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卧龙网 首页 未解之谜 查看内容

真实灵异:黑龙江灵异事件

2018-1-12 10:32| 发布者: 编辑| 查看: 176| 评论: 0

摘要:      但凡大江大湖,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传说。家门前的这条嫩江,虽不算什么大江,可人家怎么着也算是黑龙江的一条大支流了,多少都会有她自己的传说。记得小时候,90年代初期,我家还住在平房,这里是一片电厂职 ...

 

  真实灵异:黑龙江灵异事件

  但凡大江大湖,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传说。家门前的这条嫩江,虽不算什么大江,可人家怎么着也算是黑龙江的一条大支流了,多少都会有她自己的传说。记得小时候,90年代初期,我家还住在平房,这里是一片电厂职工的家属区,只有两栋古老的楼房立在家属区的中间。那时,我们这些小孩子,放了学都会跑出家门玩个痛快。这片家属区紧挨这江边,有时我们会偷偷的下到江底玩耍,去爬挖沙船,在一些自家的小船里玩。

  我们这的江边不想其他江边似的,从岸上下到江边有一个很大的地势落差,这落差接近十米左右,所以每年潮浔期间,江水都爬不上岸来,岸上的人都是安全的。所以我们都管去江边玩叫下江底玩。我们之所以偷偷下去,是因为家人都严厉警告我们,没有大人陪同,不能随便下去玩。这条江很邪乎,是条吃人的江。每年在这里丧生的人,都在十位数以上。每年都有与我们同龄的孩子死在这条江中。

  在江边居住的人,每家都会有一条属于自己的小船,为的是闲暇时候下江打打鱼,过到江南野炊之类。而每一个第一次过江的人,在船行到江中心的时候,都会抓出一把零碎的硬币抛进江中,这就算是买路钱,以后再过江就不会发生什么危险。嫩江的表面看似非常平静,其实在江面之下确实暗流涌动。据老人言说,这江中有许多锅底坑,这坑形似一口大锅,在锅底位置都有一个大小不一的孔洞,据说这些孔洞连接这地下,孔洞之下的水流十分湍急,任何东西进去都会瞬间被冲的无影无踪。还有的人说,这锅底坑里藏着水猴子,或者其他的生物,会时不时的出来拉几个人或者是大鱼进去。所以我对这条江很是畏惧,虽然我住在江边,但直到十几岁还不会游泳。每当小伙伴们下到江里游泳,我都会艳羡的坐在岸边观看。

  曾经我有一次亲身经历,从那以后,我更对这条江有了畏惧的心理。但是,也因为这次意外,我也下定决心学游泳。

  记得那时的我还在上初二,我正好赶上了小学六年制的最后一批,我姑姑的弟弟比我小了一岁,他是五年制小学的第一批,正巧,我们两个一起上了初一,只不过我初三毕业他初四毕业而已。那次是父亲和他的同事们放假,知道我家有一艘船,就想让父亲带着他们过到江南去野游,正好那天是周末,我和表弟都放假在家,那时候家里已经搬到了楼房,是电厂的福利房,听说父亲要去过江野游,我特别兴奋也想去跟他们一起,那时节正好是六月,天气热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桑粒都熟了,我特别喜欢桑粒那种又酸又甜的味道,真的很美味。

  正巧,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在我家玩,既然我要去,他也得跟着啊,不能把他一个人扔下啊。父亲开始坚持不带我们,但是他的同事都非常喜欢我,就劝父亲带我们去,父亲是个很好面子的人,看同事都说了,也就答应带我们去了。那个时候我跟姑姑家的表弟关系特别的好,而且我家住在六楼,他家就住在我家楼上的七楼,我兴奋的跑上楼叫表弟一起去,表弟听说是过江去玩,放下手中的微型游戏机就跟我们出发了。船上我知道,我那同学是第一次过江,父亲听到了,从船上的小储物箱里抓出一把硬币让我那同学自己扔进了江里,这扔钱一般都是自己扔,但是有的是很小的时候就第一次过江比如我是8岁,那么就要由自己的父母代替自己扔,扔的时候还要嘀咕些什么,那时太小,我没听见,就算听见也记不住。

  当我们一行人来到江南的时候,父亲告诉我们仨不要乱跑,他再去接剩下的人,我们这次来了十几个人,家里的小船做不下那么多,只能分两次去接。我们仨那天出奇的听话,就只是在沙滩上大闹摔跤,等父亲他们再次过来的时候,我们仨就跑过去跟父亲说要去里面采桑粒吃,父亲不同意,这次来就是要在江边玩,打点鱼然后烧烤的,没大人带着不让我们去里面,说明天再来给我们采桑粒。

