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探秘网(卧龙)

印尼爪哇岛火山狂喷泥浆持续2年

 

 

2007年3月10日,在印尼东爪哇诗都阿佐地区的波龙,泥火山喷出的泥浆覆盖了大片土地。(资料图片)
新华网5月27日报道 印尼爪哇岛东部波龙镇一座火山,两年前突然开始狂喷泥浆,至今没有停歇,十几个村庄已成为一片泽国,损失超过37亿美元。
这场灾难的原因,一直是个谜。有人说是因为天然气公司的违规操作,也有人说这纯粹是自然的力量。
科学家预测,如果不能有效控制泥浆喷射,可能造成当地地层下陷,最终成为地球上一个巨大伤口。   
损失:超过37亿美元
2006年6月2日清晨,艾哈迈德·穆达吉尔正在家门前修理摩托车。8时刚过,他感到地下有隆隆的轰鸣声。他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印尼处于地震多发地带,这种轰鸣时常发生。但很快,他就发觉情况异常。
“那是一声爆炸,”穆达吉尔回忆道,“泥浆开始喷射,足有5米高。”转瞬间,整个村子乱成一团,每个人都在逃命。穆达吉尔带着老母和两个兄弟逃离自己的家,没有收拾东西。他以为不久就可以回来。
可是,两年过去了,穆达吉尔所在的村庄,以及波龙镇大部分地区,已被泥湖吞噬,不复存在。泥浆至今仍以每天约15万立方米的量喷射,足以填满50个标准游泳池。
两年来,火山总共喷射了大约1亿立方米泥浆,淹没了12个村庄,造成1.6万村民流离失所,数十人死亡。
当地人把这座喷射泥浆的火山叫作“卢西”。喷射中心是一个深30米的“大洞”,带着硫磺味的白烟从那里滚滚而出,遮天蔽日。
在通往火山口的狭窄通道上,几十辆卡车排成一列,等候运输喷出的泥浆。它们已运输了250万立方米的泥土,并用这些泥土在周边地区修建了长达13公里的堤坝。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卢西火山已给印尼造成37亿美元损失。情况可能会更糟。由于泥浆不断喷出,火山口周围地面正逐渐下沉。最终,波龙可能成为地球上一个巨大的伤口。
原因:98%是人为事故
造成这次灾害的原因,至今众说纷纭。村民们认为,罪魁祸首是在当地从事天然气开发的拉宾多钻井公司。
一些独立地质学家,如英国达勒姆大学泥火山研究专家理查德·戴维斯,也认为有可能是拉宾多公司的开采工作破坏了地下结构,导致泥浆喷射。戴维斯去年来到波龙,仔细研究了喷射口,得出结论:“我有98%的把握认为,这次灾难源于钻井。”
2006年5月27日,拉宾多公司将一号钻井台设在穆达吉尔所在的村庄附近,目标是地表以下3000米的石灰层。这是一次探测性钻井,没有人清楚波龙的地下结构。
当钻到2800米深时,钻井人员发现井中压力下降。这种情况通常意味着地层的自然断裂导致钻探泥浆泄漏。工程人员向井内泵入钻探泥浆封住断裂处,以此来恢复压力,然后取出钻井机。
戴维斯认为,就是在28日清晨取钻井机时出了问题:来自周围岩层的高压水和高压气源源不断涌入井内。为了防止发生爆炸,工程人员关闭了地表出口,有效控制了井内压力。然而,一切已太晚。数千米以下蓄水层里的水在高压下,携带着泥岩里的杂物冲向地表。由于井口被封,它只好寻找别的出路,于是便在距离井位150米处喷出地表,形成泥浆喷射。
拉宾多公司说,它的钻井计划得到政府批准,整个过程遵守有关规定。公司副总裁育尼瓦提·特亚纳提供了另一种灾难原因解释。事件发生前两天,卢西以西300公里处的日惹市发生里氏6.3级地震。拉宾多公司认为,是这场地震导致地层断裂,泥浆喷射。
挪威奥斯陆大学地质学家阿德里亚诺·马齐尼赞同这一解释。他研究了拉宾多公司提供的数据后,认为“有强有力的证据显示,这是一场自然灾害”。
但戴维斯认为,如果是由于地震引发了泥浆喷射,发生时间应该更早些。同时,他引用研究成果证明波龙距离震中太远,不足以受地震影响。
救灾:这是一场战争
既然没有人能说清楚泥浆喷射的确切原因,那些试图止住灾难的措施也就难以有效,两口缓压井都效果不佳。
去年初,印尼万隆技术学院的科学家提出一个新颖的方案:向“大洞”里灌入成千上万用链子拴在一起的水泥球,以此慢慢释放洞内压力。这个方法暂时缓解了泥浆喷射,但去年3月就被叫停,因为另一支政府工作队接管了这里的管理工作。
最近,日本一支工作队建议,修建一座高40米的大坝来挡住喷出的泥浆。熟悉卢西地形的科学家否定了这一方案,因为这里的地层一直在下沉,建造一座大型水泥大坝可能导致地层断裂。
这样看来,卢西的泥浆喷射有可能短期内无法停止。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地质学家马克·廷盖说,1979年,壳牌石油公司在文莱发生过一次类似的井喷事件,挖了20口缓压井,花了20年时间,才止住泥浆喷射。戴维斯预测,如果任由卢西自生自灭,可能几十年后泥浆才会停止喷射。
卢西工作队负责人哈迪·普拉斯特尤说,他现在的主要任务不是止住泥浆喷射,而是将泥浆拦起来。目前的措施是将淤泥引入附近的波龙河,最终流入大海。可问题是,淤泥正在淤塞河道。下游一个鱼虾养殖场的工人们抱怨,泥水堵塞了水源。
普拉斯特尤说:“这是一场战争。我们没有承诺停止泥浆喷射。我们必须向上帝祈祷。”
抱怨:赔偿不够买房
当地人采取一些另类的方法向上帝祈祷。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说是拉宾多公司可能触怒了卢西的树神。当地人从巴厘岛和婆罗洲请来玄学家,用鸡、猴、牛等为祭品,请求树神息怒。
政府的工作队也做了类似的法事。一名发言人说,工作队雇了懂占卜术的人祈求降雨,以便把泥浆冲走。
泥浆喷射也给一些人带来赚钱机会。为吸引好奇的参观者,当地一家酒店更名为“泥湖”。在通往卢西的路口,当地人会设置一些路障,向过往车辆收取过路费,同时兜售干果和坚果。大坝顶部,有人推销讲述事故原委的CD,碟片封面上是惨不忍睹的灾难情景照。还有人向游客提供“摩的”服务,只要花1美元,游客就可以乘坐摩托车到达泥浆喷发地点参观。
当地一个难民营里住着2000多名无家可归的村民。他们的居住条件很差,难民营所在地原来是一个集贸市场,他们就在货摊上支起简陋的油布,和羊群挤在一起,周围满是垃圾。
拉宾多公司向难民营里的村民提供食品、简易诊所和临时清真寺,但村民们从来没停止过抱怨,包括配给食物的质量、泥浆可能给身体带来危害等。尽管政府工作队称卢西火山口喷出来的气体没有毒,但他们仍然觉得呼吸困难,身上常出皮疹。
他们抱怨最多的还是钱。在印尼政府的要求下,拉宾多公司同意向村民支付总额为4.12亿美元的赔偿金,首批支付20%,余下的两年内付清。现年45岁的丽娅提说,这根本不够。她拒绝了拉宾多公司答应支付给她的4500美元,因为这笔钱不足以买套新房。拉宾多公司正苦苦劝说村民们接受这笔赔偿。

