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卧龙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卧龙网 首页 未解之谜 查看内容

揭开湖北神农架野人之谜(图片)

2014-10-8 14:22| 发布者: 编辑| 查看: 365| 评论: 0

摘要: 野人是世界四大谜之一。野人这个称呼,为群众习惯语,由于目前还没有捕捉到活的个体,也没有取得完整的标本,因此,一些科学工作者...

野人——是世界四大谜之一。“野人”这个称呼,为群众习惯语,由于目前还没有捕捉到活的个体,也没有取得完整的标本,因此,一些科学工作者称之为“奇异动物”“野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了神农架的代名词,神农架因“野人”而扬名,“野人”因神农架而更神秘。 

神农架野人传说比尼斯湖水怪还要古老,其最早的文字记载距今已有两千年之久。屈原笔下有“山鬼”,《山海经》中有“毛人”,李时珍《本草纲目》和清朝的《房县县志》中,均有“多毛人”的记载。就目前有关部门收集到的资料表明,在神农架目击到“野人”的次数已达121次,先后有370余人看到过145个“野人”。在鄂西北奇异动物科学考察期间,有4名考察队员在考察中两次看到过“野人”。 除史书记载,神农架民间“野人文化”俯拾皆是。细心的游客曾经发现,当地药农上山采药时,均备有两截竹筒戴于双手手腕。据称这是老辈药农的“经验之谈”,手腕戴竹筒上山采药,若遇野人袭击,即可在其放松大意时趁机借力逃脱。于是,神农架采药人上山备竹筒的习惯一直沿袭至今

试问,在这万紫千红、连绵千里的神农架地区的原始森林中,朦胧的“野人”传说是否将变成科学的真实?谁能揭开这千古“野人之谜”?

中国人形动物考察大事记

2005年:1月,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奇异珍稀动植物专业委员会委托会员税晓洁、成志平前往贵州月亮山进行实地调查,初步证实两起人形动物伤人事件,其中一起为伤人致死。结果表明这里尚存在人形动物活体的可能性相当大,深具研究价值。9月15日,神农架木鱼镇木鱼园艺场5组农民张家洪,在金猴岭山梁目击到2个人形动物活体。

2004年:3月4日,神农架保护区猴子石保护站站长袁裕豪在茅芦垭再次发现人形动物脚印。

2003年:6月29日,6名乘车游人在神农架天门垭目击灰白色人形动物。

2002年:2002年1月28日,神农架林区红坪镇副镇长邱虎、红坪林业站站长付传金在近距离内见到了神农架野人。张金星获得高质量的可疑毛发,送到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鉴定中心,但没有最终结果。

2001年:10月,8名旅游者在神农架南天门附近目击一个“野人”,留有照片,但因图像模糊未能确认。

2000年:9月6日,8名十堰市电信局工作人员清晨在神农架国家自然保护区内的白水漂至凉风垭一左转弯处目击两个棕黑色的“野人”。

1998年:深圳“智慧鸟”公司策划大型活动,悬赏捉拿“野人”,并出高价组织有偿考察团,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不良影响,后被国家林业局制止。

1996年:1月,野考精英于工在考察归途中遇难身亡,专业委员会为家属向社会发起募捐。

1995年:5月,奇异珍稀动植物专业委员会组织神农架奇异动物综合科学考察,受当时神农架旅游局的“悬赏捉拿”事件影响,被迫中断,未取得超越性的成果。10月,神农架北部的房县教师赵坦近距离目击野人,经调查,认为可信度很大。这是一次科学认证最详尽的目击事件。

1994年:10月30日,中国科学探险协会正式收编改组原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成立“奇异珍稀动植物专业委员会”,规定相关学科的科学工作者才有资格参加该专业委员会。

1993年:9月3日, 10名外地游客在神农架燕子垭看见两个人形动物,全国媒体掀起了“野人”考察热潮。“野人”考察偏离科学考察轨道的不良倾向发展到比较严重的程度。

1991年: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组织考察西藏林芝等地“雪人”,发现很多痕迹,但无法得到科学的确认。

20世纪80年代初:丽水地区科委主持考察浙江省遂昌九龙山的“人熊”,获得了“人熊”的手脚标本。这个标本是1957年当地农民打死一头“人熊”后,一位中学生物教师取了该手脚实物,做成浸制标本而保存下来的。经科学鉴定,手脚标本属于高等灵长类动物,在形态上混合着连蹼猿和猴的特征,但与人属相距甚远,很可能是当地的一种未见记录的大型猿猴类。

1987年: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当山召开。代表中没有动物学和人类学专业的科研人员,但为野考事业造成了很大声势。

1986年:复旦大学校长华中一教授用质子活化分析,确定野人毛发中的微量元素,得出结论:有一种动物很特殊,不同于任何已知动物。但得不到动物学界的承认,原因是没有取得标本。

1985年:湖北黄冈市有青年被“野人”劫走,逃出后召集民兵前往搜山,只找到类似神农架野人痕迹。

1982年: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在广州文化公园首次举办“野人考察成果展览”,此后被各地江湖人士抄袭,开办了很多劣质的“野人”展览。

