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探秘网(卧龙)

永善发现新石器时代古遗址-挖出3000年前陶器

正在挖掘中的大毛滩新石器时代遗址

5月14日中午,雨过天晴,永善县团结乡大毛滩村顺河一社的几名村民扛起锄头向河边走去,文物专家早在地里等着他们。

4月11日,省市考古专家齐聚大毛滩村,发掘抢救地下文物。发掘点位于向家坝电站库区淹没区,此前,这里已被确定为新石器晚期古遗址。

发现

地里捡到一个“雷楔子”

时光回溯到1982年,依河而居的永善县团结乡大毛滩村的村民们正在田间劳作,走过田间地头的一名村民被一块光滑的石头所吸引——20多公分长,光滑锋利,似乎特意打磨过。“是‘雷楔子’!我捡到了‘雷楔子’!”

村民认为“雷楔子”是天上雷公打雷使用的。这引起了文物工作者的关注,他们认为这是具有考古研究价值的石器。然而,孤立的一块石头当时并没引起重视。上世纪90年代,在团结河边,当地村民再次发现一个“雷楔子”,考古专家陆续赶往大毛滩村。

据永善县文化馆馆长颜宗杰介绍,2006年4月,随着溪洛渡、向家坝电站建设开工,发掘工作才被提上日程。考古专家先后在大毛滩村两个地方发现若干陶片,当时的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领队杨帆最终确定,这是两处新石器时代遗址。

现场

掘地三尺挖出6个网坠

今年4月11日,省市考古发掘工作队进驻大毛滩村。烈日下,风雨中,考古专家全天守在田间地头。

考古专家请来当地村民进行发掘。平时随手捡到扔到河里的东西,今天小心翼翼翻寻。世代居住在此的61岁老人汤庭翠说:“6年前我在地里捡到一个铜器和一些钱币,当时村民都说这么古老的东西拿回家不吉利,很快就扔到了河里,现在才知道地里竟然藏着宝!”

十公分,二十公分,昨天下午,顺着层层泥土刨下去,村民也似乎看懂了这里的泥土和庄稼地里的泥土不一样,红色、灰色、黑色,层次分明的泥土让村民们惊奇不已。

刮开层层泥土,一条圆形轨迹吸引了考古专家的目光,就在旁边,几块陀螺形的陶片引来村民惊呼:“是网坠,今天竟然一次性挖出6个!”据永善县文化馆馆长颜宗杰介绍,将近5000多平米的发掘面积,发掘队掘下数米深共12层。让专家学者惊奇的是,每层发掘出的物品都不一样:第一层,发掘出1985年两分硬币,第二层掘出民国时期的钱币,第三层发现明清时的钱币,而第十层正是此次要发掘的物品——众多石器和陶器。

收获

上百件文物重见天日

“已经发掘出上百件文物,我们一直小心保护!”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大毛滩新石器古遗址考古发掘队领队康利宏介绍说,受省移民局的委托,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市县文化部门组成发掘队,对大毛滩两处新石器时代遗址进行抢救性保护发掘。

两发掘点先后出土了磨制石器、陶片、铜片、矿渣以及网坠(渔猎用)、纺轮、动物骨骼等文物和灰坑一些生活遗迹。

从坑内的圆形房屋基槽来看,可以发现当时聚居的人群用木头建起了可以避暑的简陋房屋,而众多网坠则还原出当时聚居在金沙江支流边的人群依靠下江捕鱼和上山狩猎为生。

价值

填补考古空白

发掘队领队康利宏表示,这两处古遗址年代为新石器晚期向青铜器时代过渡的铜石两用时代。当时定居此地的人们使用磨制石器,会制陶,会渔猎,会养殖。铜片、铜粒、矿渣的发现说明当时先民已初步掌握了铜的冶炼技术。此次发现,对研究金沙江中下流域考古文化具有重要价值,将填补考古学空白。

永善县文化馆馆长颜宗杰说,大毛滩文化有助于解读金沙江流域早期人类文明。

发掘工作预计在10多天后结束。在完成田野考古后,考古专家将进行室内研究,整理发掘报告,对相关文物进行保护。此外,将在淹没区以外划定保护范围,或建立相应的博物馆,以保护好金沙江流域人类文化遗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