人员不惜全体离藏。

经过这一转折后,热振的态度顿趋软化,翌日即派员至行辕道歉,说明古觉大堪布不明底细,酿成误会,请吴忠信指定便见之时间及地点。吴当即决定二月一日,在罗布林卡荷亭内查看青海灵童。

吴忠信在"察看"问题,决不让步,也体现了国民党政府的在西藏主权上的坚定立场。

察看青海灵童后,吴忠信代表中央给灵童四件礼品,以示中央政府给了他合法的地位。

那时,国民党军队在抗战前线兵败如山倒。国民政府偏安西南,已经没有力量经营西藏。吴忠信到拉萨后,事实上和噶厦并没有举行任何谈判,只是"象征性地主持"了达赖坐床典礼,并"册封"热振为"辅国普化禅师",以象征国民党政府在西藏行使了主权。 在达赖转世灵童确立后,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还致电热振活佛和吴忠信,表示祝贺

随之进行了十四世达赖的坐床大典。1940年2月22日,坐床大典在布拉达宫隆重举行。

在坐床仪式上,又发生了"座次"之争。

噶厦精心设计,试图降低吴忠信作为中央代表享有的地位,将他与司伦齐坐,低于达赖。吴非常生气,据理力争:"本人代表国府,主持达赖坐床事宜,又系主管蒙藏长官,体制攸关,不便迁就,至少应照清代驻藏大臣之例设座,于达赖平行之左方,设面南之座"。

几经交涉,噶厦才让步。吴忠信俨然回到了清代驻藏大臣的座位。为国民党和蒋介石争回了几份面子。

7、达赖终于转世

十四世达赖坐床大典完毕。全藏僧众无不欢心鼓舞,庆贺神王的诞生。拉萨万人空巷,拥上布拉达宫前广场。全城经幡飘动,五颜六色,格外醒目。家家新添酥油灯,香烟缭绕。

摄政王热振为达赖灵童剃度授戒。他深得国民政府赞赏。完成达赖灵童转世坐床后,他给国民政府主席林森致函,感谢中央。噶厦也以达赖的名义致函表示感谢。蒋介石为了表示对达赖转世坐床的圆满完成,致电热振活佛表示祝贺。

十四世达赖终于转世坐床。国民政府在近代中国最困难时期,历经艰辛,维护了中国中央政府对西藏的主权。表面上,一派喜庆,共贺达赖转世。但是,一场更严峻的斗争还在后头。

藏密喇嘛活佛「转世化身」内幕

佛教自公元7世纪从中原和印度传到吐蕃,经过几个世纪与当地民间宗教本教的斗争和相互融合吸收,逐渐形成和发展为独具特色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制度,是藏传佛教有别于其它宗教和佛教其它流派的特有的传承方式。这种传承方式把佛教的基本教义、仪轨和政教上层错综复杂的政治因素、宗教因素协调起来,解决了宗教首领的地位和政治、经济权力的传承和延续问题。活佛转世制度相沿既久,到清朝康雍干时期已流弊丛生,需要由朝廷制定颁布相应的法规加以整饬。金瓶掣签制度,则是乾隆皇帝为进一步完善活佛转世制度而采取的一项重要措施。

我们知道,西藏自形成活佛转世制度以来,到乾隆年间已有500多年的历史,并且已形成了比较完善和系统的体制,可是乾隆为什么会在1792年要实行这一改革呢?此事还得从沙玛尔巴活佛叛国一案说起。早在1788年,居住在西藏日喀则聂拉木边境南端的廓尔喀人就开始侵扰西藏境。1788年以后,一个自称为是廓尔喀国的国王拉特纳巴都尔,派兵2000余人突然侵入西藏,他的理由是聂拉木边境的西藏税务官增加了对廓尔喀商人的税收数目。很快这支来自喜玛拉雅南麓的异族人攻占了济咙、聂拉木等三个宗,并围困胁噶宗。

