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卧龙网 首页 未解之谜 查看内容

万年台杀人事件

2018-8-10 09:33| 发布者: 看世人| 查看: 4| 评论: 0

摘要: (文章系本头条号原创,侵权必究)我们镇有一条东街,串连着镇里的小学,医院和戏台,通往镇上最繁华的十字路口,也是我上学时的必经之路。二十多年来,这条路变了又变,很多东西从无到有,又从有变无。脚下的青石板 ...

(文章系本头条号原创,侵权必究)

我们镇有一条东街,串连着镇里的小学,医院和戏台,通往镇上最繁华的十字路口,也是我上学时的必经之路。二十多年来,这条路变了又变,很多东西从无到有,又从有变无。脚下的青石板换了几次,路两旁的店面换了几拨,每天都有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在这里驻足拍照,他们一定不知道,2010年6月9日晚,在这条街的一间店面里,死了一个女人。

那年我14岁,我认得那个女人。

6月11号是周五,那天学校考完试提前放学,临近傍晚我出门打算去书店买几支笔,就走在那条街上。临近万年台,我看到前面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整条街到这里已经是围得水泄不通,我当时只想挤过去买笔,并不想知道发生什么,对响彻的警笛声也不那么好奇。可我走到人群最外围的时候放弃了,我是真的挤不过去,这样的人群密度我后来只在春运的火车站见过。我问旁边的人有没有穿过这条街的可能,对方告诉我还是绕路吧。我懒得绕路,索性就站在人群外围想凑凑热闹,但是看热闹的人太多了,根本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耳朵也听不见,空气里都是乱哄哄的。我只能根据人群的围绕形状推测出中心是一家店铺。一家我很熟悉却从来没有进去过的店铺,那是家非主流。

万年台杀人事件

店铺装饰着鲜艳的红色瓷砖,橱窗里摆着各式各样非主流的饰件,我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非主流和杀马特,但我觉得这样的名字很酷。2010年大概已经是非主流文化最后的狂欢了,人们好奇什么样的非主流开了这样一家非主流,我知道这家店是谁开的,这个人是我在现实生活中见到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非主流。

这一切要从房屋拆迁说起,那几年镇上大搞旅游经济,到处都在拆迁,唯独我们家那一块安然无恙。许多遭到拆迁的镇上居民无处可去,就四处打听有没有房子出租,我家的闲置房子就租给了一对60来岁的老夫妇。老夫妇人特别好,跟他们一起搬过来的是一只会说话的八哥和一条可爱的小狗。他们还是镇上有名的蛋糕师,他们家做的蛋糕是全镇最好吃的。

老两口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有个女儿,小儿子有个男孩,小名二伟,比我小几岁,我们经常一起玩。孙子孙女会过来吃午饭,孙女骑着一辆粉红色的自行车,到了门口小狗就会先跑出来迎接,挂在院子里的八哥听到声音就会叫孙子的小名,那鸟也不会说其他的,就会二伟叫个不停。每当这个时候爷爷会从厨房端出刚炸好的带鱼给他们品尝,奶奶会叫他们洗手坐好,转身去盛饭。

我很羡慕他们这样的生活,但恰恰命运总开最残忍的玩笑。

第二天新闻出来了,到处都在谈论,死者女,二十二岁,是那间非主流的女店主,也是两个老人的孙女。

那之前老两口的新家已经完工并且装修完毕,从我家搬走了,所以我不知道他们听到消息会怎么样,但他们应该会比我更痛恨那个凶手。

案件是常见的为钱杀人,凶手是在9号夜里作案,一刀刺入后背,再用链条勒死受害人,并将死者的头颅浸泡在屋内的水池里,拿走了店内的贵重物品后锁上卷帘门潜逃。

这个凶手沉迷赌博,看到受害人张贴在门口的店铺转让后,佯装有意盘店,以商量价格为由拖延到晚间十点,等周围店铺关门后进行抢劫,他不知道被他勒死的那个年轻女人下半年就要结婚,并且怀有身孕,新的生活刚要开始就被拉入黑暗。

2010年12月9日,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凶手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生,赔偿29万余元。

欲望是一杯毒酒,一旦饮下,至死都无法偿还所造成的罪孽。那个非主流女孩再也回不来了,那个年轻女人的时间停在了非主流最后的年代。门口的小狗和院里的八哥也再等不来那个骑着粉红色自行车的身影。世间的物质可以气液固交替存在,人却除了生就是一遍虚无。

我后来又见到了两位老人,白发苍苍,衰老了许多,没见到那只总是跟着他们的小花狗,没见到那些年混合着八哥鸣叫的温暖阳光在他们眼里停留。生活就是一把没有装满子弹的左轮手枪,时而在你耳边响一下,有时是虚惊一场,有时让你头破血流,有时把你猛然惊醒,不知道醒来后是美梦还是噩梦。

万年台有一万年,有个人只有二十二年。

万年台旁死过一个女人,人群曾围过来,接着散开去,在原地又开出一遍花朵,像昨日那般鲜艳,路过的游客驻足拍照,没人记得这里有人来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