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卧龙网 首页 自然密码 查看内容

地狱吸血怪的神秘面纱

2018-6-12 10:15| 发布者: 鸿涛| 查看: 87| 评论: 0

摘要: 它来自地狱,是嗜血的怪兽。它像爬行动物,像袋鼠,又像吸血蝙蝠。它有着红亮的双眼,森森的獠牙。它最早似乎是出现在波多黎各,接着,它的肆虐范围扩大到拉丁美洲,而后又延伸至美国和加拿大。一些死去的动物被精准 ...

它来自地狱,是嗜血的怪兽。它像爬行动物,像袋鼠,又像吸血蝙蝠。它有着红亮的双眼,森森的獠牙。它最早似乎是出现在波多黎各,接着,它的肆虐范围扩大到拉丁美洲,而后又延伸至美国和加拿大。一些死去的动物被精准地割去了某些部位,眼球、嘴唇或生殖器官不知去向。

这会是外星人人侵吗?还是秘密的基因实验出了大差错?或者,只是由人类心灵的某个阴暗角落生出的幻象?科学为我们揭开谜底。

地狱吸血怪的神秘面纱

波多黎各民间流传的一种吸血怪物

几十年来,波多黎各民间一直流传着一种吸血怪物的故事。然而就在1994年,这个黑暗传说似乎变成了可怕的事实。事件发生在卡诺瓦纳斯小镇,事情的开端其实很简单:几位农民抱怨自家牲畜被离奇杀死。但没过多久,这件事似乎发展成了经常性的屠杀。大多数死亡事件都发生在附近这片区域。

起初是一些山羊和绵羊被杀死,但没被吃掉。它们的颈部有穿刺伤痕,体内的血一点也没剩下。究竟是什么在残害波多黎各的牲畜?很快,波多黎各媒体创造出了一个嫌疑犯,并为这个未知的凶手取了个传遍全球的响亮名号:丘帕卡布拉,意思是’吸食山羊血的东西”。

当地有牲畜死亡时,大家都会怀疑是丘帕卡布拉干的。后来,有人说自己看到了“吸血怪”。据目击者说,那是一个相貌丑陋、眼睛很大的怪物,一半像狗,一半像石像鬼,还发出一种奇怪的口哨声。它长着翅膀,背上还有一道隆起的刺。

截至1996年,已有两千只动物被杀,有几百人声称看到过这头怪兽。官方归罪于某种已知的掠食动物,但公众难以接受这种说法,于是纷纷自己组织起来,展开调查。波多黎各调查组研究了数百起案例,坚信丘帕卡布拉事件肯定有邪恶的、超自然的成分。有人猜测丘帕卡布拉是外星人。有人认为它是出逃的外星宠物。还有人认为它是一项秘密基因实验的产物,是政府勾结外星人干的。

地狱吸血怪的神秘面纱

吸血怪出现在了尼加拉瓜

2000年,有报道说,丘帕卡布拉出现在了尼加拉瓜。在马那瓜西北方70公里处、小城马尔佩西洛郊外,塔拉韦拉和他的邻居们在一个月里损失了一百多头牲畜。

有关怪兽的传言开始在这一地区散播。没过多久,塔拉韦拉便亲眼见到了这种怪物。

一天,塔拉韦拉把牲畜都关起来,只留一只羊在院子里做诱饵,然后,他开始静静等候丘帕卡布拉露面。就在午夜前后,他忽然听见院子里有响动。那个怪物穿过谷仓边的空地时,塔拉韦拉瞄准它,开了枪。第一枪就打中了,它开始绝望地扭动身体,接着他又补丁一枪。可最后还是让它跑了。一路上它一直在尖叫。

几天后,塔拉韦拉看到秃鹫在他的田地上空盘旋。他过去查看,结果发现了一具骇人的尸体。尸体已经被秃鹫破坏得差不多了。塔拉韦拉确信,这就是被他射杀的那只动物。他把尸体送到了位于莱昂的尼加拉瓜大学。因此,科学家解剖了这具被认为是丘帕卡布拉的动物尸体。

地狱吸血怪的神秘面纱

这只动物是普通的狗

专家刚看到尸体,就大致猜到了这是什么,但他们还是用了整整两天时间进行研究,避免判断错误。他们将骸骨复原,仔细测量了骨骼结构。从皮肤上的毛发、还有乳腺来看,他们确定这是一种哺乳动物。它的牙齿紧凑结实,嘴的构造绝对不适合吸血。接着,科学家把塔拉韦拉找到的颅骨与最初被怀疑的对象——家犬的颅骨做了一个比较。结论非常简单:这只动物是普通的狗。

校方立即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报告他们的发现,希望能平息丘帕卡布拉引起的恐慌。可结果却引来了一片攻击。人群里发出嘘声、叫骂声,有人甚至认为他们把那只动物藏起来了。公众的反应极不友善,令部分专家感觉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

退休治安官发现了一个不遮之客

地狱吸血怪的神秘面纱

其实,拉丁美洲的丘帕卡布拉传说与北美一桩由来已久的悬案,似乎有着共通之处。

事情始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有几只动物被杀,而且死得很奇怪。马的皮被剥得一千二净,牛的眼睛、耳朵和乳房都不见了,看上去就像被手术切除的一样。有人注意到尸体流血很少,便认为凶手一定是使用了激光。

有人说那是政府进行的秘密实验,还有人说,这是外星人来收集样本、准备做一些不可知的实验。

但有一个人认为,这些动物离奇死亡事件其实一点也不离奇。这个人就是阿肯色退休的治安官赫布·马歇尔,他决定引诱凶手自己送上门来。

当地一位农场主捐出一具牛的尸体,马歇尔把它摆在一块开阔田地中央,与离奇死亡现场的环境相仿。他们架起了一个监视用的遮棚,防备可能跑来吃这头牛的食腐动物。

监视开始没多久,镜头中的尸体便明显鼓胀起来。赫布·马歇尔说:“动物尸体如果暴露在外,尤其是在夏天,气温可能华氏一百度的时候,不出二十四小时,体就会胀得很厉害。”

几名治安员轮班守了一整夜,牛的尸体一直在膨胀。到了早上,牛皮开始进裂。嫌疑对象红头美洲鹫没有出现,却来了几千个意料之外的不速之客——丽蝇。

丽蝇切割功夫不亚于手术刀或激光,同时,它们能以惊人的速度吸干尸体内部及周围的血液尸体肿胀之后,体内的气体便开始把很多内脏之类的东西挤出来,那些东西一下子就被丽蝇吃了个干净。

丽蝇把卵产在一些柔软的部位,比如眼睛、耳朵,鼻孔和生殖器官。幼虫用口钩割下腐肉,并用唾液分解死去的组织。不一会儿,这些微型外科医生的本事就显露出来了——切割功夫不亚于手术刀或激光。

这些昆虫还解开了另一个谜团:它们能以惊人的速度吸干尸体内部及周围的血液。监视48小时之后,大自然就创造出了一个典型的离奇死亡现场。华盛顿县治安办公室由此断定,牲畜神秘死亡事件可以正式结案了。

阿肯色兽医黛安娜·巴利克说,马歇尔等人在1979年得出的结论、到今天依然站得住脚。巴利克认为,一般的掠食动物也能留下看似诡异的伤口。人们认为可疑的穿刺痕迹,在巴利克眼中则是野兽袭击造成的标准伤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