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卧龙网 首页 未解之谜 查看内容

口述:北京,地下室-206号房间闹鬼事件!

2017-8-8 00:12| 发布者: redadmin| 查看: 67| 评论: 0|来自: [db:来源]

摘要: 口述:北京,地下室-206号房间闹鬼事件!-口述:首先说一下,这个故事发生在北京市的海淀区,至于具体的地方我就不交代了,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2005年初,公司新招了几个新人,其中唯一一个本科学历的女孩,被 ...

口述:首先说一下,这个故事发生在北京市的海淀区,至于具体的地方我就不交代了,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2005年初,公司新招了几个新人,其中唯一一个本科学历的女孩,被安排到了我们组。当她第一天来办公室报道时,我就觉得这个女孩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有问题,只是觉得她的黑眼圈很重而且脸色不太好,最奇怪的是从她的脸上我能感觉到有种“雾气”。 

其实她人长得还算不错,五官挺清秀的,个头也挺高,当时她身上穿了一件黑色带帽子的棉袄,拉链一直拉到脖子那,穿的跟个棉花包似的,另外,还带着个厚厚的毛线手套。就这样她还表现的好像很冷的样子,我很奇怪,因为办公室温度很高,我为了散热甚至都开窗子。 

让她坐下来后,我看了一下她的资料,女孩姓李,叫“李媛”,竟然是东北老乡,23岁,2003年毕业于南方xx大学,之前在南方的一家公司做了一年的企划。看完这些,随即我又问了几个我们公司业务的问题,看来她对这一块还挺了解的,于是我又详细的跟她讲了一下她应该负责的任务,接下来才侧面了解了一下她的情况,感觉还不错。 

李媛这女孩平时不太爱讲话,但对待工作还是很认真的,来了不到一个月就基本把业务都熟透了,平时还真没出过什么错。唯一的一点就是 她老病怏怏的,有点孤僻,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是结伴到外面吃,而她老是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吃泡面,而且经常下了班也老是借故留在办公室里不愿回家。有几次楼下的保安告诉我说,看见她晚上一个人还在办公室里过夜,当时保安查夜时她说是加班。可我知道她的工作量没那么大,根本不用通宵加班的。我开始以为她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在赌气?又或者是身上没钱了?租不起房子?虽然很多疑问,但因为她刚来公司不久,彼此之间不太熟,加上又是上下级关系,所以有些私人问题没法问。再说了 她在公司里住也没给公司带来什么麻烦,所以我就没太在意,也没多想,只是提醒她晚上别睡太晚。 

这样又过了一阵子,我们组因为当月业绩拿A,我们老总给我们这组人在饭店订了个包间,给我们庆功。就这样,下了班大家就都过去了。我们老总这人“惧内”,每天雷打不动的6点必须回家,死胖子敬了大家一圈后就撤了,然后就是我们这组人山南海北的吹,除了工作什么都谈。 

酒这东西就这样,它可以让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迅速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当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发现李媛一个人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像个小猫一样的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显得很可怜,大伙都有节目,不能冷落了她一个啊。借着一些酒劲,我准备了解一下她的内心世界,因为我总觉她身上的那层“雾气”很诡异。 

“小老乡 过去跟大家聊聊 一个人坐着不闷吗? 

“哦 没事 我看你们聊挺好的”说话间她站了起来,下意识的保持着距离。我示意她坐下然后又接着问道:“你身体没事吧?平时老觉得你好像不太舒服”。 

“嗯 没事 就老是感觉冷 不过都习惯了 呵呵 

“嗯 出门在外可得把自己照顾好了 免得让家里人担心 

接下来半天她也没说话,只是一直低着头。我以为她是困了,我就准备起身跟大家在接着喝,刚站起来就听李媛向我说道:主管 您能帮我个忙吗? 

“帮什么忙?怎么了? 

“嗯 我不想在我那里住了 我想换个房子 可我对这边不太熟, 您能不能帮我找一下? 