八世达赖强白嘉措和驻藏大臣庆麟向乾隆皇帝上奏告急,很快一支由3000人组成的满汉部队踏着高原的冰雪到达了拉萨。然而这支远道而来的清军队伍的首领理藩院侍郎巴忠却没有再命令他的军队西进,而是只派噶伦丹津班珠尔前往聂拉木议和,秘密答应每年由西藏赔偿廓尔喀人元宝300锭,合银俩9600两,并私下给了对方一张字据,廓尔喀人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他们占领的土地。尽管八世达赖和噶厦政府都不同意这样做,但巴忠和他的另外两名军官却为了将就了事,贪功邀赏,向乾隆报告说已将失地收复,准备凯旋。一年以后,廓尔喀人拿着那张字据讨取赔偿来了。达赖和噶厦地方政府无意支付。1791年7月,廓尔喀人重新占领了聂拉木和济咙宗,抓走了噶伦丹津班珠尔,并一直打到日喀则和札什伦布寺。要不是驻藏大臣保泰在慌忙之中提前把七世班禅移到拉萨,这场灾难的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当时八世达赖的弟弟正好在北京,经军机大臣询问,才将巴忠等人调停贿和的情况告诉了乾隆皇帝。此时巴忠随皇帝正在避暑山庄承德。听到这个消息,畏罪跳湖自杀。巴忠虽然死了,但促使这次廓尔喀入侵西藏的真正帮凶却是噶举派噶玛巴第十世红帽法王沙玛尔巴。据藏文史料记载,六世班禅有弟兄三人,一个是当时札什伦布寺的札萨喇嘛仲巴呼图克图(活佛),掌管札什伦布寺的政教大权。而另一个就是沙玛尔巴,法名确珠嘉措。1777年,六世班禅由西藏到达青海,第二年又由内蒙到达热河承德避暑山庄,为乾隆帝70大寿祝寿,沿途获得蒙藏僧俗群众供奉的金银财宝和牛羊马匹不可胜数。当六世班禅在北京圆寂后,这些财产都由仲巴活佛运回西藏,除将一部分牛羊马匹交给札什伦布寺外,其它珍宝全部占为己有。沙玛尔巴因属不同教派,没有得到分文。为此十分愤怒,遂萌发了投靠廓尔喀人的念头。1784年,沙玛尔巴到达加德满都后,将西藏防务空虚,札什伦布寺财富甚多等情况告诉了廓尔喀王,竭力怂恿他出兵西藏,抢夺札什伦布寺财宝。1791年,廓尔喀人直扑札什伦布寺时,事先仲巴活佛已得到消息,携带贵重之物弃寺逃之夭夭。这时七世班禅也已移驻拉萨,全寺无首人心慌慌,只好降神占卜,卜曰:十日不可与贼拒战。于是寺僧四散。

这时驻藏大臣保泰和雅满泰在惊慌中竟奏乾隆帝要将达赖和班禅移到泰宁。清高宗见两位驻藏大臣竟是无能之辈,如此心慌胆落,一怒之下,将他们革职。1792年,嘉勇公福康安为大将军,超勇公海兰察为参赞大臣,率兵17000余名收复了所有的失地,廓尔喀人投降,沙玛尔巴服毒自杀。战争结束后,遵照乾隆皇帝的命令查抄了沙玛尔巴主持的寺院并不准其转世。就在这一年,福康安遵照乾隆皇帝的旨意,与达赖和班禅两方面的重要僧俗官员,共同研究,议定了《二十九条钦定章程》,并得到了乾隆帝的批准。就在这个章程的第一条中,乾隆帝提出了金瓶掣签认定达赖、班禅及其它活佛之转世灵童的制度:「关于寻找活佛和呼图克图的灵童问题,依照藏人例俗,确认灵童必须问卜于四大护法,这样就难免发生弊端。大皇帝为求黄教得到兴隆,特赐一金瓶,今后遇到寻认灵童时,邀集四大护法,将灵童的名字及出生年月,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于签牌上,放进瓶内,选派真正有学问的活佛,祈祷七日,然后由各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像前正式确认,假如找到的灵童仅只一名,亦须将一个有灵童名字的签牌,和一个没有名字的签牌,共同放进瓶内,假若抽出没有名字的签牌,就不能认定已寻得的儿童,而要另外寻找。达赖和班禅额尔德尼像父子一样,认定他们的灵童时,亦须将他们的名字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在签牌上,同样进行,这些都是大皇帝为了黄教的兴隆,和不使护法弄假作弊。这个金瓶常放在宗喀巴佛像前,需要保护净法,并进行供养。」

