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卧龙网 首页 奇闻奇观 查看内容

发生在上海的龙柱事件

2014-9-16 10:19| 发布者: 编辑| 查看: 398| 评论: 0

摘要: 延安路高架,在竣工前,最后1根柱子打桩机随便怎么打也打不下去。请来了1位老法师,老法师看了之后说:我知道怎么解决,但是我不能说。...

 

延安路高架,在竣工前,最后1根柱子打桩机随便怎么打也打不下去。请来了1位老法师,老法师看了之后说:“我知道怎么解决,但是我不能说。说了以后我3天之内会死”。
政府花了那么多钱,就差这1根柱子了怎么可能不完成呢,据说政府给和老法师说,你死后我们会给你家人很多钱(这方面我不清楚)然后老法师同意说了,他说最后1根桩子打在龙背上了,所以打不下去,需要在打桩的地方烧三柱香即能打下。烧完后,桩子的确打下去了,老人3天后死了,现在去打桩的地方看,有1个根龙柱在那里。
以下是一位上海人的帖子被我转载到这里了:
死的那个法师是玉佛寺的真禅法师,他是我一个同学的师傅,圆寂的时候,我同学乱哭了。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政府在建造延安路高架的时候在下面打地基的时候遇到了流沙,很容易塌蹦,水泥灌下去一下子就没有了,然后真禅法师就泄露说应该有条龙,然后就在那个点上的柱子上造了一条很漂亮的龙柱子,因为泄露了天机,真禅法师没有多少天就圆寂了。
还有上海博物馆,就是人民广场上的那个房子,像痰盂似的那个建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真禅法师就画了一个这样的建筑,要照着这样的样子建造,所以就是现在痰盂装了,真禅法师泄露了太多天机所以很早就圆寂了。还有现在在建造的地铁4号线也遇到了流沙,房子都塌了一幢了,差点人民广场也受到影响,害我前段时间都不敢去那里。现在没有真禅法师帮忙了,现在的玉佛寺主持很年轻,听说是个博士,估计还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地铁工程明显搁置。
好象有些人不太相信,当时我的确听说过这件事,所以去网上找了这件事的相关资料转来给大家看下。
上海高架路的秘密:一连数天,专车走高架,一看究竟。在上海出门似乎都要经过高架路,车上高架路,总是会经过上海高架路交流的中心——延安路、成都路。凡经过此地的无一不被高架主柱上装置的精美龙纹所吸引,瞬间必然会一个出现问题:延安路、成都路高架主柱上为什么要独“柱”一秀,围上白钢,纹上龙饰?无论你是坐私家车、公家车、还是计程车,开车的司机会主动告诉你一个关于高架与龙的的故事,出于每个司机之口,版本不同,内容大同小异,充满着神秘和神奇。
九十年代中,上海高架路建设是申城重振雄风,跻身世界一流都市前曲,继内环线建成并通车以后,贯穿市区的成都路高架和延安路高架先后上马,形成贯穿上海市东西南北中的“田”字格局,从而彻底改变市区交通拥挤堵塞,从而完成上海高架最终的上出天、下出地“申”字形的大格局。
工程之初由上海市各级领导重视,上海市民的支持,工程技术队伍的拼搏,使得工程进展神速。沿途街景,一天一个样,半个月找不到旧街里弄。没料到,当工程进行到关键的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的接口时,作为高架路主柱的基础地桩怎么也打不下去。
工程受阻,偏偏受阻在东西南北交汇点上,受阻在上海最高的高架主柱之下!翻阅上海地质资料,上海属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并无过分复杂的地层状况。参与工程的市政设计院、上海城建设计院设计,上海市政和隧道等工程公司立即调集技术力量攻关,一而再,再而三,地桩就是打不下。谁能想到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接口上打不下地桩,竖不成主柱。
工程暂时停顿,奋战在工程第一线的工人们食不甘,寝不安。不知怎的,一种说法在私下里悄悄传开:会不会是风水龙脉方面的问题?要不要请位风水先生或道士法师来看看呢?这种说法出现,立即受到工程技术专家的反弹,这简直是对技术专家的嘲弄!在科学空前发达的今天,人类征服自然的力量可上九天揽月,碰上一个工程难点就求神拜佛,岂不是对封建迷信底头?于是重新抖擞,广邀各路技术精英,汇集到这一接口上啃硬骨头。领导亲自坐镇,人心齐,泰山移!必须要将主柱的地桩打下去,保证整个工期不被延误。
