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探秘网(卧龙)

清王朝本有个报复日本人的绝佳机会,可惜被李鸿章给忽略了 ...

1886年7月,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亲自带队,刘步蟾、林泰曾、萨镇冰、方伯谦等带领军舰,前往日本——当时清朝国内的船厂大坞还没有彻底完善,北洋水师的军舰要想定期检修,只有香港和日本两个地方可以去。

李鸿章存心让北洋水师的主力舰队开往日本,好震慑他们一番。因为此前日本趁清朝没有大型军舰在朝鲜几次逼迫清朝让步,让清朝上下觉得蒙羞,尤其是李鸿章,他代表清朝政府与日本签订不平等的《天津条约》,蒙羞之感更为明显。现在清朝花钱买了大军舰,必须要开到日本去吓唬吓唬他们,警告警告他们。

8月1日中午时分,北洋水师4艘悬挂着黄地青龙赤珠海军旗的军舰,鸣着汽笛,在灿烂的阳光下鱼贯驶入日本长崎港。它们是“镇远”号铁甲舰、“定远”号铁甲舰,“济远”号防护巡洋舰和练习舰“威远”号炮艇。

港内风平浪静,各种轮船、木船不往如梭。军船驶过时,大大小小的日本船上的人都抬头惊讶地注视着这几艘清军军舰。不远处码头,海滩和海边浅浅的山峦上,也站满了一群群日本人,正在对进港的清军军舰指指点点。他们处心积虑地要侵略清朝,没想到清朝居然买了这样巨大的张俭,惊讶、羡慕、嫉妒、恨等各种复杂心态一起涌上了心头。

在北洋水师主力舰队在长崎指定锚地下钉第二天,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天,“定远”号铁甲舰上的几名水兵登岸观光,刚离开码头就和几名挎刀的日本警察迎面相遇。日本警察挑衅清军水兵,清军水兵恶语回敬。一场双方都听不懂的对骂后,结果武力冲突爆发,1名清军水兵轻伤,1名日本警察重伤。清军水兵作为外国来访者,在日本遭到了“如此礼遇”,且不说日本警察的素质如何,当时整个日本民间对清朝的嫉恨就可见一斑——他们多次侵略清朝,反而异常嫉恨清朝人,这是典型的强盗逻辑!

经劝解,此次争吵很快平息了——双方握手言和,相互不追究责任。这种处理对作为东道主的日本人够给面子了,但日本人从内心藐视中国人,认定他们受了欺负。于是,长崎的警察署怀恨在心,一心想寻机报复。

丁汝昌并没引起警惕,以为这件事解决了。当然,其他官兵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是日本人带有民族主义情绪在内的挑衅。第三天,丁汝昌按惯例宣布放假一天。各舰除管带和值班人员外,都分批上岸,结队观光游玩。

当上岸的水兵步入长崎城时,被大批日本警察堵住去路。日本警察先是无理寻衅,继而大打出手,直至拔刀伤人。手无寸铁铁的清军水兵遭到了日本全副武装的警察的围攻。清军水兵不甘受辱,挥拳还击。

当时,清军水军有相当部分人练习过武功,与日本警察短兵相接,虽然人数处于劣势,又不占地利,但并不一定会输得太惨。于是,双方在狭窄的街巷里扭打成一团。很快,挑事的日本警察处于下风了。

日本居民见此情景,纷纷拿起武器帮助日本警察。男人拿出菜刀、棍棒追杀清军水兵;女人烧滚开水,从临街楼上的窗口向清军水兵头浇去。就这样,北洋水师官兵与长崎警察之间的斗殴变成了北洋水师官兵与所有长崎人的战斗。

在这场大规模殴斗中,清军水兵5人当场致死,6人重伤,30多人轻伤,另有5人下落不明。北洋水师的水兵们这次访问日本,却遭到日本警察和居民的疯狂围攻,死伤累累,如此重大事态,清朝官员如此处理是个难题,但影响着日本人对中国人的看法。

事件发生后,日本海军舰队害怕北洋水师动武,纷纷脱下炮衣,把炮口指向北洋水师军舰。长崎城的日本人也把各种大炮小炮拖到岸边,犹如一群螳螂对着战车挥舞着大刀,既可笑又可怜。虽然双方大有剑拔弩张之势,但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却极为镇静,没有因为日本人无理杀死北洋水师官兵而下令炮击日本。

在了解了事件过后,丁汝昌召集各舰管带商议解决办法。时任北洋水师总教习的英国人琅威理极力主张向日本宣战。他出了个“超级实用”的建议——将北洋水师的4艘军舰起锚开出港口,开到日本那些小炮船的射击范围外,然后以优势重炮轰击长崎,逼着日本人道歉赔钱。

然而,丁汝昌认为,两国并未开战,不能让“这点纠纷”破坏两国尚存在的“友好关系”。事实上,他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他做不了主,是因为他害怕惹事导致他丢了官。最后,丁汝昌决定,通过法律程序解决这一事件,避免军事冲突。这正中日本人下怀!因为日本这时远远不是北洋水师的对手,且在日本国土上作战,损失大的毫无疑问是日本。

事件发生后,日本人在心惊胆战的摸着清朝政府的心思,害怕清军借此机会开战。日本内阁总理伊藤博文照会清朝驻日公使徐承祖,否认日本人“存杀人之心”,并推说事情起因是因北洋水师的水兵挑衅引起。伊藤博文显然在推脱,显然在试探清朝的态度。

但令人不可思议的事件发生了。在国内的李鸿章,竟然对日本从民间到官方嫉恨北洋水师的现实毫不知情,竟然忘记了此前日本人多次趁火打劫侵略的事,竟然“以和为贵”主动放弃教训日本人的最佳机会,迅速电令北洋水师的4艘军舰撤出日本,并请与清朝并没任何利害关系的英国律师与日本方面进行“交涉”。清朝的权益能不能得到保证,一眼就知道了。一个“报复日本人”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样被“对外屈服、和谈成为习惯的李鸿章”给断送了。

丁汝昌率领着北洋水师的4艘军舰,带着“受伤的北洋水师官兵”,遵照“李鸿章的命令”,撤出了日本。一个月后,一份关于北洋水师出访日本情况的报告送到了直隶总督衙门。

令人意外的是,李鸿章看到那份报告后,没有丝毫不满,却有些洋洋得意。他感兴趣的不是北洋水师的水兵与日本警察斗殴,也不是斗殴事件处理的结果,而是丁汝昌关于两国海军实力的对比分析和对日本海军的印象。李鸿章深信:日本几乎被下破了胆,大清海军是亚洲第一了,日本已经不足为惧了!

事实上,日本人从心底里藐视中国人,不仅敢于挑衅北洋水师,没有被北洋水师吓住,还发现了北洋水师的弱点,认为北洋水师可以被轻易击败,并疯狂地为击败北洋水师做准备。

李鸿章本想派北洋水师去日本炫耀一番,威慑一下日本人,没想到北洋水师的官兵被日本人痛打后,清朝统治者因软弱,主动示好,以“友好的态度”将那件严重的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次事件的解决让日本人感到庆幸,也让他们更加藐视中国人,坚定了侵略中国大陆的决心。

《夜狼文史工作室》特约撰稿人:水木森/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