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卧龙网 首页 未解之谜 查看内容

短篇鬼故事——《傀儡娃娃》

2018-1-12 10:32| 发布者: 编辑| 查看: 181| 评论: 0

摘要:   说到傀儡,大家会想到提线木偶,指受人操纵木偶娃娃,但是,傀儡在古代是一种神秘的法术,会这一法术的叫做傀儡师。这一法术被记录在《大唐阴阳书》中。后来,日本使者来大唐学习,这本书流入到了日本,衍生出了 ...

  说到傀儡,大家会想到提线木偶,指受人操纵木偶娃娃,但是,傀儡在古代是一种神秘的法术,会这一法术的叫做傀儡师。这一法术被记录在《大唐阴阳书》中。后来,日本使者来大唐学习,这本书流入到了日本,衍生出了日本的七十二阴阳术,后来流入日本民间有分为了:咒术,幻术,冥想术,式神,占卜术。日本的著名影片《火影忍者》中的法术跟《大唐阴阳书》有一定的关联。可以说没有《大唐阴阳书》的传入日本,就没有日本的一些关于法术的描写,当然也就没有著名的《火影忍者》。 傀儡术就是《大唐阴阳术》中有记载的法术,但是由于历史久远,失传了,至于为什么失传,就可能与反噬有关。。。。。。

  逸飞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烟的牌子立刻亮瞎了路人的狗眼,无不投来惊讶的目光。逸飞从容得抽出一跟烟点上,猛吸了一口,忧郁地看着远方,待烟在肺里转了三个圈之后,又舒一口气长长地吐了出来。最近逸飞的心情很不好,想到伤心处,逸飞又猛吸了几口。逸飞看着抽剩的烟头,叹气道:唉,雄狮涨价了!!!!

  逸飞最近很惆怅,不仅是因为两块一包的雄狮涨到了两块五,用他的话来说‘我根本不在乎这五毛钱’。但实际上他是在意的。再有几天房东又要来催缴房租了,可他的工资还没发,他在一个小型公司上班,工资很低,难过的是他的上司是一个中年怨妇,很爱找茬,现在的中年妇女没几个没有点心理变态的。而他的上司更是极品,不论怎么做她都不满意,可能是内分泌失调什么的吧,逸飞就很讨厌她,用今年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毒舌”。

  逸飞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一个摊煎饼果子的摊子,想到自己一天没吃饭了,就问

  “煎饼果子怎么卖?”

  摊主:“一块五一个”

  逸飞接着问“光要一个鸡蛋多少钱?”

  摊主:“一元一个。”

  逸飞:“那就给我来个煎饼果子不要加鸡蛋,五毛是吧?”

  逸飞迅速递去五毛

  摊主不情愿地摊了个不加鸡蛋的煎饼果子,递给他,逸飞一边走一边享受这自己智慧得来的廉价煎饼果子,突然看到路边一个算命的老头子,要说是一般算命也不是,光亮的白胡须夹杂这些没完全白透的胡子,给人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逸飞看着看着不自觉地凑了过去,算命老头说话了,“小伙子,要算命吗”逸飞摇了摇头,他可没有闲钱算命,而且他认为路边摆摊算命的都是骗钱的。老头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说:“小伙子,或许你不想算命,但是有一样东西你用得着”

  说完拿出一个布偶娃娃给逸飞,逸飞接过娃娃,问:“这是什么?”

  算命老头说“这在术界叫做傀儡娃娃,贴上你恨的人的名字,虽然不能操纵他,但也能让他和布偶感同身受,就是布偶受了打击他也会疼,不过要让这个娃娃帮你达到你的目的,你先要让它吃饱,那就是割开你的食指给一点血给它喝,一点点就够了”说一点点的时候,老头嘴角露出狡黠的奸笑,一会儿就消失了,以至于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这是现代以失传多年的宝贝,看你有缘,便宜点卖给你,一百块,不讲价。

  逸飞一听就入迷了,想到处处难为自己的女领导,一咬牙,掏出一百块买了就走,并说好,如果没有用就退钱。。。。老头默默地接过那一百元,数了数,一共一百六十七张。全是一块的,五毛的,一毛的。。。。。。

