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探秘网(卧龙)

​大师的艺术人生与人生艺术,把真爱洒向人类的心灵

大师的艺术人生与人生艺术,把真爱洒向人类的心灵

文/晏建怀

有一年,央视三套《艺术人生》曾在一期节目中邀请了三位蜚声国际的中国音乐家——谭盾、余隆、朗朗,做了一期“音乐三人行”的节目。话题虽然谈的是北京音乐节,但大师们所有畅谈的内容和体会,既是艺术家的艺术人生,更是艺术家的人生艺术,给人深深的启迪,让人至今难以忘怀。

谭盾——睿智、诙谐的大师

谭盾,作曲家,1986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研究生院,同年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随大卫•多夫斯基及周文中学习,并获得音乐艺术博士学位。2001年,凭《卧虎藏龙》电影音乐获第73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用自己的音乐征服了世界,成为当代国际上最令人瞩目的作曲家之一。

谭盾浑身散发着大师的气质,与人交流谦和、坦诚而又不乏幽默,充满睿智和诙谐。节目开始后,主持人朱军提出了一个关于如何吸引“乐盲”爱上音乐的问题。谭盾选用了现场题板上的“时尚”作为回答这一问题的关键词。他说,我讲的“时尚”,既不是指穿衣,也不是指吃饭,而是心灵深处的一种感受。他打了个比喻,说你如果交上一个女朋友,请女朋友吃饭,因为吃饭是个惯常的事情,这个饭局很难安排得有意思;给女朋友买衣服吧,也难做到很特别。但你如果说今晚请女朋友去一个的地方,比如说听朗朗的钢琴音乐会,虽然女朋友不一定听过音乐会,不一定知道钢琴音乐有多美丽,但她是一定知道这是一个十分时尚的享受,所以这个约会一定别具一格,也一定会讨女朋友的欢心。谭盾说,人人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人人都具有美的品质,对真正好的东西的追求都是一样的,既然对美丽的感受有先有后,那么我们这些先前就进入音乐殿堂的音乐家,有责任把我们的喜悦与大家分享。他说作为音乐家的最大理想,就是以自己的音乐与大众去分享。与大众分享最好的办法就是告诉他们,这是一种非常“时尚”、非常健康的生活。

关于什么是“乐盲”,谭盾还打了一个精彩的比喻,他说美国人——哪怕是“乐盲”——都特别喜欢马友友,一说起马友友,都会竖起大拇指说:“哦,友友,真棒!”就象中国人说起朗朗一样。他说美国“乐盲”去听音乐会,常常会出现这种情况,一大群人到了音乐会场,人群中有人问听谁的音乐会?回答说马友友。问马友友是干什么的?回答说是拉大提琴的。这时,所有的“乐盲”会突然异口同声地问,大提琴是什么东西……谭盾美国式的风趣、诙谐,让现场的观众捧腹大笑。

谭盾把激情当成音乐的第一魅力。他说北京音乐节的音乐家都是从全世界的四面八方来的,为了音乐,大家告别故乡,告别手中的工作,告别家庭和亲人来到北京。是激情支撑着大家的音乐理想,是激情支撑着大家不远千里,投入到音乐的圣典之中,。

朱军还让他们用亲情、友情、金钱、名誉、地位等诸多词语排序,谭盾毫不犹豫地把“友情”作为了首选。他说了一个故事,有一年他在维也纳举办作品音乐会,观众特别热情,掌声一浪接着一浪。音乐会在火爆、热烈的气氛中结束,所有的人都走光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后台。在维也纳举目无亲的他,感到特别孤独,并且那些还在耳边回荡的掌声也不能抵挡这份异乡孤独,这时,他觉得最需要的是友情的温暖,哪怕是电话里传来的一声叮嘱、一声问候,也能给他无穷的力量。他说,如果生命中没有友情,其他的东西都毫无意义。