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乾隆皇帝当时之所以要这样做,其原因主要是看到六世班禅、札什伦布寺的札萨喇嘛仲巴呼图克图、噶举派噶玛巴第十世红帽活佛沙玛尔巴都出自一家,而且都是通过「降神问卜」寻访认定的,其中必有串通作弊的事情,所以才制定了金瓶掣签制度。据汉文史料记载,1792年,乾隆皇帝谕军机大臣:「……向来藏内出呼毕勒罕(转世灵童),俱令拉穆吹忠降神附体,指明地方,人家寻访,其所指呼毕勒罕不止一人,找寻之人各将所出呼毕勒罕生年及伊父母姓名一一记明,复令拉穆吹忠降神祷问,指定真呼毕勒罕,积习相沿,由来已久。朕思其事,近乎荒唐,不足凭信。拉穆吹忠往往受人嘱托,假托神言任意妄指,而藏中人等因其事涉神异,多为所愚,殊属可笑。此等拉穆吹忠即系内地巫师,多以邪术惑人耳目。而拉穆吹忠降神时,舞刀自扎,身体无害,是以人皆信之。此等幻术,原属常有。但即使其法果真,在佛教中已最下乘。若使虚假,则更不值一噱。其妄诞不经,岂可仍前信奉?福康安等现在整饬藏务,正应趁此破其积弊,莫若在藏即令拉穆吹忠各将其法试演,如用刀自扎等项果能有验,则藏中相沿日久,亦姑听之。若福康安亲加面试,其法不灵,即当将吹忠降神荒唐不可信之处对众晓谕,俾僧俗人等共知其妄,勿为所愚。嗣后出呼毕勒罕,竟可禁止吹忠降神,将所生年月相仿数人之名,专用金奔巴瓶,令达赖掣签指定,以昭公允」。

乾隆皇帝的想法很清楚,拉穆降神一不可信,二易被人操纵,必须改革。但他并不是急于行事,而是先礼后兵,让福康安亲自面试拉穆护法神的法力,然后再视其结果具体处理,从这些方面看,乾隆帝的考虑是很有道理的,西藏自佛教传入以后,到乾隆帝执政时,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而独特的活佛转世制度就是产生于这块独特的佛教文化土壤,并且经过500多年发展,已经系统化、固定化和理论化,人们基于自己的信仰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的护法神和活佛转世制度本身。现在一下要完全冲破这个传统是不现实的,再说乾隆帝也没有亲眼见过拉穆护法的降神,真伪如何他也把握不准,只能根据福康安进行面试再酌情沿袭旧制或实行金瓶掣签。一年以后,乾隆帝得到了福康安的消息,他于乾隆五十八年三月辛丑,指示军机大臣说:「至藏内拉穆吹忠一事,前据福康安等续奏,亲加试验,俱不能用刀自扎,以舌舐刀。但若竟革去吹忠,势不能将前后藏略具聪明之幼孩遍加试验等语。所奏尚属未当。吹忠等所习幻术尚不及内地之师巫,积习相沿,最为可笑。若仍由该吹忠等降神指认,伊等皆可听受嘱托,假托神言,任意妄指,虽由金奔巴瓶内签掣,而所掣之人仍不能无徇情等弊,不过系一二权势之人主谋,而吹忠四人内大约即拉穆一人主持,其弊亦也概见。」

基于福康安面试的结果以及拉穆吹忠四大护法存在假托神话,弄虚作假的实际情况,乾隆皇帝在谕示中明确指示,今后指定转世灵童,不准拉穆吹忠等人插手,完全由金瓶掣签最后决定。于是,他决定制造两个金瓶,一个放置在北京雍和宫,供蒙古藏传佛教活佛「转世」认定使用,另一个放在拉萨的大昭寺,供西藏及青海、西康等地认定转世灵童时使用。金瓶制好以后,乾隆皇帝又专门谕示福康安等说:「今朕送去一金瓶,供奉前藏大昭寺内,嗣后达赖、班禅额尔德尼、哲卜尊丹巴、噶勒丹锡勒图、第穆、济隆等,并在京掌印大呼图克图及藏中大呼图克图圆寂,出有呼毕勒罕时,禁止拉穆吹忠看验龙单(占卜一类的预言)着驻藏大臣会同达赖、班禅额尔德尼将所出呼毕勒罕有几人,令将伊等乳名各书签放入瓶内,供于佛前虔诚祝祷念经,共同由瓶内掣取一签,定为呼毕勒罕(转世灵童),如此佛之默佑,必得聪慧有福相之真正呼毕勒罕。能保持佛教,朕尚且不能自主,拉穆吹忠更不得从中舞弊,恣意指出,众心始可以服。」