  逸飞一回到家中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实验傀儡娃娃的威力,他找了一张纸,上面写上刘玲玲,他的上司叫刘玲玲,那么一个中年怨妇起这么可爱的名字简直就是玷污了玲玲这两个字。写完贴在布偶身上,然后逸飞拿来了水果刀,一咬牙,一剁脚,刀往手指上面一割。逸飞“啊”的一声,一看,竟然没割破皮,割谁的肉不疼呢,逸飞怕疼没下去手。啊的一声是给自己壮胆呢。逸飞灵机一动拿出一根绣花针,往食指上一戳,一个小口子也流出了大量的鲜血,逸飞把食指往布偶嘴的位置伸过去,突然,布偶好像嗷嗷待哺的野兽一样,疯狂地吸着血,不一会儿,逸飞的手掌就显示出了缺血的苍白色里面还夹杂着些青紫的颜色。逸飞赶紧把手收了回来,回过神来,逸飞自言自语:“这玩意太邪门了!!!太可怕了!!这布偶里面填充的不会是安而乐吧?吸血那么厉害?要不是我的手缩回来的快,还不让它吸成干尸?”逸飞心想,以后绝不碰这东西了,就随便朝贴有刘玲玲的布偶象征性地揍了几拳。算是对刘玲玲的诅咒。然后把布偶锁进了木箱里。发誓这东西太可怕了,以后再大的事情也不用它。

  第二天,逸飞很开心地来到公司,因为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早早来到公司,等待着他的上司刘玲玲给他发工资,虽然平时很讨厌看见她,但是今天却盼望着她快点来发工资。等啊等,刘玲玲终于来了,刘玲玲双手捂着肚子,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其他同事上去问:“刘总,怎么回事,肚子疼吗?”刘玲玲有气无力地说:“不知怎么了,昨晚莫名其妙地疼,像是被人揍了几拳,真邪门!!可能是我投身工作太劳累了吧!” 逸飞在一旁听着冷笑着,心想:“少给自己找冠冕堂皇的接口,什么因为工作劳累啊,都是因为我昨晚的诅咒起效了。哈哈。。。被我揍的滋味挺爽吧。。。”

  一直到下班,刘玲玲都只字未提发工资的事,逸飞就恭恭敬敬地走到刘玲玲面前,小声问:“刘总,工资下来了没有?”刘玲玲:“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工资的事?什么什么事做你做好了吗?工资还没下来”逸飞知道工资早就下来了,只是刘玲玲仗着自己是领导就是不发,挪至他用,拖很久才发。员工都不敢得罪她,逸飞也是。逸飞感觉生活就像是没有加蛋的煎饼果子,掉进了沙子里,还得捡起来继续吃。

  逸飞把预备庆祝发工资好好吃一顿的猪肉拿到了砧板上,想像着这猪肉就是刘玲玲,叫你为难我,咚!一刀切在猪肉上。叫你罗嗦!咚!一刀切在猪肉上。叫你不给我发工资!啊!一刀切在了食指上。食指流出大量的鲜血,血怎么也止不住,逸飞心想“这么多血要吃多少不加蛋的煎饼果子才能补得回来啊,我去献血还能换一盒饼干呢!我给那个布偶吃还能给我出下气呢!!”

  逸飞好像想到了什么,赶紧打开了那个木箱子,拿出了那个布偶,让它喝血,不一会儿,逸飞就感到了缺血,一看整条手臂都已因为缺血而呈现出了苍白色并带有青紫色。逸飞赶紧把手缩了回来。然后在布偶身上贴上了“刘玲玲”的字条。然后拿出了针,在布偶身上一顿猛戳。他此刻已近不管刘玲玲是否会因为自己的发泄而痛苦地死去,毕竟,就算刘玲玲死了也不会有人想到会是他用一种秘密的巫术干的,现在人相信法术的能有几个。逸飞好像听到有人在说“啊,疼,不要”之类的话,上次揍木偶的时候好像也听到过。声音似乎隔得很远,远的好像是从另一个空间发出的,又好像是近在咫尺。逸飞发泄完,借助几粒安眠药入睡了。