是啊,当生命中没有人与你分享快乐、没有人与你分担忧愁时,金钱再多也只能换来一堆冷漠的物质,地位再高也只是一个孤家寡人。

余隆——艺术家的保姆

余隆,指挥家,先后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及德国柏林高等艺术大学,受教于中国音乐教育家黄晓同和德国歌剧指挥家鲁宾斯坦等名师。曾应邀在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担任客席指挥。1998年,他发起创办了北京国际音乐节。2000年,他创建了中国爱乐乐团。

谭盾常用“艺术家的保姆”称呼余隆,这种亲昵而又直白的称呼中至少含有几层意思,一是余隆善于做艺术的组织协调工作;二是艺术家都十分信任余隆,希望在他的组织下开展活动;三是在余隆的组织下,某些艺术活动在全世界引起过轰动。

事实的确如此。余隆不仅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家,更是一个组织天才,他能用自己的魅力和天才的组织能力,把全世界许多著名的艺术家,集聚在自己倡导或组织的艺术活动中,比如说许多世界一流的乐团都齐聚北京音乐节,比如说作为签约世界顶级乐团、长期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的朗朗,不惜牺牲一个月时间投入到北京音乐节,并在音乐节上弹奏十个协奏曲,这些都是非常难得甚至不容易办到的事情。这就是余隆的魅力所在。

朱军在访谈中要求三位嘉宾说出一件符合各自性格的乐器时,余隆还没回答,谭盾便脱口而出说余隆是“鼓”。他说,余隆无论忙什么的时候,都在一边做事,一边回答着在身边或不在身边的艺术家的问题,艺术家的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都由他安排,大家的大事小事都找他,使他象一个鼓一样,时时刻刻被人敲打,而他也能把这些大事小事安排得妥妥当当,并且乐此不疲。

当朱军问到拼搏中失去最多的是什么时,余隆说:时间。他说,为了把所有的活动都办成功,他牺牲了许多与家人团聚、与孩子享受天伦之乐的时间,说到这里,他一脸的愧疚。其实,余隆深爱着他的家和家人,朱军问他一生中最珍贵的财产是什么,余隆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女儿。

朗朗——我想拥有家的感觉

郎朗,钢琴家,3岁开始学习钢琴,14岁出国,师从众多国际著名钢琴大师。他是受聘于世界顶级的柏林爱乐乐团和美国五大交响乐团的第一位中国钢琴家。2003年,他被美国著名的青少年杂志《人物》评选为“20位将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之一,且是其中唯一的艺术家。

在用亲情、友情、金钱、名誉、地位等排序时,三位大师中只有朗朗把亲情排在了第一。朗朗的父母在孩子的艺术道路上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做出了寻常父母难以做到的牺牲,但这种努力和牺牲终于获得了回报,这回报不仅因为朗朗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还因为在培养孩子艺术素养的同时,也在与孩子的共同努力共同奋斗中增进了父子情、母子情,培养了朗朗善良纯朴的品质,而这一点其实是更重要的。

每次上台演出之前,朗朗的父亲都会在朗朗的背上轻轻地拍一下,别看这轻轻的一拍,但在朗朗的心头却是近似感应的一振,总能荡起激情和信心,让他无论在面对多么庄严、高雅的艺术氛围,都能精神抖擞地走上舞台,举重若轻,潇洒应对,把艺术技巧和作品感情表达得淋漓尽致。这轻轻一拍,成了朗朗演出的必然前奏,哪怕父亲无法陪同的演出,他都会在上台前拍自己一下,对着镜子说:“爸,我会弹好的。”在《艺术人生》的演播现场说到这点时,朗朗的眼里测出了晶莹的泪花。

作为长期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的钢琴家,朗朗最希望得到的是家的温暖、家的感觉,无论在哪,他每天都要与家人通话,没事也要和父亲、母亲叨上几句,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不会孤独,他的心才会平静。小事都做不好的人,肯定成不了大事。一个人如果不爱家庭不爱亲人,那么他很难做到爱观众爱他人,更难做到把天赖之音送到大众的心灵,与大家分享艺术的感悟。

大凡大师,就是那种善于把自己的艺术感悟和真爱洒向他人洒向人类心灵的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