1792年(乾隆五十七年)9月,乾隆帝特派御前侍卫惠伦等人把金奔巴瓶送往拉萨。据福康安的奏折看,御前侍卫惠伦、干清门侍卫阿尔塔锡等,经过3个多月的长途跋涉,于11月20日护送金奔巴瓶到达拉萨,福康安率领清官及济隆呼图克图、各寺的活佛和大喇嘛、噶伦等前往迎接,这一天,八世达赖强白嘉措为感谢乾隆帝的圣恩,也提前离开布达拉宫,在大昭寺恭候。当迎接金瓶的队伍来到大昭寺后,达赖特派喇嘛等执香花幡幢在前引路,福康安与惠伦等恭送金奔巴瓶在大昭寺佛楼上的宗喀巴佛像前,敬谨供奉,随后,达赖率领僧众顶礼赞颂,极为虔诚严肃。我们应该怎样看待乾隆皇帝制定的「金瓶掣签」制度呢?著名的民族学家、藏学家牙含章先生在他的《班禅额尔德尼传》中是这样说的:「……从世界观的角度来看,『金瓶掣签』与『吹忠降神』(护法降神)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因为清高宗并不是无神论者,他也承认人死以后『灵魂』继续存在,而且还可以『投胎转世』,在这个佛教的『神不灭论』的基本观点上,清高宗与拉穆吹忠是一致的,并无分歧。 

但是从政治的角度看,就有重大的不同。拉穆吹忠『降神』,特别是在决定达赖继任人选时,『降神』一般都是事先由西藏的大贵族暗中决定的,哪位贵族权大,钱多,拉穆吹忠就会被哪位收买,就会指定这个大贵族,或与这个大贵族有亲密关系的家庭中出生的孩子,成为达赖的继承人。但往往发生下述情况,即几大大贵族势均力敌,各不相让,在这种情况下,争夺达赖的大贵族之间采取妥协的办法,即让达赖『转世』到西藏以外的地方,十世达赖楚臣嘉措『转世』在西康理塘地方,十一世达赖凯珠嘉措『转世』在西康康定地方。只有十二世达赖『转世』在西藏。但是以上四世达赖的寿命都不长,九世达赖只活了11岁,十世达赖只活了22岁,十一世达赖只活了18岁,十二世达赖也只活了20岁。班禅的情况与达赖的情况有所不同。在宗教上,达赖、班禅虽然平等,但实际上,正如作者在本书『序言』中指出的,西藏地区的政教大权主要在达赖世系,所以班禅一般都较长寿。对于这些情况,历任驻藏大臣都是清楚的,清高宗也是清楚的。

『金瓶掣签』的政治意义在于,它把指定由谁继任达赖和班禅的大权,由拉穆吹忠『降神』决定转移到清高宗制定的『金瓶掣签』决定,实质上讲,就是把决定达赖、班禅继任人选的大权,由西藏地方集中到清朝中央。这是清朝对西藏行使主权,使西藏的宗教和政治上的最高领袖——达赖和班禅的任免大权,完全集中到清朝中央政权,从而更加明确了西藏地方与清朝中央的从属关系。」由于「金瓶掣签」的制度得到了像八世达赖等西藏广大僧俗的拥护和支持,很快就开始在西藏和其它藏区及蒙古地区实行。但是,从灵童转世方向的确认,到观看圣湖显影等方面,护法神仍然起着重要的作用,这是执行「金瓶掣签」制度过程中还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金瓶掣签」制度毕竟成了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制度中的一个致关重要的环节,尽管西藏历史上,也有一些达赖或者班禅「转世灵童」的认定,是免予掣签的。但免与不免的决定权,仍在清朝中央,仍在清朝皇帝,到了民国时期,也依然如此,决定权仍在中央政府。

西藏历史上,第一个被免予金瓶掣签的是九世达赖;第一个经金瓶掣签认定的是十世达赖。1804年8月18日,曾亲自在大昭寺迎接金奔巴瓶的八世达赖在布达拉宫圆寂,而他的转世灵童也将首次用金瓶来决定。但是,七世班禅、摄政济隆呼图克图、三大寺代表、全体噶伦等领街,请驻藏大臣玉宁写了一道奏折转呈嘉庆皇帝。内容是邓柯灵童,确系第八世达赖的转世,请求免予「金瓶掣签」。驻藏大臣也向嘉庆帝奏称,经过种种核验,实系第八世达赖复出无疑,请求「俯允所请,免其入瓶掣定」。嘉庆帝批准了这一请求。但是,为了不让西藏和其它藏区以此为例,事后,他又下了一道谕旨说:

「从前指称呼毕勒罕出世,率多牵强附会,或仅小着灵验,不足凭信。仰蒙高宗纯皇帝特赏金奔巴瓶,饬令书名封贮,诵经签掣,以防弊混。今达赖甫逾二岁,异常聪慧,早悟前生,似此信而有证,洵为从来所未有。设当高宗纯皇帝时,亦必立沛恩施,无须复令贮瓶签掣。但此系仅见之事,且征验确凿,毫无疑义,嗣后自应仍照旧章,不得援以为例」。嘉庆帝的意思很清楚,金瓶掣签是先帝所立,这个规章是不能违背的,否则各地都如法炮制,请示免予掣签,这项重大的活佛制度改革就会遇到困难。果然,九世达赖圆寂后,类似的情况又发生了。 

1815年2月11日,年仅11岁的九世达赖隆朵嘉措突然在布达拉宫暴亡。嘉庆帝下令一面寻访转世灵童,一面由掌办商上事务的第穆呼图克图任摄政。对九世达赖的去逝,嘉庆感到非常意外和懊悔。当时因为驻藏大臣奏称九世达赖经过种种「征验」,确为第八世达赖「转世」,嘉庆帝才免予掣签的,可是「如果所称征验,俱属确实,自应长久住世,宣扬黄教,何以不能永年?可见前次玉宁所奏,多有不实,朕一时轻信,至今犹以为悔」。由于西藏在十世达赖转世的问题上又请「免子掣签」,嘉庆帝立刻谕示驻藏大臣玉宁、珂实克二人「不先加驳回,实属错误,均着传旨申饬」。指示十世达赖转世灵童的认定必须经过「金瓶掣签」的手续,才能认定。

据藏文史料记载,噶厦和三大寺的代表在今天的四川藏区找到了三个「灵童」。这时嘉庆皇帝已经去逝,道光皇帝继位。这位皇帝比起嘉庆帝来,更加坚定地执行了乾隆皇帝制定的金瓶掣签制度,他于1821年,谕示军机大臣说:「……前据玉宁等奏理塘幼孩有灵异之迹。今察木多所属复出有幼孩二人,均有吉祥佳兆。前后共得三名,令其亲丁师傅等携至前藏,文干等会同噶勒丹锡呼图克图萨玛第巴克什等确加试验。如均有灵异之性,即照例写签入瓶,对众讽经掣定,核实奏闻。若试验未确,仍令另行访查,俟灵异幼孩数足三人再行照例办理可也。将此谕令知之」。1822年1月15日,根据道光皇帝的命令,七世班禅专程从札什伦布寺赶到拉萨主持十世达赖转世灵童的「金瓶掣签」仪式。掣签仪式在布达拉宫的皇帝牌位前举行。此前,三名「灵童」都住在聂塘寺,驻藏大臣文干和帮办大臣保昌与七世班禅共同决定,由摄政、七世班禅、驻藏大臣等亲赴聂塘寺,将三名「灵童」带到布达拉宫。掣签仪式由驻藏大臣文干和帮办大臣保昌亲自主持。结果抽出西康理塘生的小孩为十世达赖,他就是西藏第一位通过金瓶掣签认定的达赖楚臣嘉措。此外,经金瓶掣签认定的还有十一世和十二世达赖。

金瓶掣签仪轨

金瓶掣签仪式是如何进行的呢? 

一般情况下,驻藏大臣、帮办大臣、达赖或班禅、摄政等进门后,先要按职位或者是传统的习惯依次入座,随后是近侍献清茶和酥油茶。当这项传统的礼节结束后,开始当众核对入掣象牙签上用满文、蒙文和藏文写的「灵童」的名字、生年,然后送给达赖或班禅复看后,又让每位「灵童」的家人跪看牙签的名字、年岁有无错误。当一切都准确无误后,用黄纸包好,供在瓶前。这时,喇嘛们开始念经,等诵经仪式结束后,帮办大臣来到金瓶前,跪下叩首三次,然后,用双手将牙签举过头顶放入金瓶内,再用手旋转两圈,盖好金瓶盖,起立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这时。喇嘛们又开始念经。念经仪式结束后,驻藏大臣走到金瓶前,也跪下叩首三次,然后跪着打开金瓶盖,用手旋转多次,掣出象牙签一支。此时在左边侍立的帮办大臣,打开黄纸,当众宣看。被认定为转世灵童的家庭人员在跪听掣签结果后,一般还要观看象牙签,然后再送给达赖或班禅审看,再将签供在金瓶前。剩下的有掣中的象牙签此时也要从瓶中抽出,给在坐的官员和高僧观看,最后这些「灵童」的家庭成员也要被召进观看,除去疑义,并用纸擦去。金瓶掣签仪式就此全部结束。 