1981年:全国性民间组织“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成立,李健先生任执行主席。

1980年:中科院不再参与“野人”考察项目,转交给当时的中科院湖北省分院继续。随后在神农架发现八字型脚印,其间有重1000克左右的黑褐色粪便,内有大量未消化竹笋,经鉴定形状与人的粪便相似,明显区别于熊与猴子的粪便。次年因环境与经费问题研究中断。

1976年:5月14日凌晨,5名领导干部和1名司机在林区于3-5米距离内见到“野人”,随后林区向中科院拍发了长达884字的电报。中科院随后组织大规模奇异动物考察,发现竹林中粗糙编织的吊床式“窝”、脚印、粪便、毛发等可疑痕迹。

1975年:神农架北部房县清溪沟的农民殷洪发遭遇“野人”,用镰刀与其搏斗,并留下毛发。

20世纪60年代初:中科院有关单位在云南西双版纳密林中考察“野人”,没有显著收获。

1959年:中科院有关人员和北大生物学教师,在西藏获得一根长16厘米的“雪人”毛发,经鉴定,结构上明显区别于猩猩、棕熊和牦牛的毛发。

在这个世界上某种角落里到底有没有“野人”的真实存在呢?不管是现在的学术界还是科学界,到底是否认同在神农架自然保护区里存在人们常提起的“野人”故事?那么,除非有一天能够让野人之谜真相大白于天下。

我们虽然称之为“人类”,具备人类的高级智商和情商,但一直都是进化之后的高级动物。野人,可以称其为巨猿,既不是跟我们一样的人类,但也不能跟现在高级灵长类动物直接划上等号。

为什么有部分人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存在“野人”呢?

原因很简单,到现在为止谁也拿不出相关的确凿证据,至少根本提供不出“野人”遗剩的骷髅或者死后的尸体。就连在神农架考察野人将近十年左右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的工作研究人员,除了收集大量野人脚印、各色毛发DNA鉴定、血液等等证据,依然还是无法捕获真正的野人。

古人类学家周国兴教授结合自己多年在神农架等地实地考察的经验指出,神农架野人并不存在,与其花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去追踪并不存在的野人,不如花些精力去研究神农架独特的动物种群。

与野人结缘50年

周国兴和“野人”结缘已经有50年。1977年,他参加了由中国科学院组织的“鄂西北奇异动物考察队”,在神农架山进行历时8个月的追踪与考察。周国兴介绍,当时他们共110人,其中有56个侦察兵,还有动物园、大学、博物馆等多家单位数十名专家学者参与。在考察中有人整理资料,有人寻访村民,有人上山考察,分工极其细致,并非有人所称打草惊蛇的“剿匪式”搜查。

经过几个月的考察他们发现,那些自称遇见“野人”的当地百姓几乎都未看清所遇动物,有的连有没有尾巴都不确定,有的只是看到熊,结果以讹传讹,变成了“野人”。考察队对于山上疑似动物的围捕,仅以抓住几头熊告终。

之后,周国兴也多次对神农架地区进行研究调查,但一直没有野人存在的事实证据。“如果是群体动物,这么大面积的考察不能一只都没发现,就算是个体也应该有窝吧。”周国兴说。

野人红毛皆为伪造

在各地的考察中,周国兴收集研究了许多野人的骨骼和标本,有的甚至是从袭击人类的“野人”身上砍下来的,结果发现大多为短尾猴等一些猴类动物。

神农架一直流传着红毛野人的传说,周国兴在考察中的确发现了许多红色的毛发,但都能发现有人为染过的痕迹。他曾经多次将这些发毛送往国外进行鉴定,最终发现均为人发。其他一些黑色、棕色的毛发也最终发现为熊、猴子等各种动物所有,甚至为人发。对于近期神农架发现的神秘动物毛发,也周国兴推测为人发。

对于发现的所谓“野人”大脚印,周国兴也进行过模拟实验。他们将熊等大型动物的脚印印在土地上,两个脚印叠加,边沿风化后,形成的就是一个超出正常尺寸的“大脚印”。

综合这些研究,周国兴个人认为,野人事实上是不存在的,“它只存在于传说和原古的记忆当中”。

野人或为远古记忆

周国兴介绍,神农架野人的传说由来已久,在当地的县志中曾有记载,清代文人袁枚也就此曾表示:“传闻有之,未有见之”。在当地流传着一种叫“毛人”的野人,据说,它会紧紧抓住人的双臂,并高兴得笑昏过去,待它醒来就要吃人。所以乡民们入山时要携带一副中空的竹筒,万一碰上“野人”,就双臂套上竹筒。待它嘴唇上翻遮住眼睛大笑时,乡民可迅速将双臂脱出,拿刀将它刺杀,这个故事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亦有记载。“什么动物会笑、嘴唇会上翻,当然是猩猩了”,所以周国兴推测以前在当地可能有大猩猩一类的动物存在,后经过岁月的推移,逐渐消失或濒临灭绝,变成一种远古的记忆,也使野人的传说流传下来。

周国兴表示国内进行神农架野人研究的真正的科研人员很少,而且大部分都对“野人”的存在持否定态度。对于近日引发广泛关注的神农架野人科考,周国兴也并不赞同,认为是一种商业炒作。他说野人问题很复杂,不能三人成虎。他表示,与其花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去追踪并不存在的野人,不如花些精力去研究那里的动物种群,特别是容易引起野人错觉的特殊物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