“搬家啊 行啊 回头我给你找找 对了 说到房子我一直有个疑问 大堂的保安跟我说你好几次都在公司里留宿,你为什么不回家睡呢?你男朋友呢? 

“额 我没有男朋友,我在公司里住是没办法的,我租的那个地方......不干净 我不敢再住了.。 

“嗯 北京有些城乡结合部环境是不太好,卫生也不行...... 

我说的不是指卫生 是 那个.....东西。 

“什么东西? 

“是个女的 我从来没看清过她的脸 我 觉得是....鬼! 

虽然她说话的声音不大 但看着她的表情不像是撒谎 并且从她的眼神里能看出来她说的应该是真的。 

“鬼?你还见到了? 

“嗯 

“额 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你住什么地方? 

“xxx小区地下室 

“哦 那个小区我知道 是xx大学的家属院,那一片楼的年头可不少了,你怎么会找到那地方去呢? 

“因为那里便宜,每月才150块钱。 

“嗯 听说那里的房租是很便宜 但好像住的人不多啊。 

“是少 整个地下二层就两个人住,一个是我还有一个岁数大的男人,剩下其他的房间都是空的。 

“那你怎么知道有鬼呢?是在你房间里吗?那你怎么不搬到上边一层呢? 

我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去,她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用力的裹了裹棉袄,然后才慢慢的把她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李媛说她是去年秋天搬到这个地下室的。因为她当时刚刚辞了原来的工作,身上并没有多少钱,在报纸上见这里房租真的很便宜,于是就按着地址找到这来。 

值班室里坐着一个肥猪一样的中年妇女,正在织毛衣,听李媛说要租房,中年妇女连眼皮都没抬,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1没有了,-2还有几间,要住的话先登记。 

“我能先看看房间吗?李媛弱弱的问道。 

“嗯 等一下。磨蹭了一会儿,中年妇女终于把她那硕大的屁股从椅子上抬了起来,从墙上摘下来一个大圆盘样的东西,整个圆盘密密麻麻的挂了两圈的钥匙,就这样,李媛跟在她的后面往地下二层走,李媛说她当时的感觉就像是进了古时候的监狱,胖女人手里拎着一大盘钥匙走在前面,每走一步都发出“哗啦 哗啦”的声音。李媛下意识的往两边看了看,虽然没有什么东西但还是有点阴森森的凉意。 

下了两层楼梯后一拐弯就见到一扇厚厚的水泥门,水泥门对着一个长长的通道,通道的两边都是紧闭的房门,看不见一个人影。“白天可能都去上班了吧?”李媛想到。 

通道里的灯光不是很亮,因为棚顶都让一些粗细不等的管道站满了,所以显得很暗。这里的通风不是太好,空气中总是有股淡淡的发霉味道。当走到通道中间时,胖女人停了下来,懒洋洋的说道:就是这间了。只见她在大圆盘上翻了半天,终于找到钥匙打开了房门,李媛抬眼看了看,门上写着-206号。 

当房门打开后立刻就能闻到一股“说骚不骚,说臭不臭的味道”就像是衣服发了霉一样,胖女人马上就打开了屋子里的窗户,这是一个半地下室的地方,有一个窗,虽然看不见光但是可以通风,所以屋里也不是很潮。 

李媛就用眼睛扫了一眼这间屋子,左侧有一张单人床,在靠近窗子的地方有个写字台和一把椅子,再就没有其他的家具了,墙上贴着一些过气明星的海报,除了地上的一些废纸需要打扫以外,房间里还算整洁。 

“这个房间还可以吧?胖女人问道。 

“嗯 还….行 吧。 

“那就上去登个记吧。 

“哦 对了这底下二层有卫生间吗? 

“有 你出了门往里面走到头就是了,卫生间是男女共用的,上厕所自己盯着点,洗簌就在厕所外间,不过没有热水,要热水得到-1开水房打,不过没壶一元钱,地下室不许做饭、不许用“热得快”、电炉子,违反规定就罚款,知道吗? 

