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卧龙网 首页 天文地理 查看内容

朝鲜的科技文化

2014-8-4 15:28| 发布者: 编辑| 查看: 40| 评论: 0

摘要: 上周,朝鲜电信运营商首次开放了3G数据网络,访问条件十分受限朝鲜本国的公民无法访问,而仅支持外国公民的访问,美联社驻平壤记...

 

 

上周,朝鲜电信运营商首次开放了3G数据网络,访问条件十分受限——朝鲜本国的公民无法访问,而仅支持外国公民的访问,美联社驻平壤记者Jean H. Lee被允许成为了第一个在朝鲜发布Twitter的外国人。这是一个极大的前进,因为早在2008年,当Lee第一次进入朝鲜时,她就和其他外国人一起不得不在机场就离开了自己的智能手机。
在SXSW(美国德克萨斯州每年都会举办的一次音乐/互动/科技盛会)上,科技博客BuzzFeed见到了Jean H. Lee,后者分享了她的朝鲜见闻,包括那些规模简陋但正在成长中的科技文化。而由摄影师David Guttenfelder记录下来的图片报告,她也都有规律的发布到了Instagram和Twitter上。她发布到Instagram的第一张照片是一张内容为欢迎核试验科学家来到平壤参加庆祝活动的标语,这对她和其他在朝鲜的外国人表明了一个信号,那就是至少在他们呆的这几天里,不会发生任何核试验——因为科学家都被占用了。
在朝鲜,外国人和朝鲜人处于两个平行而不同的世界,两者之间甚至连交流都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外国人可以访问没有信息防火墙的宽带互联网——这在朝鲜人而言是不可想象的——不过朝鲜人也正在有限度的拥有一个局域性的小型科技网络,包括一个由国家控制的内部网络系统。(这个网络系统并不支持两名用户在线上互联,除非使用者拥有从国家安全部门拿到的特殊权限,否则,任何对外发送的电子邮件都会被拦截返回。)
这个朝鲜的内部网络最主要的作用是让本国公民接收朝鲜官方网站的信息。(可以访问的朝鲜官方网站列表,可以在这里搜索到)朝鲜人还可以在这个内部网络里下载有限的图书资料,甚至有一个具有社交媒体雏形版本的公告板,用来提供给大学生发布歌曲或者给教授的生日祝福等信息。在很大程度上,这个内部网络只是服务于朝鲜政府更方便的传播信息让朝鲜人知道。
根据Lee的描述,朝鲜已经表现出了对于科技工具的热情,越来越多的平板电脑和计算机都被进口,出现在全国各地。现在,一部分中产阶级的朝鲜商人拥有海外旅行的资产实力,他们日益将国外科技产品带回朝鲜。大多数进口电脑都来自中国,甚至有一些是专门为朝鲜制造的电脑。尽管在城镇居民里算是很常见的场景,Lee还在朝鲜农村看到了由计算机控制的发电机组。
虽然硬件完全依靠进口,但是一个处于初级阶段的软件行业已经在朝鲜兴起。Lee目前正在调查这个情况。
目前,朝鲜有着大概100万手机用户,这个在全国2450万人口之外的阶级,有权互相之间通过手机发送信息、图片和通话。尽管任何城市与农村之间的通话都还属于罕见现象,朝鲜人仍然很快的适应了这一切。“这是一个巨大的潜在生意市场,人们注定会追求更加便捷的沟通方式,无法使用电话会使人们感到沮丧。”Lee说,“人们总是期待可以互相沟通的。”
朝鲜本国人访问国际互联网是违法的,部分大学的计算机实验室是少数几个例外。除了极少朝鲜人能够私下访问网络,大多数超人都是在工作场所或者NGO机构才能接触网络。Lee作为外国人是一个例外,她很多时候都可以通过手机访问朝鲜的网站和保持在线。比如,当她需要向朝鲜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解释丹尼斯·罗德曼——这个即将访问朝鲜的人是谁时,她只需要通过自己的手机搜索他的名字就行。
(不幸的是,Lee告诉了罗德曼关于朝鲜3G网络的相关事情,于是我们看到“大虫”也开始加入到了最早一批由朝鲜境内发布Tweet的行列之中)
现代商业科技第一次作为一种杂音出现在朝鲜是在2009年,那时,朝鲜政府正开始向民众介绍金正恩,意图将他包装成一个年轻、现代化、热爱技术的科技高手,希望拉近金正恩与朝鲜年轻人之间的距离。还有一些迹象表明,朝鲜政府一直希望借助科技力量来推动工业发展——一个简单的数控机床技术,就在全国范围内被大肆宣传。金正恩甚至有一个HTC的智能手机。
在朝鲜内部网络上,朝鲜用户发布的内容也受到严密的监管,自我审查的力量仍然十分强大。“恐惧文化始终扎根在朝鲜”,Lee说,“人们意识到,即使他们能够发言、发送邮件、张贴信息,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Lee告诉BuzzFeed,无论如何,她还是不知道朝鲜人如果访问国际互联网会遭致什么样的惩罚手段。
Lee还强调,在朝鲜的网络上,仍然充斥着民族主义的情绪和激励。“他们清楚的明白,自己国家不是全球社会的一份子,并自豪于此”,Lee说,“他们的政治理念就是根据自己的方式自力更生,不论是社会形成还是政治结构,包括互联网也是这样。”
不过,Lee也承认,大多数朝鲜人“不会公开的谈论任何有关他们为何不能访问世界网络的挫折。”
“这还处于一个婴儿阶段,他们距离自由和开放的社会还太远了。”Lee说,“他们如此保持着对信息的渴求,任何增加信息流通的举措都可以被视作是不小的进步。”