  其实我们也不是特别想去采,只是想下江去玩,听到父亲这么说都问可以下江吗?父亲也没说什么同意了,毕竟还有他们这些大人在吗。得到父亲的同意我们脱的精光跳下水了,反正没有女孩女人,连带的牛肉都是公牛的,我们也不在乎那些,再说我们还都是孩子不是。仨人冲进了江里去玩,抓着江底的沙子互相打着,渐渐的玩的忘了其他,没想到父亲他们去了隔壁大坝那边捞蛤蜊。这大坝不是那种堵水困水的大坝,只是用石头填到江里,一直延伸到江中心,江这一段江分成几块区域,也不知道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这石头坝不是特别的高,但是你要站在江中就看不到被隔开的那边的情况。

  这时我们三玩的特别起劲,而且分成了两个阵容,我一个人对他们俩,小时候我就是在同龄的孩子里最高的,一直到现在身高也是朋友圈较高的,也就一个变异了的哥们,我就差了他六厘米。他俩两个人对我一个,还是被我追的连连后退,我们之间能有5.6米的距离吧,就当他们渐渐靠近石头坝的时候,突然表弟满脸惊恐的看着我,并且大喊:“哥救命。”我当时就愣了,再看我那同学,也是折腾了几下,也不知道怎么弄得,他游到了岸上。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边跑像表弟边喊怎么啦?表弟这时候早已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一顿的挣扎,我那个同学坐在岸上双手死死的按着自己的脚,头上都是汗说他抽筋了。我也管不了你了,我奔到表弟身前,突然脚下一空,原来这有个锅底坑,还好我反映快点,没掉下去,可是表弟就不行了,我们还差了一米左右,他上不来啊,那时脑子一热,没想那么多,一下就扑了过去,把表弟拽到自己身前用力一推,表弟上到了坑的边缘,可我上不去了,刚刚就是扑过来的,再把表弟往上推,这一来一回我离坑边就不知道是多远了。而那时我也不会游泳。

  我也慌了,开始挣扎,喝了好多的水,当我挣扎出水面的时候,匆匆的能看到表弟在岸上疯狂的大叫,来回的奔跑,应该是在叫人,可我听不见。那个同学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干嘛。当我不知道第几次沉下水面的时候,突然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不再让我上去,当时我吓的脑中一片空白。也就那么一会的工夫,我就看水面离我越来越远,这时候,我突然想到没事的时候在家看到的母亲的佛经里讲的故事,说有个人住在江边夜里听到有鬼说明天要拉一个醉鬼下水当替身,第二天果然来了个醉鬼,蹲在江边喝水,可直到这醉鬼离开也没出事,这人第三天就听那两个鬼交谈,原来那醉鬼喝水的时候都会念一声佛号,那鬼不敢近前才没拉那人当替身。

  这话说来长,其实就是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我马上在心里大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时我母亲也出马立香了,曾经听她跟我说过,有什么事就在心里喊大堂人马,我又在心里大喊“大堂人马救命”。喊了两遍,我就感觉抓这我的东西消失了,我又浮上了水面,可还是离坑边很远,又挣扎了一阵,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推了我一把,右脚往前一踏,居然就踏到了坑的边缘。就这样捡了一条命,表弟看我上来了,马上过来背起我就上来岸,我躺在岸上浑身虚脱,眼睛都睁不开了,感觉自己的脑子里都是水,昏昏沉沉的。

  后来回到家,跟母亲说了这事,母亲让我去堂子上烧了一炷香,又给我和表弟叫了三天魂,那三天,我俩都是昏昏沉沉的,就是睡觉,偶尔吃点东西也都吐出去了,三天魂叫完,我俩慢慢的转好了。从那以后,我再不敢下江去玩,就算是玩,也会在有很多人的地方下水。这也算是一种心理阴影了吧。

  我听说,在嫩江之中有甲鱼的存在,另一说是乌龟,一种水里的乌龟,可我一直不曾见过。我的祖辈一直都生活在江边,父亲说在他们小的时候,确实见过,我曾幻想自己能抓到一只两只,可听了太爷爷给我讲的关于乌龟的事情之后,我就再不幻想了。

  话说当初在爷爷刚结婚不久的时候,有一次,太爷爷带着爷爷和奶奶去江里打渔,那时重机厂还没有建,而且电厂也没有,那时的富区就是几个村子合在一起的。那时,太爷爷家住在烧锅屯,生活还是烤几亩薄田和下江打渔维持着。那天清晨太爷爷就带着爷爷和奶奶去打渔,一个上午都是风和日丽,当中午吃过午饭,忽然天就阴沉了下来,当时的江比现在宽了很多更深很多,那时如果在江中遇到风雨可不是闹着玩的。太爷爷意识到不好,立刻收网像家中赶去,同样在江中打渔的其他人,也意识到了危险,也匆忙的往岸边赶去。待所有船都赶到了岸边人也上了岸的时候,风雨随后也赶到了。江上巨浪翻滚,最高的浪头有三米,吓得岸上的脸色都变了。

  在大家都被巨浪吓得呆掉 的时候,太爷爷大声喊道:“都别站着了,赶紧利索的回家啊。浇着雨感冒了!”岸上众人听到太爷爷的喊叫,也回过神来,纷纷拾到起自己的工具鱼篓往家跑去。这风雨来的突然,走的,就不那么痛快了,尤其是在他们回到家之后,那雨越来越大,而且整整下了三天也不见停歇。有人路过江面看到,那水面就差不到一米就要上了岸了,到时大家都要遭殃。