2007年3月10日,在印尼东爪哇诗都阿佐地区的波龙,泥火山喷出的泥浆覆盖了大片土地。(资料图片)

5月27日报道 印尼爪哇岛东部波龙镇一座火山,两年前突然开始狂喷泥浆,至今没有停歇,十几个村庄已成为一片泽国,损失超过37亿美元。

这场灾难的原因,一直是个谜。有人说是因为天然气公司的违规操作,也有人说这纯粹是自然的力量。
科学家预测,如果不能有效控制泥浆喷射,可能造成当地地层下陷,最终成为地球上一个巨大伤口。   

损失:超过37亿美元

2006年6月2日清晨,艾哈迈德·穆达吉尔正在家门前修理摩托车。8时刚过,他感到地下有隆隆的轰鸣声。他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印尼处于地震多发地带,这种轰鸣时常发生。但很快,他就发觉情况异常。

“那是一声爆炸,”穆达吉尔回忆道,“泥浆开始喷射,足有5米高。”转瞬间,整个村子乱成一团,每个人都在逃命。穆达吉尔带着老母和两个兄弟逃离自己的家,没有收拾东西。他以为不久就可以回来。

可是,两年过去了,穆达吉尔所在的村庄,以及波龙镇大部分地区,已被泥湖吞噬,不复存在。泥浆至今仍以每天约15万立方米的量喷射,足以填满50个标准游泳池。

两年来,火山总共喷射了大约1亿立方米泥浆,淹没了12个村庄,造成1.6万村民流离失所,数十人死亡。
当地人把这座喷射泥浆的火山叫作“卢西”。喷射中心是一个深30米的“大洞”,带着硫磺味的白烟从那里滚滚而出,遮天蔽日。

在通往火山口的狭窄通道上,几十辆卡车排成一列,等候运输喷出的泥浆。它们已运输了250万立方米的泥土,并用这些泥土在周边地区修建了长达13公里的堤坝。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卢西火山已给印尼造成37亿美元损失。情况可能会更糟。由于泥浆不断喷出,火山口周围地面正逐渐下沉。最终,波龙可能成为地球上一个巨大的伤口。

原因:98%是人为事故

造成这次灾害的原因,至今众说纷纭。村民们认为,罪魁祸首是在当地从事天然气开发的拉宾多钻井公司。
一些独立地质学家,如英国达勒姆大学泥火山研究专家理查德·戴维斯,也认为有可能是拉宾多公司的开采工作破坏了地下结构,导致泥浆喷射。戴维斯去年来到波龙,仔细研究了喷射口,得出结论:“我有98%的把握认为,这次灾难源于钻井。”