  第二天,逸飞去上班,刘玲玲没来,听说是身体内部多处内出血,正在抢救,医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的。逸飞听到这个消息又喜又惊,喜的是报仇雪恨了,惊的是竟然会有生命危险,他没想到自己在家戳娃娃会把别人弄出生命危险,惊叹于傀儡娃娃的威力,感觉自己有点过了。。不过他还觉得自己花一百钱捡到宝了,看谁不爽就可以诅咒谁,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逸飞回到家里,房东又来催房租了,逸飞的工资还没发下来,好说歹说,说宽限几天,发了工资了一定交齐。房东还是不肯退一步,逸飞有点怒了,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雄狮烟,叼在嘴里点燃,吸了一口,说:不要把我逼急了,我可是会法术的,信不信我分分钟弄死你!!。。说完,关上了门,任凭怎么敲也不开。

  逸飞说弄死房东只是气话,他只想完弄一下他,让房东知道他有一种神秘的法术,让房东畏惧他,好让房东别逼他缴房租逼的太紧。为了良好的氛围,逸飞打算在十二点用傀儡布偶玩弄玩弄房东,他记得房东姓陈,别人都叫他申国。逸飞就写了陈申国的字条贴在布偶身上,然后用绣花针在食指上戳了一下,顿时流出血来,逸飞想不能像前两次一样让布偶吸得手和手臂苍白,只给布偶吸一点血就马上收回来。毕竟这次只是一点小事,不想上次一样差点弄出人命来。

  想着逸飞把带血的食指伸向了布偶的嘴,布偶立刻吮吸了起来,逸飞想一点点就够了,就把手缩回来,却发现自己的手好像已经不受控制,逸飞用他的另一只手使劲地推开布偶,却发现布偶好像有种强大的力量与之抗衡。布偶一直贪婪地吸着,逸飞觉得自己正在被某中无形之中的力量压缩,再压缩。感觉自己的灵魂在变小再变小。一直到那个力量消失,自己仿佛被放在了一个容器里,而且身体不能动弹。望一下四周,自己的前面不是别人,正是自己。那个自己哈哈大笑,说:哈哈,我终于解脱了。哈哈哈哈。。。。。。。。。。

  逸飞惊恐地问那个自己肉身:“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

  “我叫王宇,曾经和你一样是这个傀儡娃娃的主人”

  逸飞不解地问:“没听明白,能说清楚点吗?”

  王宇接着说:“看来你还不了解傀儡娃娃,就让我个给你讲讲傀儡娃娃和它的来历吧,傀儡娃娃是那个算命老头根据宫廷诅咒术所创造出来的,是用怨气极深的死人身上的衣服做成,然后在布偶里封印一个灵魂,布偶就有了想法和生命,里面的灵魂只要吸雇主三次血就可以占有雇主的肉身,雇主的灵魂就会被封印在娃娃里,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些,不然我不会封印在里面,现在我吸了你三次血,我自由了,哈哈。。。

  逸飞惊恐地问:“前几次我扎娃娃时的怪叫也是你发出的?我要怎么才能摆脱这娃娃?”

  王宇说:“不错!因为你扎娃娃不仅受诅咒的人会疼,而且封印在娃娃里面的灵魂也会疼,你前几次扎我扎地那么疼,现在你代替我封印在娃娃里。我俩算是扯平了,我会把你给那个算命老头,他会把你卖一个好人家,让你吸三次血。

  逸飞在布偶里面咒骂算命老头:“你这老头真够奸的!一个东西可以卖无数次,害我被封印在布偶之中,要受人摆布,要是我不诅咒那第三次那该多好啊。”

  王宇拿着逸飞苦笑道:“你要知道,人的本性是贪的,就像是贪官一样,明知道自己的钱多得都没地方可以藏了,还是要贪,最终害到了自己。”

  第二天,王宇拿着逸飞给了算命老头,算命老头接过了封印着逸飞的布偶,捏了几下,说:“叫你给一百块的毛毛钱给我!现在栽我手里了吧。”

  逸飞虽然被他捏了几下很气愤,但还是讨好地说:“大师,帮我找一个好人家吧,我出来了一定好好答谢你”

  这时,几个青年不由自主地看着木偶凑了过来,经过几番交涉最终以一百块的价格卖给了他们。几个青年回到家中,一个青年割开了手指,在逸飞身上贴上了上了上司的名字,然后跟其他青年说:“我们来玩“狂扁上司”的游戏吧”

  让后逸飞就看见好多拳头朝自己而来,还有好多的武器也朝自己而来。

  “哎呦,疼,不要啊”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响彻了夜空,但是没人听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