上周,朝鲜电信运营商首次开放了3G数据网络,访问条件十分受限——朝鲜本国的公民无法访问,而仅支持外国公民的访问,美联社驻平壤记者Jean H. Lee被允许成为了第一个在朝鲜发布Twitter的外国人。这是一个极大的前进,因为早在2008年,当Lee第一次进入朝鲜时,她就和其他外国人一起不得不在机场就离开了自己的智能手机。

在SXSW(美国德克萨斯州每年都会举办的一次音乐/互动/科技盛会)上,科技博客BuzzFeed见到了Jean H. Lee,后者分享了她的朝鲜见闻,包括那些规模简陋但正在成长中的科技文化。而由摄影师David Guttenfelder记录下来的图片报告,她也都有规律的发布到了Instagram和Twitter上。她发布到Instagram的第一张照片是一张内容为欢迎核试验科学家来到平壤参加庆祝活动的标语,这对她和其他在朝鲜的外国人表明了一个信号,那就是至少在他们呆的这几天里,不会发生任何核试验——因为科学家都被占用了。

在朝鲜,外国人和朝鲜人处于两个平行而不同的世界,两者之间甚至连交流都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外国人可以访问没有信息防火墙的宽带互联网——这在朝鲜人而言是不可想象的——不过朝鲜人也正在有限度的拥有一个局域性的小型科技网络,包括一个由国家控制的内部网络系统。(这个网络系统并不支持两名用户在线上互联,除非使用者拥有从国家安全部门拿到的特殊权限,否则,任何对外发送的电子邮件都会被拦截返回。)

这个朝鲜的内部网络最主要的作用是让本国公民接收朝鲜官方网站的信息。(可以访问的朝鲜官方网站列表,可以在这里搜索到)朝鲜人还可以在这个内部网络里下载有限的图书资料,甚至有一个具有社交媒体雏形版本的公告板,用来提供给大学生发布歌曲或者给教授的生日祝福等信息。在很大程度上,这个内部网络只是服务于朝鲜政府更方便的传播信息让朝鲜人知道。

根据Lee的描述,朝鲜已经表现出了对于科技工具的热情,越来越多的平板电脑和计算机都被进口,出现在全国各地。现在,一部分中产阶级的朝鲜商人拥有海外旅行的资产实力,他们日益将国外科技产品带回朝鲜。大多数进口电脑都来自中国,甚至有一些是专门为朝鲜制造的电脑。尽管在城镇居民里算是很常见的场景,Lee还在朝鲜农村看到了由计算机控制的发电机组。

虽然硬件完全依靠进口,但是一个处于初级阶段的软件行业已经在朝鲜兴起。Lee目前正在调查这个情况。

目前,朝鲜有着大概100万手机用户,这个在全国2450万人口之外的阶级,有权互相之间通过手机发送信息、图片和通话。尽管任何城市与农村之间的通话都还属于罕见现象,朝鲜人仍然很快的适应了这一切。“这是一个巨大的潜在生意市场,人们注定会追求更加便捷的沟通方式,无法使用电话会使人们感到沮丧。”Lee说,“人们总是期待可以互相沟通的。”

朝鲜本国人访问国际互联网是违法的,部分大学的计算机实验室是少数几个例外。除了极少朝鲜人能够私下访问网络,大多数超人都是在工作场所或者NGO机构才能接触网络。Lee作为外国人是一个例外,她很多时候都可以通过手机访问朝鲜的网站和保持在线。比如,当她需要向朝鲜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解释丹尼斯·罗德曼——这个即将访问朝鲜的人是谁时,她只需要通过自己的手机搜索他的名字就行。

(不幸的是,Lee告诉了罗德曼关于朝鲜3G网络的相关事情,于是我们看到“大虫”也开始加入到了最早一批由朝鲜境内发布Tweet的行列之中)

现代商业科技第一次作为一种杂音出现在朝鲜是在2009年,那时,朝鲜政府正开始向民众介绍金正恩,意图将他包装成一个年轻、现代化、热爱技术的科技高手,希望拉近金正恩与朝鲜年轻人之间的距离。还有一些迹象表明,朝鲜政府一直希望借助科技力量来推动工业发展——一个简单的数控机床技术,就在全国范围内被大肆宣传。金正恩甚至有一个HTC的智能手机。

在朝鲜内部网络上,朝鲜用户发布的内容也受到严密的监管,自我审查的力量仍然十分强大。“恐惧文化始终扎根在朝鲜”,Lee说,“人们意识到,即使他们能够发言、发送邮件、张贴信息,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Lee告诉BuzzFeed,无论如何,她还是不知道朝鲜人如果访问国际互联网会遭致什么样的惩罚手段。

Lee还强调,在朝鲜的网络上,仍然充斥着民族主义的情绪和激励。“他们清楚的明白,自己国家不是全球社会的一份子,并自豪于此”,Lee说,“他们的政治理念就是根据自己的方式自力更生,不论是社会形成还是政治结构,包括互联网也是这样。”

不过,Lee也承认,大多数朝鲜人“不会公开的谈论任何有关他们为何不能访问世界网络的挫折。”“这还处于一个婴儿阶段,他们距离自由和开放的社会还太远了。”Lee说,“他们如此保持着对信息的渴求,任何增加信息流通的举措都可以被视作是不小的进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