2006年5月27日,拉宾多公司将一号钻井台设在穆达吉尔所在的村庄附近,目标是地表以下3000米的石灰层。这是一次探测性钻井,没有人清楚波龙的地下结构。

当钻到2800米深时,钻井人员发现井中压力下降。这种情况通常意味着地层的自然断裂导致钻探泥浆泄漏。工程人员向井内泵入钻探泥浆封住断裂处,以此来恢复压力,然后取出钻井机。

戴维斯认为,就是在28日清晨取钻井机时出了问题:来自周围岩层的高压水和高压气源源不断涌入井内。为了防止发生爆炸,工程人员关闭了地表出口,有效控制了井内压力。然而,一切已太晚。数千米以下蓄水层里的水在高压下,携带着泥岩里的杂物冲向地表。由于井口被封,它只好寻找别的出路,于是便在距离井位150米处喷出地表,形成泥浆喷射。

拉宾多公司说,它的钻井计划得到政府批准,整个过程遵守有关规定。公司副总裁育尼瓦提·特亚纳提供了另一种灾难原因解释。事件发生前两天,卢西以西300公里处的日惹市发生里氏6.3级地震。拉宾多公司认为,是这场地震导致地层断裂,泥浆喷射。

挪威奥斯陆大学地质学家阿德里亚诺·马齐尼赞同这一解释。他研究了拉宾多公司提供的数据后,认为“有强有力的证据显示,这是一场自然灾害”。

但戴维斯认为,如果是由于地震引发了泥浆喷射,发生时间应该更早些。同时,他引用研究成果证明波龙距离震中太远,不足以受地震影响。

救灾:这是一场战争

既然没有人能说清楚泥浆喷射的确切原因,那些试图止住灾难的措施也就难以有效,两口缓压井都效果不佳。

去年初,印尼万隆技术学院的科学家提出一个新颖的方案:向“大洞”里灌入成千上万用链子拴在一起的水泥球,以此慢慢释放洞内压力。这个方法暂时缓解了泥浆喷射,但去年3月就被叫停,因为另一支政府工作队接管了这里的管理工作。

最近,日本一支工作队建议,修建一座高40米的大坝来挡住喷出的泥浆。熟悉卢西地形的科学家否定了这一方案,因为这里的地层一直在下沉,建造一座大型水泥大坝可能导致地层断裂。

这样看来,卢西的泥浆喷射有可能短期内无法停止。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地质学家马克·廷盖说,1979年,壳牌石油公司在文莱发生过一次类似的井喷事件,挖了20口缓压井,花了20年时间,才止住泥浆喷射。戴维斯预测,如果任由卢西自生自灭,可能几十年后泥浆才会停止喷射。

卢西工作队负责人哈迪·普拉斯特尤说,他现在的主要任务不是止住泥浆喷射,而是将泥浆拦起来。目前的措施是将淤泥引入附近的波龙河,最终流入大海。可问题是,淤泥正在淤塞河道。下游一个鱼虾养殖场的工人们抱怨,泥水堵塞了水源。

普拉斯特尤说:“这是一场战争。我们没有承诺停止泥浆喷射。我们必须向上帝祈祷。”

抱怨:赔偿不够买房

当地人采取一些另类的方法向上帝祈祷。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说是拉宾多公司可能触怒了卢西的树神。当地人从巴厘岛和婆罗洲请来玄学家,用鸡、猴、牛等为祭品,请求树神息怒。

政府的工作队也做了类似的法事。一名发言人说,工作队雇了懂占卜术的人祈求降雨,以便把泥浆冲走。

泥浆喷射也给一些人带来赚钱机会。为吸引好奇的参观者,当地一家酒店更名为“泥湖”。在通往卢西的路口,当地人会设置一些路障,向过往车辆收取过路费,同时兜售干果和坚果。大坝顶部,有人推销讲述事故原委的CD,碟片封面上是惨不忍睹的灾难情景照。还有人向游客提供“摩的”服务,只要花1美元,游客就可以乘坐摩托车到达泥浆喷发地点参观。

当地一个难民营里住着2000多名无家可归的村民。他们的居住条件很差,难民营所在地原来是一个集贸市场,他们就在货摊上支起简陋的油布,和羊群挤在一起,周围满是垃圾。

拉宾多公司向难民营里的村民提供食品、简易诊所和临时清真寺,但村民们从来没停止过抱怨,包括配给食物的质量、泥浆可能给身体带来危害等。尽管政府工作队称卢西火山口喷出来的气体没有毒,但他们仍然觉得呼吸困难,身上常出皮疹。
他们抱怨最多的还是钱。在印尼政府的要求下,拉宾多公司同意向村民支付总额为4.12亿美元的赔偿金,首批支付20%,余下的两年内付清。现年45岁的丽娅提说,这根本不够。她拒绝了拉宾多公司答应支付给她的4500美元,因为这笔钱不足以买套新房。拉宾多公司正苦苦劝说村民们接受这笔赔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