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探秘网(卧龙)

人体未知六大迷团

  据国外媒体报道,人类登上了世界最高峰,探索了最深的海洋,甚至在月球上打过高尔夫球,但有一个领域至今仍有许多未解之谜,它就是我们自己的身体。虽然你认为很多日常现象早就应该可以解释了,但实际上,你把这些问题抛给科学家,他们也只能向你耸耸肩,摊摊手,摇摇头。

  1.打呵欠

  打呵欠这种行为一直困扰着科学家有两个原因。一是打呵欠似乎没有任何作用。但打呵欠的时候,如果你想抑制它,你的身体会不由自主地抽搐,面部会因痛苦而扭曲,你感觉血液似乎要从鼻孔里涌出。

  但是,同样困扰科学家的还有呵欠的传染性。看到别人打呵欠你会跟着打呵欠。一只黑猩猩打呵欠,其他黑猩猩也会打呵欠。你打呵欠的时候,狗也会跟着打呵欠。更奇怪的是你甚至会因为看到“呵欠”这个词而打呵欠。这是为什么?

  科学猜想:你的小学教科书上可能告诉你血液中氧气含量较低会引发呵欠,呵欠提供快速的氧气流。这是回溯至古希腊的流行理论。尽管如此,过去人们一直不知道这到底在说什么。事实上人们发现,打呵欠可能会降低氧气吸入。有意义的是只要你勤奋锻炼,你就不再没完没了地打呵欠。你不会看到运动员在疾跑当中哈欠连天。有些说法甚至更不可思议,例如,打哈欠是身体控制大脑温度的方法。

  这一说法的证据来自一系列实验,在实验中,研究人员发现头上放有冰袋的人打哈欠较少。除非一些其他原因,头上放有冰袋坐在陌生实验室里的人们还哪有心情打哈欠……。至于打哈欠为什么会传染,有科学家指出,它是人类的原始本能,表示团体打哈欠可能有助于调整睡眠模式。虽然这是一种理论,但它仍不能解释为什么人们在独处时也会打哈欠。

  2.青春期

  青少年们,你们是否烦躁不安?你们经历的这些令人难堪的时期在动物王国中并不常见。也就是说只有人类会有青春期,大自然决定折磨的只是人类,她让青春期的我们脸上油乎乎的,爆满青春痘,并且排斥异性。让青少年们把自己关在地下室猛擦祛痘膏。那么青春期的进化有什么意义?

  甚至对于青春期的准确进化时间科学家都未达成一致意见。有的科学家相信早在100万年前的直立人就有青春期了,有的科学家认为青春期的发展则晚得多。

  一些科学家表示,人类经历5年青春期的目的是迫使少年们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中学习吸引潜在配偶的优选品质,如幽默感、艺术才能和会话技能。说实话,这种理论听起来有点像科学家在傻猜。

  从进化的观点分析青春期很难。我们真的相信没有经历过这些尴尬时期的人都会被排斥在人群之外吗?进入中学后,虽然一些笨拙的孩子在设法完善我们迷人的成年个性,但也有一些淘气包却忙于体验性快感。几千年后,进化不会让我们在13岁时就成为肖恩?康纳利吧?

  3.安慰效果

  有些安慰剂起作用的原因显而易见。一个人说他感觉恶心,你送给他一粒糖丸,告诉他它能治疗恶心。于是,他就不再担心自己的胃,胃也就平静下来了。男人们也普遍相信些草药类保健品可提高他们的性能力。它的作用原理不难想象。但是,安慰剂的效果远非如此。从疣到心脏病再到哮喘,科学家发现安慰剂对很多疾病有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学界一直在争论安慰效果是否真的存在。有人认为,因为安慰效果而痊愈的大多数情况,可以通过身体的自我恢复能力进行解释。因为有的患者虽然不曾看过医生,病情也会得到好转。一些研究显示,在高达50%到60%的病例中,安慰剂和真正的医学技术一样有效。

  还有人甚至假设安慰剂效果可能只是我们无意识地忽视或抑制了一些症状,我们这样做其实是为了取悦医生。这是否意味着患者依旧患病,但厌烦每周坐在候诊室等1小时,终于忍不住说:“算了吧。”于是告诉医生你没事了,让他给你签条回去工作。所有这些解释都不全面,包括近年来怪异现象越来越神秘的事实。我们只得再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4.做梦

  虽然人类痴迷于分析和解释梦境,例如,“我梦到骑着一只会飞的犰狳,与此同时在给加里?布希搓背。”实际上,我们对形成梦的原因和梦有什么用处知之甚少。

  弗洛伊德理论认为,梦表达我们无意识的欲望,但今天没有多少心理学家还在追随弗洛伊德。如果弗洛伊德正确的话,那很多人就会有病态的恋物情结,这种情结会迫使他们用自己的内衣做流行试验。有人认为,做梦是我们大脑通过使用“任意的思维改变”表达新思想的一种方式。另一种理论声称做梦是我们大脑自我整理、处理没用的“垃圾思想”。要接受这种观点,你必须承认人们通常梦到的性感美女和成为蝙蝠侠是垃圾,但是,我们相信你会认为这根本无法接受。

  当然,考虑到动物也会做梦,这两种理论似乎非常高尚。可能最怪诞的是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影响我们梦境的主要是外界环境,而不是内在心理,也不是我们的头脑。噪音和香味可能会影响我们梦的内容。

  5.脸红

  达尔文认为脸红是最奇怪的人类表情,他曾绞尽脑汁想要解释为什么人类会进化出这种可以透露我们在撒谎或感到脆弱的表情。一个世纪过去了,今天的我们对脸红的理解仍不比达尔文知道的更多。

  一种说法是,脸红为一种抚慰和服从于社会统治成员的方式。但是,不管统治者与否,每个人都会脸红,它不会产生太多感觉,整个过程是不自觉的。还有人的观点恰好相反,他们认为脸红不是服从的标志,而是生气。当我们正在自我陶醉的时候有人公开揭露我们或者为难我们,脸红是我们不自觉地告诉他们“你去死吧”。

  我们能看到为什么有人喜欢这种理论,既然它能让脸红和在社会交往中唯诺是从的人听起来有点“坏蛋”的邪恶之感。一些科学家指出,女人比男人更容易脸红,他们认为脸红特殊进化已经演变为妇女用来证明她们的诚实和柔顺。

  6. ***

  关于体毛的分布情况,看看动物园的黑猩猩,再看看我们自己,任何人都能证明我们人类和自己猿类亲戚之间的不同。大部分灵长类动物浑身是毛,但生殖器周围的体毛要稀少的多,颜色也更淡,而人类恰好相反,除了几处“丛林”,身上几乎没有毛发。

  传统说法是 *** 可用来为生殖器保暖和阻止脏东西进入,这种说法对女人来说意义重大,对男人来说则没什么好处。一种更为现代的理论是 *** 是为了俘获充满信息素的汗液。有人认为它是一种吸引异性的性装饰,例如孔雀开屏幕展示自己的尾巴一样。也有人相信有较少的 *** 是一种进化的优势。

  上一篇:中国首艘万吨巨轮沉没之谜

  下一篇:英国军情五处被曝用威胁手段招募穆斯林间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