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探秘网(卧龙)

曾经的原始人同类相食

潜在的新物种树居人可以行走、游泳、会使用火?

这种“怪人标本”——被称为Stw53头骨帮助我们重新建立有争议的关于人类物种的新思路。

摄影:Darren Curnoe,James Owen

新研究发现,但是最新确认的“树居人”很有可能是一个种族。

被认为会使用工具——可能还有火——这种生物是人类基因中记载的最古老的一种,树居人,研究作者Darren Curnoe说。

这种新命名的物种基于在南非史德克方顿洞遗址有着200万至80万年历史的头骨化石碎片,下颌骨、牙齿和其他骨头。这座遗址位于南非的豪登省。

尽管这些破碎的化石来自六个直立行走的树居人个体,它们半蹲着站立可以达到半英尺高,体重110磅(50千克),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立大学的人类学家Curnoe介绍到。

与现代人相比,这种新物种长着适当的长手臂,突出的有点像黑猩猩的面部,更大的牙齿和更小的大脑——但是足够用于语言交流。

“尽管数据人具有语言能力,” Curnoe在电子邮件中谈到,“但是比我们所使用的语言要简单许多,缺少复杂的语调和语法。”

人类而非能人?

Curnoe相信,虽然这是人类历史上命名最古老的种群,树居人或称“豪登省人”显然在进化的时间轴上晚于我们的祖先许多。

“身体巨大的智人,比如直立人(可能是我们的祖先),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某些)树居人生存的时代,”——也就是说,直立人可能比树居人更早地站立起来。古人类是一种混合了人类早期祖先和他们近亲的人种。

此外,Curnoe指出,比直立人早30万年的人类化石已经在非洲东部发现,正在向历史档案中归纳。

“坦诚地讲,”他说,“我们还不知道在进化史中自己最早的直系祖先是谁。”

尽管树居人不太可能是我们的世系。

据Curnoe所说,这种潜在的新物种具有类人的特性。

人类学家说他调查的40张肖像,可以从那些更像类人猿的人类祖先——更新纪灵长动物——中分离出两足动物“。这种两足动物的特征包括“更小的面部,更窄小的牙齿,和更小的咀嚼肌和颌骨,”他说。

几十年来——包括Curnoe的科学家分出了这种标注成H.树居人化石和类人(使用手的人类)。公认在20亿到15亿年前,类人被广泛认为是人类的最早祖先。

但是,他说,“经过14年的关于南非类人的研究,我决定一定要认识和命名一个新的物种”——一种独立的物种,早于类人。

首先,树居人有更小的大脑——可能是我们大脑的三分之一。这种新物种也有相比类人更小的牙齿和下颌骨,这显示出了一种不同的饮食和生活方式,Curnoe说。

树居人曾经在树上生活?

虽然树居人可能主要生活在陆地上,但是有证据显示人类的祖先曾经有一段时间生活在树上,Curnoe说。

“‘内耳平衡器官’化石遗迹说明它们有一种混合的生活方式,”即“有些个体习惯于树上生活,而其他的更多地喜欢陆地生活,” Curnoe说。

今天和星星和狒狒还保留着一种习性,雌性一般都会比雄性更多地在上树生活,人类学家指出。

工具……和食人?

树居人的化石是沿着一些基本的用火的石头工具(一些基本的石器,以及使用火种的痕迹)发现的.在沉积物中发现的几乎完整的与树居人相关的人类祖先头骨在20世纪70年代中叶被发现,并标记为Stw 53。

“这些石头工具被用作‘切肉’和切割骨取骨髓,还可能用于挖掘和准备植物食物,”他说,“这些工具也可以用于处理其他动物的皮革。“

在Stw 53头骨上的刀痕说明——“那时当事人被肢解,或是用作祭祀仪式或是用于食用。”

连同在同一洞穴发现的被灼烧过的史前人类骨头,这些痕迹证明“史前人类确实列入了树顶人的菜单,” Curnoe补充道。

但是树居人不单单食人。这种新物种的牙齿明显能适应植物,这些植物数量充裕,足够他们咀嚼——根据研究。研究成果随后发表在人类学杂志《人属》上。

新的“迷失的线索”已经破解?

这种新物种来自一个成为人类发源地的地方,这里还孕育出了刚刚宣布的南方古猿——可能是更新季灵长动物与早期人类之间的“关键过度物种”。

但是新的研究模型对这些发现产生了质疑,Curnoe说。

新发现的南方古猿——他们大脑很小,手臂很长,有着适合于树上生活的手腕——“比树居人简单很多”甚至二者“生活在同一时间和同一地点,”他说。

假设南方古猿与新的早期人类共同存在,南方古猿是“不太可能是人类的祖先”它们的拥护者说它们是——在化石记录中太晚了?Curnoe提到。

蛮横的进化树

来自德国Max Planck进化人类学院的古生物学家Fred Spoor同意树居人与南方古猿敌对竞争。

事实上,他指出,南方古猿研究小组发现Stw 53头骨比南方古猿更原始。换句话说,树居人根本就不是人类,更接近猿人。

没有加入早期任一研究的Spoor说专家苦苦研究Stw 53许多年。

首先,“没有足够数量保存完好的骨化石,来无争议地重塑”头骨,Spoor说。

而且,南非类人化石比其东非化石更难于断代,“那里有许多美丽的火山灰地层,容易确定形成的年代。”

这种怪人与其他已知的人类头骨不符,可能标志着一个新人种。他说“许多人都已经指出。”但是这种新物种是人类还是更新纪灵长动物还需要进一步辩论。

研究学者Curnoe在他所在部分的研究中说,“对于新物种真正的意义是弄清楚我们的进化谱是多么的复杂和旁支众多。”

“许多物种在同一时期生活,伴随着我们的祖先,直到现在。”

至于树居人的命运,他说,“那取决于我的同事去决定他们是否确认新物种,它们在自己的研究中是否会使用这种新名称。”

“最终,历史会作出选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