“哦 知道了。 

在值班室李媛跟这个胖女人磨了半天,终于达成了每月150一次**半年的租金,拿了钥匙后,李媛就拖着行李下去了。 

进屋关上门她就开始铺床,因为背着个大包还拖着个旅行箱实在是累坏了。弄完床躺下就不愿起来了,因为她当时是头冲里躺着目光正对着门口,这时她才发现门后的挂钩上还挂了个东西? 

李媛过去摘下来一看,这是一件女式的吊带背心,当时她心想可能是上一个房客忘记了拿吧?然后就随手又挂上了,回到床上倒头便睡。 

睡了不知有多久,突然被一个噩梦给惊醒了,睁开眼一看屋子里漆黑漆黑的!她摸索着起来打开了灯,心里感觉很奇怪,自己明明没有关灯啊?这时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半夜1点多了。她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后,心想反正也睡不着了干脆收拾屋子得了。 

扫完了地,她就把衣服从箱子里拿了出来就都挂到门后了。然后就准备把一些小的东西都放到写字台的抽屉里,当她拉开其中的一个抽屉时见里面有很多用过的草稿纸,上面写的好像是论文一样的东西,当时因为嫌占地方,于是她就都拿出来连地上的废纸就都给装到一个垃圾袋里了。 

开始住进来几天没发现怎么样,只是觉得这二层好像是没什么人,再就是那个厕所挺让她害怕的,因为厕所里装的是声控灯而且还不太灵敏,每次到了厕所门口发现里面都是黑咕隆的,而且进去后老是能听到有种怪声音,有时像是在低低的声音说话,有时又像是在低声的哭。 

这个问题她也问过那个胖女人,胖女人只是告诉她那是楼上排水管道的声音。 

当李媛说到这时我不得不插一句嘴,我问道:像这种环境你还敢住?别说是一个女孩,就算是大老爷们我觉得也没几个敢住的,反正我是不行。 

“是 开始我也觉得害怕,但不住这住哪呢?其他的房子租不起,我当时又没有工作,不过当时我没有往这方面想,只是觉得环境幽暗了点,其他的到也没什么,我这个人还比较喜欢安静,不喜欢人多闹哄哄的。 

“那后来呢? 

“后来那个胖女人见我一时也找不到工作,就给我介绍了一份“校对”的活,可以把稿子拿回来做,我那时就每天在屋子里除了吃饭、上厕所以外,我基本不出门。那时每月能赚个7-8百块钱。

“那你碰到那个东西是什么时候? 

“是去年的春节,不过之前也有过几次,就是在半夜的时候听见写字台前的椅子响,抽屉被拉开的声音,当我打开灯时又什么都跟原来一样了,但从打我扔了那件衣服以后那个东西就开始了……. 

春节李媛没有回家,她把这几个月攒的两千块钱寄了回去,打了个电话说是工作忙,没时间所以就不回去了,因为她不想家里人替她操心。 

年三十那天她把屋子收拾了一下,当她拿下门后的衣服时发现当初那件吊带背心还挂在那呢,于是就拿下来连同垃圾一块给扔了。 

晚上在上面看完电视后就回来睡了,因为是过年嘛所以她就没关灯,但睡到后半夜的时候耳边好像听到有“沙 沙”的声音!好像是谁在纸上写字呢!!!等她睁开眼一看眼前的景象让她头发根都竖了起来!!! 