综上所述,自乾隆帝制定金瓶掣签制度直至辛亥革命的推翻清王朝的100多年中,除九世和十三世达赖是作为特例免予掣签外,十世、十一世、十二世达赖和八世、九世班禅额尔德尼都是经过金瓶掣签认定的。据清理藩院秘档,到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据不完全统计,仅西藏地区就有39位主要活佛转世系统(含达赖、班禅系统)的灵童举行过金瓶掣签。这些灵童涉及格鲁派、噶举派、宁玛派等。确定达赖、班禅转世呼毕勒罕的金瓶掣签的程序和仪轨有以下几点共同之处:

1.在清朝皇帝任命的摄政活佛或总管札什伦布寺事务的扎萨克喇嘛主持寻访灵童后,由摄政召集僧俗官员会议,确定三名(或两名、四名)呼毕勒罕候选人,将详细情形向驻藏大臣禀报,请示转奏皇帝批准举行金瓶掣签。

2.在皇帝御批同意后,将确定的呼毕勒罕候选人及其亲属和师傅等接到拉萨,并经驻藏大臣和摄政、各大呼图克图看验,认为确有灵异后,方能举行掣签。

3.在掣签前将金本巴瓶从大昭寺迎到布达拉宫供有乾隆皇帝的僧装画像(圣容)和皇帝万岁牌位的萨松南杰殿,由大呼图克图率三大寺及布达拉宫南杰扎仓僧众(确定班禅转世呼毕勒罕时还有札什伦布寺僧人)诵经祈祷七天或九天。 

4.掣签之日,驻藏大臣和各大呼图克图、僧俗官员集会,用满文和藏文书写名签,核对无误后,由一名驻藏大臣封签(用黄纸包裹),放入金瓶中。 

5.由在场的呼图克图及高僧等诵咒祈祷,由另一名驻藏大臣摇动金瓶,然后掣出一签,当众宣读掣中者名字,并交给在场藏汉官员传阅,然后还要取出未掣中的名签传阅,以示书写掣出的名签真实无欺。掣签后即派人去呼毕勒罕住处报信祝贺。 

6.掣签的情形和结果由驻藏大臣上奏皇帝,得到皇帝批准后,向呼毕勒罕宣读圣旨,才算完成金瓶掣签的全部程序。 

7.在皇帝批准和派大员主持下举行坐床典礼(达赖在布达拉宫、班禅额尔德尼在札什伦布寺),活佛转世灵童的寻访、认定、继位事务才最后结束。

最后认定权 

是否对十三世达赖转世灵童实行金瓶掣签,西藏僧俗的意见是比较一致的,那就是朗敦的灵童已经各方复查筛选,确实是十二世达赖的转世灵童,希望清政府免予金瓶掣签。为了实现这些意愿,当时的摄政功德林活佛给八世班禅去了一封信,希望他出面,请求清帝免予金瓶掣签。信中说道:从各方面再三考虑,朗敦之子确比上报的其它灵童更为灵异。从一世达赖根敦朱巴至八世达赖强白嘉措,均未入金瓶掣签,其中除四世达赖云丹嘉措和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之外,其它几位达赖寿命都较长。乾隆帝赐金瓶掣签,是为确认活佛之意,而浊世众生福浅,近代几位达赖均年幼夭折,极为不幸。此次灵童若不能符合众意,僧俗人等将更加痛心。况且达赖素为蒙藏所崇敬,皇帝也极重视,达赖系佛教之根本,黄教之教主,其转世灵童,更应极其优异,为众望所归者。朗敦之灵童年龄虽最小,但相貌举止等各方面都完全是胜王金刚持之化身。倘若金瓶掣签掣不出众所公认的朗敦灵童,则悔恨莫及,贻误大事。特请班禅大师祈求皇帝谅解,务使汉藏臣民均能满意,绝不能草率从事。 