技术精英汇集,高招、绝招过招,各显神通之后,打不进的地桩依然打不进!就是勉强打进一部分,却远远不符合设计的标准和工程的要求。这一下问题变得严重起来了,精兵强将已经一一上场较量,却还是没有找到问题的症结。如果这个接口的主柱浇筑不起来,南北、东西高架路就无法联接,整个工程也不可能的按期竣。于是,先前的求神拜佛的说法又悄悄地传播在工地。纵观上海近代史,从带起上海现代文明的外摊高楼大厦到南京路上的“永安”、“先施”、“新新”、“大新”四大公司,无一不在建造之初留下了风水的传说和故事,且华夏大地的历朝历代,无一不是敬天地而遵循自然生存法则,因地制宜。眼前时间不等人,有招好过无招,何况从玄学方面一试,即使不成也没有什么大的伤害。主管领导思想也终于出现了松动,经过一番暗访,请来了上海某著名寺庙的一位高僧大德。
大和尚来到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工地细细察看后,闭目合掌,久久不语。众人问可有办法?大和尚沉思良久,然后开口说,已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解决的办法也是有的,但要行一番法事,请动神明灵物让出打桩的之地。大和尚说完,慨然长叹,言明他道破天机,恐怕自身在世来日已无多。许身报德,愿为上海信众造福,也为久居的上海建设尽一份心力。
大和尚默然择定吉日,众人循其嘱咐,一切准备停当。法师焚香祷念,一一行事,事毕叮嘱某时某刻后即可打桩,然后一去不返。工程技术人员虽然一头雾水,却也动心聚念,遵嘱照办。谁知如此这般之后,地桩竟然顺利打了下去,不偏不倚,完全符合设计标准,南北、东西高架严丝合缝。大和尚回到寺庙,不多日无疾而圆寂。大和尚作法的布置,只传数位领导和工程负责人,并再三吩咐秘而不宣,所以外人无从获知详情,唯一能看到的痕迹,就是在接口处地桩上浇筑的巨大圆型支柱周身围上了白钢并装上了龙型纹饰,作为对佑助打桩成功的神明灵物的祈敬。 上海司机所说完故事,又补充说,这个故事在上海流传很久,曾有该工程某技术负责人在报上辟谣说,全无此事,龙型的纹饰纯为市容美观而装置的。但谁也不领会这位工程技术负责人说明,原因若纯粹是为了美化市容,上海高架路有不下成百上千个支柱,无一例外都显露着水泥混凝土的本色,唯有南北和东西高架路相接处下一柱妆以龙纹,并且银底金纹的纹。
我在上海只住了五天,安排不出时间去相关工程公司以及寺庙去求证,若是真去求证,估计也不会获得真相。所以在离开上海的当天,以自身的体验,一求真相。南北、东西高架路与内环高架路相连,成为名副其实的南北东西交通大动脉,形成城市立体交通网络。从上海的地理位置来分析,延安路、成都路被妆上龙纹的主柱并不是上海的中心,也不在传统风水的龙脉之上,但绝对是上海新动线——立体交通网络的中心和最高点。我在龙纹的主柱旁站立了很久,既没有体会到来自地气方面的异常,也找不到足够的理由来排除建造之初打桩受阻和高僧作法,似乎这一切与风水无关。作为上海新动线的中心,聚中为尊,必然蕴藏这着其特别的意义,仰望层层高架,聚巧势而展形,从四面八方所带来的动力、能量,无一不交汇一点之中。突然,我从精光鎏亮的龙纹上看到了玄机,原来是《易经》乾卦中的“飞龙在天”图! 顿时让我想起《象》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蔗物,万国咸宁。”乾的元气是多么伟大!天下万物因它而产生,它统率着大自然。云行雨施,大自然的一切流布成形。太阳运行规律了昼夜和四季,乾卦六爻根据时间形成,阳气按时犹如乘坐着六条巨龙驾御天下万物。乾是大自然有规律变化的表征,确定了万物的类别和寿命,保持这种均衡生息的状态,才有利于占卜。天道循环,万物复苏,天下康宁。而"飞龙在天"恰在乾卦的第五爻,与四层高架相加为九数,九五之尊,当为上海新动线的中流砥柱,成为上海一跃成为国际第一大都市、国际金融中心的守护神。揭开了延安路、成都路被妆上龙纹主柱的玄机,我转身前往浦东国际机场,一路上浮想联翩,充满着对上海一日千里,日新月异变迁的信心百倍,因为"飞龙在天"为精明、天赋、才华、勤奋、机遇、阅历、见识、斗志和创造力一样也不缺的上海人注入了阳刚,为阴柔浪漫的上海市注入了阳刚,为上海新格局注入了灵魂。
在返回美国的飞机上,我在纸上再次画出上海高架路"申"字形的动线图,竟然是如此等玄妙。"申"字形的动线展铺申城,气贯阴阳,汇道禅于一炉。立体交通动线为人口拥挤、建筑密集的上海构成了新的高低大小、远近离合、主从虚实、动静阴阳的对比,其灵动之纯熟,心智之高迈,气度之雄伟,无不令人目动心惊,拍案叫绝!