一个女人,长头发的女人穿着她白天刚刚扔掉的那个吊带背心,背对着她,坐在写字台前正写着什么。 

李媛当时差一点就喊了出来,还好她及时用被子堵住了自己的嘴,紧紧的闭着眼睛,心里想着“这是梦 是做梦”,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她睁开眼睛再看时,那个女人已经没了。窗子是开着的,但写字台上的稿纸还在,只是上面什么字也没有,李媛知道那个稿纸不是她的,因为她从来就没买过稿纸。 

李媛这时不敢再看下去了,她下了地穿着拖鞋就跑到值班室去了。当她把屋里有鬼的事情说了以后,胖女人脸上的横肉一颤,但马上又说道:不可能,你看花眼了。 

李媛告诉她确实看到有个女人坐在那里写字,并且窗子是开着的。(当时的窗子是铁框的,而且在里面插上外面根本打不开) 

最后胖女人给出的结论是:屋里进去贼了,要她检查一下是否丢了东西。 

当李媛提出想换个房间时,胖女人告诉她说:-1层还是没有空房间,要换还是换下面的,李媛当时提出不想住了,希望能把剩下两个月的钱退了,人家告诉她,“这是公家的事,已经入账了退是退不了了,要不住可以马上搬走”。一句话就把李媛噎到那了,是啊 不住了往哪搬哪?身上又没钱,大过年的总不能睡大街上啊,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还得住。 

但接下来就是李媛噩梦的开始。 

李媛回到自己屋里以后,就找了根绳子把窗子的把手都绑紧了,然后又把桌上的那些稿纸统统给扔了,又从箱子里翻出一把小小的水果刀,就这样手里攥着小刀才又睡着了。 

早上起来后去卫生间刷牙时,在水池前刚接好了水,就觉得身旁过去一个人,只一闪就进了卫生间,好像她觉得这个人的身形和衣服很眼熟,突然一下想了起来,这不就是出现在我屋里那个女人吗!!!她怎么到这来了?她上厕所怎么没听见里面的门板响?还有就是她在我身边过我怎么没听见脚步声?想到这 李媛脸都没洗就往回走,当她刚迈出卫生间外间的门口时,就感觉后面有人!!! 

李媛没有马上回头看,其实她也不用回头看了,她用眼睛的余光已经看到了身旁的长头发!李媛的心马上就揪到了嗓子眼儿,她怕后面的“东西”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或是在背后抓住她的脖子。李媛现在的处境就好似在路上遇到了野狗一样,跑又不能跑,只能假装平静的慢慢走,但还要随时提防这个东西扑过来。 

终于 走到了房间的门口,李媛颤抖着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然后迅速的进屋 关门 插门没有多余的动作 一气呵成,还好,那个“东西”没有跟进来。 

坐在床上缓了缓神后,李媛就开始收拾行李,她发誓要搬出这个鬼地方,但翻到自己的钱包时她犹豫了,没钱往哪搬?坐在那想了想最后只能放弃。 

中午的时候透过窗子上面的天井还能见到一点点的阳光,此时李媛也饿了,她趴在门里仔细的听,发觉没有异常后,这才试探着将房门打开了一个缝,走廊里除了昏暗的灯光就是死亡一般的安静,当确定没有危险后,她才出来关上门飞快的往楼梯口跑去。 

外面虽然阳光明媚,但此时毕竟是冬天,尤其是北京的冬天,风大,干冷。春节期间差不多的中小饭店都放假了,大酒店到时营业呢,但是她去不起,只能买包方便面就着火腿肠坐在地下室的入口处干啃着。即便是这样她也觉得无比的安全,最起码她此时眼前见到的都是人。 

整个一下午李媛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瞎逛,但幸福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很快又到了晚上,李媛极不情愿的回到了地下室,还好在她住的那一层又新搬进来了一个人,是个40多岁的“秃了顶”中年男人,“秃顶”见到她时还冲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李媛也微笑着点了一下头,虽说这个男人长得那么的猥琐,但 毕竟是活生生的人,这让李媛多少感觉到了些许的安慰,心情也好了不少,还主动跟秃顶男打了招呼:您是刚搬来的吧? 

“呵呵 不是 我住这好几年了,只是平时不太出门,我是写书的,以后有事就到斜对面的这个房间找我。 

李媛这时才感到自己并不孤单,终于有同类了,她有些激动,甚至有扑到这个秃顶男人的怀里的想法。由此看来,很多的女生爱一个男人,或多或少的就是因为这种环境逼出来的安全感。 

回到屋里李媛习惯性的看了看写字台上有没有稿纸,没有,“看来那个东西今天没有进我的屋子,嗯 但愿这一切都过去了” 

躺下看了会书,她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恍惚间觉得 门 开了,一个留着长长头发的人“飘”了进来,李媛此时心里明白 “又是她”!!! 