与此同时,摄政功德林活佛又给驻藏大臣松溎递交了一份呈文,再次详述了转世方向、父母名称、打卦问卜、观湖显影、上报查验等重要情况,指出,有关灵童出生前后之梦兆、征兆等均极祥瑞。朗敦之子,异常聪慧,容貌端庄,举止大方,经反复查验,全藏僧俗皆倾心悦服,一致认为朗敦之子为十二世达赖之转世灵童,请免予金瓶掣签予以认定并准予坐床。为慎重起见,功德林活佛在向驻藏大臣递交了呈文后,又下令再次查验。各大活佛再次卜卦,结果僧俗仍然一致认为朗敦之子为十二世达赖之转世灵童,并请驻藏大臣将西藏全体僧众官员的公禀转奏皇帝予以认定并批准坐床。1877年6月,光绪皇帝得到了驻藏大臣松溎的奏折后,批准了西藏僧俗的一致要求,十三世达赖成了又一名免予金瓶掣签的大活佛。 

十四世达赖出生和认定的时间是20世纪30和40年代的事情。此时,清朝封建统治早已不复存在。尽管如此,在十四世达赖的最后认定权上,国民政府依然还是沿袭乾隆皇帝的旧制。据藏汉文史料上记载,当十三世达赖圆寂后,国民政府就特派参谋本部次长黄慕松为致祭专使前往拉萨,追赠十三世达赖为「护国弘化普慈圆觉大师」,在达赖座前献了中央所颁赐的玉册玉印;不久又在布达拉宫达赖灵堂举行了致祭仪式。1935年,当热振活佛就任西藏摄政后,国民政府册封他为「辅国普化禅师」,热振活佛愉快地接受了册封。 

上述两件事,一方面说明国民政府在西藏问题上的积极态度,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央政府对西藏的主权,同时也为国民政府主持达赖灵童掣签坐床创造了有利条件。据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的档案看,十三世达赖圆寂以前,国民政府就曾制定过有关活佛转世的规定。当国民党中央政府得知西藏已在青海寻获三名「灵童」后,就开始着手积极准备有关金瓶掣签的事宜。1938年8月18日,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在给行政院院长孔祥熙的信中说,活佛转世非同一般小事,处理时稍有不当就会引起争执,所以,蒙藏委员会成立以后,曾参考清代乾隆皇帝制定的达赖、班禅转世办法,结合当时的情况,制定了专门的《喇嘛转世办法》。至今,在内蒙古、青海已有多名转世活佛照此办法办理了认定手段。现在,既然已在青海境内找到了三名灵异神童,就应该依照乾隆定制,举行掣签手续,最终确定谁是十三世达赖的转世灵童。 

吴忠信所说的《喇嘛转世办法》有十三条内容,其中第三条说,达赖、班禅大师等活佛圆寂后,应向当地最高行政机关报告,转报蒙藏委员会备案;并由其高足负责寻访灵异同龄幼童二人以上,作为转世灵童候补人,报当地最高行政机关,转报蒙藏委员会查核后,进行掣签认定。第六条进一步强调指出,达赖、班禅大师之转世灵童掣定以后,由当地最高行政机关呈请中央批准后派大员前往照料坐床。从《喇嘛转世办法》的内容看,国民政府对蒙藏活佛转世制度的管理是有章可循的,它除了涉及达赖、班禅大师转世灵童的认定制度外,其它活佛的转世认定办法也包括其中。是一份非常珍贵的历史文献。

吴忠信给孔祥熙去信后不久,蒙藏委员会就根据国民党中央的指示,拟定了《十四世达赖转世掣签征认办法》,并呈报行政院院长孔祥熙。蒙藏委员会在《十四世达赖转世掣签征认办法》中首先指出,自从清朝乾隆皇帝制定金瓶掣签制度后,从八世达赖开始,除九世和十三世达赖奉圣旨免于金瓶掣签外,其余各世均遵照定制掣签认定。这是中央对西藏的固有主权,也是统治西藏的重要方法,决不能放弃。最后,蒙藏委员会提出了三点具体的掣签征认办法:

1.国民政府特派大员前往拉萨,会同热振活佛主持十四世达赖转世灵童掣签事宜。

2.国民政府特派大员会同热振活佛主持十四世达赖转世灵童掣签仪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中秋节的来历下一篇:宁古塔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

专题展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中国卧龙网

GMT+8, 2017-9-27 03:51 , Processed in 0.066141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17-2020 Comsenz Inc.

网站地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