 

延安路高架,在竣工前,最后1根柱子打桩机随便怎么打也打不下去。请来了1位老法师,老法师看了之后说:“我知道怎么解决,但是我不能说。说了以后我3天之内会死”。

政府花了那么多钱,就差这1根柱子了怎么可能不完成呢,据说政府给和老法师说,你死后我们会给你家人很多钱(这方面我不清楚)然后老法师同意说了,他说最后1根桩子打在龙背上了,所以打不下去,需要在打桩的地方烧三柱香即能打下。烧完后,桩子的确打下去了,老人3天后死了,现在去打桩的地方看,有1个根龙柱在那里。

以下是一位上海人的帖子被我转载到这里了:

死的那个法师是玉佛寺的真禅法师,他是我一个同学的师傅,圆寂的时候,我同学乱哭了。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政府在建造延安路高架的时候在下面打地基的时候遇到了流沙,很容易塌蹦,水泥灌下去一下子就没有了,然后真禅法师就泄露说应该有条龙,然后就在那个点上的柱子上造了一条很漂亮的龙柱子,因为泄露了天机,真禅法师没有多少天就圆寂了。

还有上海博物馆,就是人民广场上的那个房子,像痰盂似的那个建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真禅法师就画了一个这样的建筑,要照着这样的样子建造,所以就是现在痰盂装了,真禅法师泄露了太多天机所以很早就圆寂了。还有现在在建造的地铁4号线也遇到了流沙,房子都塌了一幢了,差点人民广场也受到影响,害我前段时间都不敢去那里。现在没有真禅法师帮忙了,现在的玉佛寺主持很年轻,听说是个博士,估计还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地铁工程明显搁置。

好象有些人不太相信,当时我的确听说过这件事,所以去网上找了这件事的相关资料转来给大家看下。

上海高架路的秘密:一连数天,专车走高架,一看究竟。在上海出门似乎都要经过高架路,车上高架路,总是会经过上海高架路交流的中心——延安路、成都路。凡经过此地的无一不被高架主柱上装置的精美龙纹所吸引,瞬间必然会一个出现问题:延安路、成都路高架主柱上为什么要独“柱”一秀,围上白钢,纹上龙饰?无论你是坐私家车、公家车、还是计程车,开车的司机会主动告诉你一个关于高架与龙的的故事,出于每个司机之口,版本不同,内容大同小异,充满着神秘和神奇。

九十年代中,上海高架路建设是申城重振雄风,跻身世界一流都市前曲,继内环线建成并通车以后,贯穿市区的成都路高架和延安路高架先后上马,形成贯穿上海市东西南北中的“田”字格局,从而彻底改变市区交通拥挤堵塞,从而完成上海高架最终的上出天、下出地“申”字形的大格局。

工程之初由上海市各级领导重视,上海市民的支持,工程技术队伍的拼搏,使得工程进展神速。沿途街景,一天一个样,半个月找不到旧街里弄。没料到,当工程进行到关键的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的接口时,作为高架路主柱的基础地桩怎么也打不下去。

工程受阻,偏偏受阻在东西南北交汇点上,受阻在上海最高的高架主柱之下!翻阅上海地质资料,上海属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并无过分复杂的地层状况。参与工程的市政设计院、上海城建设计院设计,上海市政和隧道等工程公司立即调集技术力量攻关,一而再,再而三,地桩就是打不下。谁能想到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接口上打不下地桩,竖不成主柱。

工程暂时停顿,奋战在工程第一线的工人们食不甘,寝不安。不知怎的,一种说法在私下里悄悄传开:会不会是风水龙脉方面的问题?要不要请位风水先生或道士法师来看看呢?这种说法出现,立即受到工程技术专家的反弹,这简直是对技术专家的嘲弄!在科学空前发达的今天,人类征服自然的力量可上九天揽月,碰上一个工程难点就求神拜佛,岂不是对封建迷信底头?于是重新抖擞,广邀各路技术精英,汇集到这一接口上啃硬骨头。领导亲自坐镇,人心齐,泰山移!必须要将主柱的地桩打下去,保证整个工期不被延误。