  太爷爷那时在村里是说了算的,那时根本没什么村长,就看谁的学识高,谁就有话语权,太爷爷是清末民初出生的,那时家里很是殷实,而且上过私塾,是当时最有学文的人。正由于这样,太爷爷的脾气也很有古时书生的气息,不说食古不化,也很崇尚儒家思想。

  太爷爷看在这样下去,这个村子就要被淹了,得想办法救治啊。就召集所有人家的男人来自家开会,商量怎么度过这个难关。这会讨论了整整一个下午也没有商量出个结果,众人都十分担心。太爷爷想,这也不是急于一时的事,让大家冷静一下再商量吧,。随后就叫众人回家去吃饭,吃完饭再来,务必要在今天商量出个结果。

  众人散去之后,奶奶开始做饭,就在全家将要吃饭的时候,院外面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一个人,还没进门就听他大叫:“郑老爷子,郑老爷子,不好了,快去看看狗剩快去看看狗剩。”太爷爷听到,放下筷子赶到门口,看清了来人是大宽,住狗剩家的隔壁。忙打开们问:“怎么了?狗剩怎么了?”大宽被太爷爷让进屋,气还没喘匀实了,就呼哧带喘的回到:“狗,狗剩,狗剩疯了,在家,在家胡言乱语,劲尽说些个疯话,还把他媳妇打了。”太爷爷一听,这狗剩平时好好的怎么就疯了,忙接过太奶奶递过来的蓑衣跟着大宽走了。

  到了狗剩家里,还没进门就听到屋里面有一个粗粗的声音吼道:“你们再不把俺放回去,就等着被淹吧!”由于雨下的太大,太爷爷也没听清楚这声音喊的是什么。推开门就进到屋里,一眼就看到赤身裸体坐在地上狗剩,太爷爷这时气不打一处来,你个王八羔子,村里都要遭灾了你他妈还在这光着腚闹腾,劲给我添乱。越想越气,上去就照着狗剩的屁股踢了一脚。这一下给狗剩踢的一愣,慢慢的抬起头,呆呆的看了一会太爷爷,突然开口说话了:“看你面相,你是这村管事的吧,赶紧把俺给放了,俺保你村太平,再迟些,你们这村子就没了。”这声音就是刚刚那个粗粗的声音。

  太爷爷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哪儿跟哪儿啊?那个年代的农村,很多人家都闹过撞客,也就是鬼上身或者是胡黄仙上身,太爷爷自从猎户家出事之后就严令不得打杀胡黄子孙,这狗剩不会是不听自己的,抓了哪位仙家吧?在问过了狗剩媳妇儿之后,狗剩最近根本就没去打猎,天天就是下江打渔,下雨之前,他还跟太爷爷一起去打渔的。

  太爷爷知道,那天风雨没来的时候,狗剩是跟着一起去打的鱼,这几天也不可能出门,那这是怎么回事?太爷爷小心翼翼的问狗剩:“敢问尊驾是哪位仙家?”坐在地下的狗剩听太爷爷这么一说轻哼了一声说:“某家是这江中之鳌,三日前,为赴老李之约,路过此地,被这家小子用网捕到,某家提醒过这小子放了某家,可这小子却将某家扔于船上暴晒一个晌午。某家气不过,降下大雨,望能让这小子放了某家。

  没想到这小子还是未放某家。某家连续三日梦中告之,小子依然不放。眼看赴会期限将到,某家无奈才附身上来。”太爷爷听罢,马上问狗剩媳妇,是否见狗剩带回一直乌龟,狗剩媳妇儿连忙点头,“是啊,就在厨房用水泡着呢,狗剩说过几天要给他爹炖汤呢。”太爷爷顿时气的捶胸顿足,“糊涂啊!这江中鱼虾倒是可以随便取用,可这乌龟不能乱抓啊,巴掌大的都有千年道行,你们怎么敢抓回来,还要吃掉啊,马上给我取来。”狗剩媳妇不敢怠慢,马上去厨房端了一个大脸盘出来,就看脸盆中有一个大甲鱼,太爷爷知道这就是正主了,马上对着甲鱼说到“大仙,你快让雨别下了,我这就给你送回去,以后还要靠你多多保佑啊。”

  那甲鱼似是听懂了一样,点了点头,太爷爷接过盆就向江边跑去,连盆带甲鱼一道扔进了江里,说来也怪,雨马上就停了,只是这江水一时半会还落不下去,不过只要不再涨就好了。回来不免对狗剩一通的教育,狗剩说这些天是有人总在梦中叫自己放了他,自己一直没当回事,没想到差点给村子带来这么大的危险。自那以后,狗剩下江打渔,一条都打不出来,偶尔给个安慰奖,也就是一条小鱼苗,反之其他人家的收获倒是比以前多了不少。(网络整合联系必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