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探秘网(卧龙)

中国最有名的败家熊孩子,年仅十二岁,却只用三个月败掉一个五百年帝国 ...

大秦最后一轮明月——败军之将章邯(1)

主笔:江湖闲乐生

秦二世皇帝元年四月(公元前209年),暴风雨的前夜,年仅十二岁的熊孩子秦二世胡亥闲坐宫中与他的老师郎中令赵高聊天,突发感慨道:“人生一世,譬如白驹过隙。吾既已临天下,富有四海。今欲快吾心中所欲,极吾耳目所好,以终吾身,可乎?”

正所谓权力使人堕落,胡亥变质,正是赵高所乐见,于是他立即煽风点火道:“此正贤君应行之事。惟据现在时势观之,恐尚未可。夫沙丘之谋,诸公子及大臣皆疑焉;今陛下初立,此其属意怏怏皆不服,恐为变;臣战战栗栗,唯恐不终,陛下有此后患,欲享安乐,岂非难事?”

二世甚为惶恐,呆了半晌,方说道:“大臣不服,官吏尚强,及诸公子必与我争,为之奈何?”

图:据《史记秦始皇本纪》引《秦记》云“二世生十二年而立”

赵高心中一声狠笑,躬身言道:“欲除此患,须用威猛。陛下可用法加严,令有罪相坐,陆续诛灭大臣及宗室;一切要职,皆改用新人,使贫者富之,贱者贵之。尽除先帝之故臣,更置陛下之所亲信者,如此阴德归陛下,祸害不生,奸谋永息。到得此时,陛下方可高枕无忧,安享贤主之乐矣。”

二世听的如痴如醉,老师就是老师,水平果然高,这办法多好啊,杀光了所有心怀不满的人,朕的皇位不就无可争议了么?赵君你就放手去杀吧,朕全力支持你!

皇帝都发话了,赵高还跟他客气?于是大开杀戒。诸公子大臣,凡有小过,全部下狱,严刑审讯,屈打成招。不久,十二公子被斩首于咸阳街头,十公主被车裂于杜县(今陕西西安市郊),朝内大臣相连坐者不可胜数。秦少府章邯,正是在这种“白色恐怖”之下主动要求去骊山监修皇陵,以避其祸。

至此,除秦二世胡亥外,始皇帝所有子女全被赵高屠杀,凡耿直无私的朝廷重臣也均被拉下马来,只留下一些唯唯诺诺的明哲保身之辈。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政治性冤狱爆发了。政治冤狱,是中国历史集权政治下最大的一颗毒瘤,在这种把极端恐怖的政治迫害下,一切公平与正义都成了空口白话,先秦时代新鲜自由的空气被无情抽去,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奴性从此开始无可奈何的走上历史舞台。

席卷天下的大冤狱从根本上动摇了秦帝国的统治根基,然而,浑浑噩噩的秦二世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反而大兴土木,且规模更胜乃翁,一条一条昏令陆续下达到了帝国的各个角落:

1.骊山先皇陵已经修完,那就接着修朕的陵,需要的人也不是很多,民夫七十万足矣!

2.先皇已经下令停建的阿旁宫也要接着修,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朕要享乐,劳民伤财又如何?

3.朕的禁卫军(秦称中尉军)也太少了,怎么只有几千?这是一个天下至尊的排场吗?不行,再征调五万壮士来,为朕表演射御,豢养犬马禽兽,以娱朕心。啥,养这么多人畜咸阳的粮食与饲料不够用?那还不好办,从各地郡县调拨来不就行了!不过送粮的人得发扬艰苦奋斗一心为公的精神自备干粮以节约国家的开支,朕刚当皇帝,要花钱的地方还多的很呢!

于是乎,帝国租税日重,征役不停,黔首穷困,天下苦之。胡亥与赵高吞没了人世间一切颜色,整个帝国笼罩在一片漫无边际的沉沉夜色之中。此时此刻,李斯劝谏无门,痛心疾首,悔不当初;而章邯则只能躲在骊山的幽暗角落里,默默担忧,偷偷流泪……

人性本恶,所以需要法律来约束,这是法家的基本思想。可惜法家永远无法解决最高统治者的约束问题,于是让事情充满了变数,毕竟国家的治乱,取决于皇帝的个人品质,这太难控制了。秦二世本是个纯洁的好孩子,可惜一旦君临天下,就迅速的腐化与残暴起来,而偏偏在这种时候,身为胡亥人生导师的赵高,又居心叵测,不仅不加规劝,反而在旁推波助澜,巨乱也就无可避免了。

所以我们发现,中国历史上皇权二代经常出现问题,这往往是因为第一代皇帝马上得天下,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既能制约又能保护其接班人的有效方法:要不就是屠尽功臣,让世间再无何事可约束于二代君主,使他人性中的恶得到无抑制的释放,从而成为一个暴君或昏君;要不就是所托非人,让重臣或外戚凌驾于皇权之上,造成国家大乱。秦朝发生的这个问题,后世历朝历代都有,或轻或重而已。

图:到最后也没弄个地宫,最后以庶人仪葬于周杜国属地,即今西安市雁塔区曲江乡曲江池村南

当秦二世立,天下莫不引领而观其政,结果竟是这般,故山东六国的豪杰们怎能不蠢蠢欲动,他们现在等的,就是一个振臂一呼的带头者,至于此人贤否愚否、贵否贱否,都不是很重要。

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秦二世暴政仅三个月后,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七月,当大泽乡的一席暴雨倾盆而下,大秦帝国的掘墓人突然如雨后春笋般从帝国的各个角落冒了出来,绵延不绝,气势惊人。

公元前770年,西陲大夫秦襄公派兵护送周平王东迁,被封为诸侯,又被赐封歧山以西之地,秦国遂正式成为周朝的诸侯国。自此,历经五百多年励精图治、变法图强、开疆拓土、南征北战,秦人终于一统天下、开创了当时世界第一的伟大帝国。然而传到熊孩子胡亥手里,却只用三个月,就败掉了大秦帝国五百多年的基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