此时李媛想动、想起来,但身上好似被什么东西按住了一样,连手指都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飘到自己的床前,事到如今李媛反倒没有那么害怕了,她想看清这个女鬼到底想干什么。 

“女鬼”在她的床前站下后就再没有动,就这么面对着她。但是李媛却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见她长长的头发遮在面前。 

这时走廊里突然传出“咣啷”的一声,然后就听见一个男人“诶呦呦”的叫唤声,李媛这才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她转头看了看房间四周,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原来是梦。打开房门一看,原来是那个“秃顶”摔了个狗啃屎,把洗脸盆都摔瘪了。“秃顶”看到李媛还解嘲道:呵呵 地滑 没看清,我没事 没事。 

望着秃顶的背影,李媛刚想喊他,想告诉他厕所里有不干净的东西,但 秃顶一闪就进去了。

李媛告诉我打那以后夜里经常能见到那个女鬼来,每次不是在写字台前写东西就是坐在她的床上,虽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她明显能感觉到自己身体越来越弱,怕冷 ,怕光。她猜想这个女鬼肯定是不想她住在这里。 

李媛讲到这,我才明白了她为什么老是留宿在公司而不愿回家住,我觉得我应该帮她,我告诉她 最近就不要回去住了,就住公司的会议室吧,那里有大沙发,还有暖气,老总那里我会去解释的。 

第二天我就发动我所有的朋友找房子,很快在公司附近找到了一个一居室,至于房租嘛公司先垫付,慢慢扣吧。 

事不宜迟,找到房子的当天,我通知组里的所有人:下了班,谁也不能走,帮李媛搬家,我肯定是要去的,不为别的 我只是想看看这个“女鬼”长得如何。还有就是那个“秃顶男”也很神秘。 

当我们到了地下室的时候,值班室那个胖女人不在,看来是出去了,我们只能等她一会儿了,搬家嘛 总得跟房东说一声的 何况李媛还有押金在这呢,于是几个人就在门口的台阶上闲聊,我们说话的主题就是李媛住的那个闹鬼的房间,这时有个男人路过门口,听见我们说到地下二层的事情就站了下来,听了一会儿插嘴道:你们说的是地下室那对两口子吧? 

“两口子?是两口子吗李媛?你不是说就一个女鬼吗?我转头问道。 

“是啊?我住的那个房间就一个女的,挺长个头发的,吓死人。 

“呵呵 是两口子,女的在我们学校进修研究生,男的是她老公,1999年来的我们这,男的好像是个作家什么的,整天写书。后来听说那个男的在院子里搞了一个女学生,两个人闹了起来,最后男的把女人给勒死了,自己也喝了药了。当时整个地下室让公共安全专家局都给封了,都传里面闹鬼,我们这儿的住户都不往里去,我连看我都不看,这帮丫的,为了挣几个糟钱儿,又他妈给开了,真他妈孙子。 

我们这时互相看了看,我上前问道:叔儿,您说的那个男的是不是个秃顶? 

“嗯 没错,就他,我原来见过他,丫的 这孙子一看就是个“臊炮”。 

听到这 我抬眼看了看李媛,“你那个房子里还有值钱的东西吗?” 

“也没什么值钱的,就是几件衣服,还有几本书。 

“得 咱不要了,撤吧 回头大伙儿给你买几件得了,再折腾下去别再把那个秃顶的给招出来了。 

说完大伙都争先恐后的上车,车到拐弯时 我回头看了一眼,恍惚间觉得地下室门口站了个人!是个秃顶的男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中国卧龙网

GMT+8, 2017-8-23 21:46 , Processed in 0.057890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