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探秘网(卧龙)

钢盔设计不合理竟致日军诺门坎之战伤亡惨重

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草原新巴尔虎左旗东南部,有一个叫诺门罕布尔德的地区,这便是60多年前震惊世界的满蒙边境战争、日本陆军史上最大的败仗————诺门罕战争的遗址。

车窗外的诺门罕布尔德草地,地势广阔,丘陵不多,没有什么依托,人烟稀少,是块便于大部队展开作战的地方。在这里开车,司机绝对不用担心撞上人畜。记者在沙砾路上以100公里的时速放车行驶,一座座沙丘和一丛丛沙漠植物不时从车窗旁掠过。一番颠簸后,记者来到了中蒙边境的哈拉哈河。据介绍,诺门罕战争就是从这里拉开序幕的。

哈拉哈河的大部分在蒙古国境内,只是部分穿过新巴尔虎左旗流向贝尔湖。河不宽,水流舒缓,清澈见底,岸边生长着芦苇和一丛丛河柳。旗里的向导指着河两岸的开阔地带介绍说,当年这里两岸都是战场。于是,记者一边游览,一边寻觅着当年的战火硝烟。

1939年5月4日,蒙古军第24国境警备队由西岸涉冰到哈拉哈河以东地区放牧,伪满兴安北警备军骑兵哨所的士兵立即开枪阻截,并乘马追赶,将蒙军连人带马赶回西岸。于是,双方不断在这一地区展开争夺战,战争不断升级。

实际上,日本关东军早就想在这一带进攻蒙古人民共和国,占领其东部哈拉哈河地区,作为下一步入侵苏联远东地区的跳板,进而实现蓄谋已久的北进计划,妄图联合德国从东西两线夹击苏联。

日本关东军接到伪满兴安北警备军的报告后,认为战机已经来到,立即派出第23师团骑兵联队向哈拉哈河以东的蒙军高地攻击。蒙军居于劣势,主动撤向河西。苏联政府依据《苏蒙互助协定》,也开始向出事地区集结兵力,储运军需。随后,苏军统帅部任命朱可夫为前线指挥官,日本关东军则先后任命山松原中将和荻州立兵中将任诺门罕战事司令官。

双方不断向诺门罕地区增兵,并发动了多次大规模空战和地面攻势,日军还向苏蒙军进行了细菌战。据当地一些经历过这场战争的老人讲,日军当年在甘珠尔庙、阿木古郎、将军庙一带集结大量军队、坦克和飞机,修建了野战机场,并在诺门罕地区上空与苏军飞机大战过3天,有几十架飞机被打掉坠落草原上。

这场战争最后以苏军的胜利而宣告结束,整个战争历时135天,双方投入战场兵员20余万人,大炮500余门,飞机900余架,坦克装甲车上千辆,死伤6万余人。无论空战或坦克战,在当时的世界军事史上都是空前的,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一次大规模立体战争。日本史学家称,诺门罕之战是日本陆军史上最大的一次败仗。骄横不可一世的日本关东军在这片不足600平方公里的沙丘地带损耗了5.4万兵员和大量重武器。这是自日俄战争以来,日军第一次遭受到如此惨重的失败。

值得一提的是,在诺门罕战争中,为牵制日军向诺门罕调兵,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总指挥李兆麟将军及支队长王明贵率部出击嫩海平原,牵制大量日军。战后苏联政府曾授给李兆麟一枚红旗勋章,表彰第三路军在诺门罕战争中所起的牵制日军的作用。

诺门罕战争已过去60多年了,尽管昔日战场上的硝烟已经散去,但战争的遗址和遗迹犹存。行进在诺门罕战场上,记者仍然可以看到当年日军构筑的阵地以及焚尸坑遗迹。据随行的向导介绍,现在,有的当地人和游客还能在这里的草原上拣到日军的钢盔、战刀等遗物。诺门罕战争遗址和遗迹再一次证明,日本侵略者在二战中所犯下的侵略罪行罄竹难书,一些别有用心的日本人想抹杀这段历史也是办不到的。

目前,诺门罕战场遗址已辟为旅游区,在诺门罕布尔德苏木还建有战争遗物陈列馆,供人参观。每年夏天都有不少游客来这个旧战场凭吊,有不少日本人专来祭奠亡灵。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