技术精英汇集,高招、绝招过招,各显神通之后,打不进的地桩依然打不进!就是勉强打进一部分,却远远不符合设计的标准和工程的要求。这一下问题变得严重起来了,精兵强将已经一一上场较量,却还是没有找到问题的症结。如果这个接口的主柱浇筑不起来,南北、东西高架路就无法联接,整个工程也不可能的按期竣。于是,先前的求神拜佛的说法又悄悄地传播在工地。纵观上海近代史,从带起上海现代文明的外摊高楼大厦到南京路上的“永安”、“先施”、“新新”、“大新”四大公司,无一不在建造之初留下了风水的传说和故事,且华夏大地的历朝历代,无一不是敬天地而遵循自然生存法则,因地制宜。眼前时间不等人,有招好过无招,何况从玄学方面一试,即使不成也没有什么大的伤害。主管领导思想也终于出现了松动,经过一番暗访,请来了上海某著名寺庙的一位高僧大德。

大和尚来到东西高架路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联接工地细细察看后,闭目合掌,久久不语。众人问可有办法?大和尚沉思良久,然后开口说,已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解决的办法也是有的,但要行一番法事,请动神明灵物让出打桩的之地。大和尚说完,慨然长叹,言明他道破天机,恐怕自身在世来日已无多。许身报德,愿为上海信众造福,也为久居的上海建设尽一份心力。

大和尚默然择定吉日,众人循其嘱咐,一切准备停当。法师焚香祷念,一一行事,事毕叮嘱某时某刻后即可打桩,然后一去不返。工程技术人员虽然一头雾水,却也动心聚念,遵嘱照办。谁知如此这般之后,地桩竟然顺利打了下去,不偏不倚,完全符合设计标准,南北、东西高架严丝合缝。大和尚回到寺庙,不多日无疾而圆寂。大和尚作法的布置,只传数位领导和工程负责人,并再三吩咐秘而不宣,所以外人无从获知详情,唯一能看到的痕迹,就是在接口处地桩上浇筑的巨大圆型支柱周身围上了白钢并装上了龙型纹饰,作为对佑助打桩成功的神明灵物的祈敬。 上海司机所说完故事,又补充说,这个故事在上海流传很久,曾有该工程某技术负责人在报上辟谣说,全无此事,龙型的纹饰纯为市容美观而装置的。但谁也不领会这位工程技术负责人说明,原因若纯粹是为了美化市容,上海高架路有不下成百上千个支柱,无一例外都显露着水泥混凝土的本色,唯有南北和东西高架路相接处下一柱妆以龙纹,并且银底金纹的纹。

我在上海只住了五天,安排不出时间去相关工程公司以及寺庙去求证,若是真去求证,估计也不会获得真相。所以在离开上海的当天,以自身的体验,一求真相。南北、东西高架路与内环高架路相连,成为名副其实的南北东西交通大动脉,形成城市立体交通网络。从上海的地理位置来分析,延安路、成都路被妆上龙纹的主柱并不是上海的中心,也不在传统风水的龙脉之上,但绝对是上海新动线——立体交通网络的中心和最高点。我在龙纹的主柱旁站立了很久,既没有体会到来自地气方面的异常,也找不到足够的理由来排除建造之初打桩受阻和高僧作法,似乎这一切与风水无关。作为上海新动线的中心,聚中为尊,必然蕴藏这着其特别的意义,仰望层层高架,聚巧势而展形,从四面八方所带来的动力、能量,无一不交汇一点之中。突然,我从精光鎏亮的龙纹上看到了玄机,原来是《易经》乾卦中的“飞龙在天”图! 顿时让我想起《象》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蔗物,万国咸宁。”乾的元气是多么伟大!天下万物因它而产生,它统率着大自然。云行雨施,大自然的一切流布成形。太阳运行规律了昼夜和四季,乾卦六爻根据时间形成,阳气按时犹如乘坐着六条巨龙驾御天下万物。乾是大自然有规律变化的表征,确定了万物的类别和寿命,保持这种均衡生息的状态,才有利于占卜。天道循环,万物复苏,天下康宁。而"飞龙在天"恰在乾卦的第五爻,与四层高架相加为九数,九五之尊,当为上海新动线的中流砥柱,成为上海一跃成为国际第一大都市、国际金融中心的守护神。揭开了延安路、成都路被妆上龙纹主柱的玄机,我转身前往浦东国际机场,一路上浮想联翩,充满着对上海一日千里,日新月异变迁的信心百倍,因为"飞龙在天"为精明、天赋、才华、勤奋、机遇、阅历、见识、斗志和创造力一样也不缺的上海人注入了阳刚,为阴柔浪漫的上海市注入了阳刚,为上海新格局注入了灵魂。

在返回美国的飞机上,我在纸上再次画出上海高架路"申"字形的动线图,竟然是如此等玄妙。"申"字形的动线展铺申城,气贯阴阳,汇道禅于一炉。立体交通动线为人口拥挤、建筑密集的上海构成了新的高低大小、远近离合、主从虚实、动静阴阳的对比,其灵动之纯熟,心智之高迈,气度之雄伟,无不令人目动心惊,拍案叫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